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车牌出租合法吗?北京车牌租赁内幕揭秘

每日财经网讯 北京车牌出租合法吗?北京车牌租赁内幕揭秘,北京车牌指标的租赁江湖:4万元租5年,6万可买断。

1

每个双数月的26号,吴凡都会格外关注手机短信。因为在这一天,北京市小客车指标的摇号结果,将会以短信的形式发送到他的手机上。

“很遗憾,本次摇号未中签!”4月26日,这条熟悉的短信又一次弹出在吴凡的手机屏幕上。在2017年第2期的摇号中,第28次参与的吴凡,依然没能从千军万马中突破重围。那块蓝色的铁牌,对他来说还是那么遥不可及。

“在北京这样的大城市,没车,无论工作还是生活都太不方便了。”家住靠近北六环的沙河、单位在北二环安定门的吴凡,已经厌倦了工作4年来每天在公交、地铁上的拥挤;而随着女儿在去年的降生,一家三口的出行需求俨然摆在眼前。

找个路子弄块牌、买辆车,成了压在吴凡心上的头等大事。

中介标价:4万元管5年 6万元可买断

“安全办理北京车牌转让、长租短租,彻底解决摇号难题!”听朋友说网上能找到不少办理北京小客车指标出租业务的车务公司,没费多大劲,吴凡就搜索到了上面这条广告,与一名长期从事这项业务的中介搭上了线。

“有些人手上有闲置的北京小客车指标,就会考虑拿出来租给别人用。”中介告诉吴凡,对外出租指标的人被称为“标主”,既有暂时不考虑买车的,也有手上指标多到用不完的,“像你这样一直摇不上号、又有需求的,来我这买指标的太多了。你可以考虑三五年先暂时租用一个指标用,也可以多花些钱长期买断一个指标,使用期限为20年”。

经过向中介的一番咨询,吴凡明白了这种“买指标”的操作方式:买标人租到标主的小客车指标,自己买车后用这个指标来给车辆上牌;由于小客车指标归标主所有,因而车辆的所有权也登记在标主名下,只不过日常车辆的使用都归买标人。

而“买指标”时间的长短,在业务办理上也存在些许差异:如果是5年以下中短期租用的话,买标人在车辆上牌后,必须将“绿本”(机动车登记证书)押在标主手上;如果是长期买断指标的使用权,买标人可以保留“绿本”。

至于“买指标”的费用,中介介绍,1年、3年、5年租期的价格分别为1.2万元、2.7万元、4万元,年单价随着时间增长而不断降低;而如果想买断的话,则需要花费6万元。

“这个价格都是公开透明的,各家车务公司基本都一样,中介的佣金也包含在里面了。”中介表示,“如果可以接受,我会带你去和标主见面,了解一下标主的情况,觉得合适的话,我会提供协议给你们当面签署。”

在中介所给出的一份名为“小汽车车牌指标租赁协议书”上,详细列出了买标人与标主双方的权利义务——

虽然车辆登记在标主名下,但标主需承认买标人对车辆享有所有权等权益,并不得对车辆主张任何权利;买标人必须全款买车来登记在标主的小客车指标下,不能够以标主的名义来申请任何类型的购车贷款;买标人需自己购买车辆保险,且第三人责任险不得低于100万元;车辆的年检、违章须由买标人自己处理,不过标主有义务配合完成,可以提供其身份证复印件,必要时也可本人到场;买标人需承担用车过程中产生的一切事故所造成的经济损失和法律责任,不得牵连标主……

“你签了协议后,只要准备好钱买车就行了,之后的验车、上牌等工作,我们都提供一条龙的服务,你完全不用操心。”中介说。

“君子协定”:属无效合同 双方均有风险

听完中介的介绍,吴凡有些心动。但有个问题,一直在他心头萦绕:这种租用他人小客车指标的做法,是否合法?

对于这个问题,中介倒也没有回避。

“不瞒你说,政府一直在打击小客车指标的转让行为,这项业务本身并不合法。不过你放心,我们公司做这个已经很多年了,经验很丰富。拿上面的这份协议来说,这是我们请专业律师起草的,就是为了尽可能保护买卖指标双方的经济利益。”中介说。

这样的回答,并没有打消吴凡的疑虑:如果租用指标的行为本身就不合法,那么基于此所签订的协议,还能受到法律的保护吗?

其实,早在2011年10月26日,北京市小客车指标调控管理办公室就公开声明,所谓“租车牌”“以租代售”等购买小客车行为存在风险,提醒广大市民请勿轻信。

在《北京市小客车数量调控暂行规定》实施细则(2013年修订)上,法治周末记者也看到,其中第31条明确规定:“小客车指标确认通知书仅限指标所有人使用。对于买卖、变相买卖、出租或者出借小客车指标确认通知书的,由指标管理机构收回已取得的配置指标或者更新指标、三年内不受理该申请人提出的指标申请。”

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也曾于2015年对“借名或租牌买车风险”向社会作出提示,认为借名或者租牌买车行为,租牌人和出租人都有风险——车辆登记名义人请求返还车辆,实际出资人存在丧失车辆占有的风险,如登记名义人负债或者破产,登记在其名下的车辆很有可能被法院强制执行;而发生交通事故时,出租人则存在承担连带责任的风险。

“借名买车违反了《调控规定》的相关规定,扰乱了国家对于居民身份证和北京市对于小客车配置指标调控管理的公共秩序。根据合同法第七条关于当事人订立、履行合同,不得扰乱社会经济秩序的规定,与他人签订小客车指标(牌照)租赁和买卖协议的行为属违法行为,这样的合同应属无效,无法受到法律的保护。”北京法院网上对于北京小客车指标租赁、转让行为,有着这样的解释。

在吴凡的反复追问下,中介坦言,买标人与标主之间私下签订的协议,只能算是个“君子协定”,“对于讲规矩的人肯定管用,对于不讲规矩的人,你们签什么也都没用”。

不过,中介依然反复强调,即便这样,风险也基本为零,“所谓的风险,无非是标主担心你出事不管、霸占车标不还,你担心标主夺走你的车。我做了这么多单生意,到现在也没遇到过这些问题,大家都能依照协议办事”。

欢迎关注每日财经微信号mrcjcn,跟踪阅读更多产经交通资讯。

展开剩余50%内容 或阅读下一篇

关注北京车牌最新消息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