鲜言简历成迷:操纵股价被重罚 或被追究刑事责任

鲜言简历成迷:操纵股价被重罚 或被追究刑事责任 2月22日、23日,匹凸匹、ST慧球先后发布了来自证监会的《行政处罚及市场禁入事先告知书》(下称《告知书》)。看似并无关系的两家公司,却因为同一个人收到了罚单。

董事长屈尊当证代 鲜言履历成谜

这个人便是鲜言。人如其名,虽是A股市场劣迹斑斑的资本大玩家,但却很低调神秘,几乎没有在公众场合露过面,市场上对于鲜言长啥样,是何背景,知晓者并不多。

只知道他早期有过律师背景。但讽刺的是,就是这样的知法者却在“染指”多家上市公司的过程中无视法规,屡屡“犯法”。

去年底ST慧球在没有信披直通车资质的情况下,擅自发出了1001封奇葩议案,就是出自鲜言之手。在此之前,ST慧球还对证监会提起诉讼。

如今,证监会的《告知书》让此前鲜言如何入主ST慧球的谜团解开,其主导诸多奇葩乱象的过程也公之于众。按照《告知书》,鲜言合计将被罚款420万元,同时被终身证券市场禁入。

但2月24日,证监会新闻发言人张晓军又表示,拟对鲜言操纵多伦股份(匹凸匹)股价行为罚没34.7亿元,对慧球科技涉嫌信息披露违法违规处以943万元罚没款,合计34.8亿元。

分析人士认为,证监会对鲜言重拳出击意在震慑规范市场。同时按照证监会规定的5倍罚金计算,鲜言非法操作起码超过4亿,后期或被追究刑事责任。

谁的慧球

过去的一年,对于ST慧球来说可以用坎坷来形容。先是实际控制人顾国平爆仓,然后便是传言鲜言入主,同时,深圳市瑞莱嘉誉投资企业(有限合伙)(下称“瑞莱嘉誉”)又通过二级市场成为第一大股东。

一时间,ST慧球迷雾重重:公司实际控制人究竟是谁?原董事长顾国平与担任证券事务代表的匹凸匹原实际控制人鲜言究竟有怎样的背后交易?

根据证监会的调查,在顾国平公告2016年1月9日成为ST慧球实控人数月之后,鲜言和顾国平的接触其实已经开始。

当时的背景是,随着上海斐讯数据通信技术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上海斐讯”)二次置入上市公司不成后,慧球科技股价持续下跌,2016年1月18日,公司公告,顾国平旗下的德邦慧金1号爆仓,成为A股中首例大股东爆仓。

资金紧张为顾国平与鲜言的交易埋下了伏笔。

同年4月26日,鲜言与顾国平会面商谈,达成股权转让意向。次日,鲜言实际控制的上海躬盛网络科技有限公司(下称“上海躬盛”)与顾国平签订《经营权和股份转让协议书》等系列协议。

根据协议,顾国平同意将其与一致行动人持有的慧球科技经营权、所拥有慧球科技股份及附属权益转让给上海躬盛,同时,顾国平确保上海躬盛指定的合格人员在约定期限内成为慧球科技的董事、监事;转让对价为7亿元,分两次支付。此外,双方还签署了《借款协议》,上海躬盛向顾国平提供借款1亿元。

双方之间还存在对赌。《股权转让备忘录》约定,若顾国平于同年8月1日前未能完成重组或完成资本重组后未能及时支付约定的15亿元款项,顾国平全面配合上海躬盛完成包含但不限于对慧球科技的法人、董事会、监事会、公司章程等的实质变更及过户手续。

由于重组失败,去年4月27日,顾国平开始向上海躬盛移交ST慧球的印鉴、证照、财务资料、人力资源部章、劳动合同专用章。之后,鲜言将“自己人”温利华、董文亮、刘光如等人安插进了董事会。

尽管2016年7月21日开始,瑞莱嘉誉持续买入公司股票且至同年10月10日已成为第一大股东,但由于未及时改组董事会,公司仍由鲜言实际控制。

彼时,顾国平方面也开始通过媒体对外释放“已非实控人”的消息,但慧球科技回复上交所问询、披露半年报等过程中均称公司实控人未发生变更。

1001议案这样出来的

对于ST慧球来说,最让市场印象深刻的应当是那份流传出来的包含着1001项奇葩议案的公告。

这些议案包括《关于公司建立健全员工恋爱审批制度》、《关于调整双休日至礼拜四礼拜五的议案》、《关于第一大股东每年捐赠上市公司不少于100亿元现金的议案》、《关于成立妇女委员会的议案》、《关于申请变更交易所的议案》等。当天朋友圈被这些奇葩议案刷屏,引起了市场热议。

由于此前多次信批违规,ST慧球已经没有信披直通车资质,那么这些奇葩议案究竟是如何流出来的呢?

根据证监会的《告知书》,2016年12月31日至2017年1月2日,公司董秘陆俊安根据实控人、证代鲜言指使,起草了1001项议案。1月3日,ST慧球以通讯方式召开董事会,通过上述议案,董事会决议上签字同意的董事为董文亮、李占国、刘光如、温利华,对决议弃权的董事为刘士林。

1月3日、4日,公司两次向上交所报送文件,因内容矛盾、逻辑混乱,申请未获批准。1月4日,根据鲜言指使,陆俊安安排他人注册了域名为“www.600556.com.cn”的网站,并指挥他人将修改减少后的996项议案的临时股东大会通知,以及收到上交所监管工作函的公告等两份文件,以链接的形式刊登于上述网站。

与此同时,陆俊安还使用鲜言旗下的上海柯塞威办公电脑,以“神兽出没”的用户名登录东方财富网股吧,将照片版的两文件通过股吧向公众披露。

对此,证监会认为,ST慧球董事会审议部分议案的行为,违背了公司法的相关规定;其中一些议案提议内容系《宪法》明确规定。

“任何上市公司都不得打着信息披露的幌子,发布违背法律规定、破坏社会道德的内容,不得无视法律规定,突破社会主义道德底线,挑战监管权威。”证监会认为,ST慧球所披露内容存在虚假记载、误导性陈述及重大遗漏。

重罚之下有畏者

对于ST慧球一案,证监会下手较猛,总共给ST慧球发出了四份《告知书》,对鲜言开出合计150万元罚单并被市场禁入。

此外,对于鲜言方的涉事人员,包括董文亮、李占国、温利华、刘光如、陆俊安也被罚终身证券市场禁入。

而在2月22日匹凸匹公司收到的三份罚单中,鲜言也因为信批违规等违法行为受到了270万元的罚款,并被市场禁入。同时,恽燕桦、向从键、曾宏翔、张红山亦被认定为证券市场禁入者。

除了鲜言及关联方之外,顾国平亦被罚180万并遭终身禁入。《告知书》显示,在鲜言介入之前,顾国平已经存在上市公司实际控制人方面的不实披露问题。据调查,其真正入主时间提前了至少一年。

不过,在发出罚单之后,2月24日,证监会新闻发言人张晓军表示拟对鲜言操纵多伦股份(匹凸匹)股价行为罚没34.70亿元,对慧球科技涉嫌信息披露违法违规处以943万元罚没款,合计34.8亿元。

34.8亿元的罚款额度要远高于此前《告知书》合计的420万。

事实上,在2月23日,《告知书》发布后,市场上确实有质疑之声,420万元的罚款以及终身市场禁入能否对鲜言形成足够的震慑还不好说。因为,在早在慧球之前,鲜言就曾因公司股价异常、不规范操作、交易案异常被监管部门盯上,多次收到证监会的《调查通知书》,受到处罚也不是第一次了。

当时,上海知名律师严义明对《国际金融报》记者表示,尽管被市场禁入,被处罚方仍旧能通过代理人操作资本市场、控制公司,只是实际操作上会有些不方便。

但如今34.8亿的行政处罚罚没金已经是顶格处罚。上海市华荣律师事务所合伙人许峰律师在接受《国际金融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如果按照证监会规定的5倍罚金计算,鲜言非法操作起码超过4亿,此事应当还有后续,或许会被追求刑事责任,移送到公安机关。

所以,在许峰看来,日后鲜言要操作资本市场,前提是得有“自由之身”。

东北证券投资顾问部副总经理、首席投资顾问郭峰在接受《国际金融报》记者采访时认为,证监会此次对鲜言出重拳是有必要的。“做得对,且就应该这样罚,必须采取这样的惩罚力度才可以起到震慑作用,规范市场”。

延伸阅读:鲜言履历成谜

鲜言是多伦股份现任董事长,不到三年的时间里,多伦股份及其实际控制人鲜言已遭遇过证监会2次立案调查、2次公开谴责,1次警告、1次罚款,1次行政监管,同时多次收到上交所的问询函,可谓劣迹斑斑。

上市公司多伦股份对鲜言履历的披露是,他出生于1975年1月,大专学历。2003年7月至2010年6月任上海宾利投资咨询有限公司董事。2011年7月至今任FINE NINE ASSETS MANAGEMENT LIMITED董事。

工商资料显示,上海宾利公司2004年1月成立,注册地址是上海市金山区亭林镇寺平南路16号209室,注册资本50万元,主营投资咨询、企业管理服务等。目前,该公司已吊销。

根据多伦股份的披露,鲜言2003年7月起在上海宾利公司担任董事一职。但对比该公司的工商资料不难发现,当时的上海宾利公司还未成立。这让人不免生疑。

与此同时,鲜言的第二段履历也同样让人费解。

FINE NINE ASSETSMANAGEMENT LIMITED注册于英属维尔京群岛,鲜言2011年7月起在该公司担任董事一职。然而,2012年7月25日《详式权益变动报告书》显示,“FINE NINE ASSETS MANAGEMENT LIMITED于2011年11月15日成立”。

从时间上来看,鲜言履历中的两段主要工作经历都存在明显不合情理的地方(这两家公司都有皮包公司的嫌疑)。作为上市公司的实际控制人、法定代表人兼董事长,鲜言有义务将自己的履历进行真实完整披露。这不仅关系到鲜言是否有资格担任多伦股份的一家之主,更关系到股民对上市公司关联交易性质的判断。

曾为北京天依律师所律师

鲜言在入主多伦股份前,是北京天依律师事务所的一名律师。鲜言从事律师的这段经历,也可以找到新闻事件佐证:2009年1月,为了阻止圆明园的鼠首和兔首被法国佳士得公司拍卖,北京律师刘洋发起组成了一个67人的“追索圆明园流失文物律师团”中,鲜言名列其中,刘洋是其同事。

鲜言的业务能力几乎得到了老同事们的一致认可。据他们介绍,鲜言对《公司法》、《证券法》等金融类法律颇有研究,主要负责股权融资方面的法律顾问。在一些小股东维权事件中,往往能找到现有法律的破绽和漏洞,帮助小股东赢得权益(所以现在他也擅长钻法律漏洞来坑害我们这些配资者)。

虽说能力和业务出众,但对于鲜言为人处世的方式却褒贬不一,有些同事也不愿评价。

上海一家律师事务所的王颂华,2008年曾与鲜言有过正面交锋。据介绍,当时在一起数额不大的案件中,两人分别担任控诉方代理律师。然而,两人的这次接触却并不愉快,双方在上海田林派出所曾发生肢体冲突。

“从能力来说,鲜言能够胜任律师这一职业,但他在维权的方式上,又超出了一个律师职权范围之内。”虽然事件已经过去数年,但王颂华记忆犹新。

鲜言从律师变身多伦股份的董事长,是很多人未曾预料的。而多伦股份新东家的变更,也成为投资者又一轮伤心的起点。

今年6月,多轮股份举行2012年年度股东大会,损失惨重的投资者前往会场找鲜言兴师问罪,但扑了个空。据与会人士介绍,鲜言没有出现在这一次股东大会上,当时的会议是由公司财务总监恽燕桦代为主持。对于鲜言未能与会的原因,恽燕桦当时的解释是,公司无法联系到他,可能是由于飞机误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