沙特石油设施遇袭背后:无人机、页岩油、原油、基金背后的故事

沙特内政部近期表示,胡塞武装的10艘无人机袭击了沙特阿拉伯的两座沙特阿美运营的油田和石油设施,导致对全球石油供应至关重要的原油加工厂发生大规模火灾。

这次袭击造成了石油市场有史以来最严重的一次破坏,沙特产油量、天然气产量减少了一半,石油产量减少570万桶/日,天然气减少5000多万立方米。将影响影响全球5%的石油日产量。

市场预计,沙特完全恢复原油生产可能需要几周时间,沙特自己说是一周,估计没人信国际油价短期内飙升。市场上有不少错误报道,把对全球5%产能的贡献夸张到50%,实在是放大影响了。

当然,这只是短期的市场变化,下面我们梳理一下近年原油价格的关键影响因素。

在2010年,美国页岩油产业化打响了全球能源革命的第一枪。但实际在2014年油管问题被解决后,才最终打破了全球原油的供需平衡表。页岩油颠覆了全球原油的供给,意味着在需求端的蛋糕无法做大的情况下,又跑进来一个新的供给者。

使得全球原油供给国陷入囚徒困境,蛋糕面临重新分配。

原油价格经历了2014-2015年OPEC开启了杀敌一千自损八百的保份额大战。油价跌破暴跌40美金的大洗牌后,OPEC+最终达成了减产协议,原油的供给端形成了美国、俄罗斯、沙特三国对峙的局面。

如果问史上最伟大的原油交易员是谁?那一定是美国总统特朗普。早在他上台后的第一件事,就是将伊朗踢出局。

在美国的制裁下,伊朗和委内瑞拉的石油产量降幅超过了签署减产协议的其他欧佩克成员国,截至今年5月,三个豁免国的石油日产量下降了137万桶,降幅超过了11个参与减产协议的国家同期每天116万桶的降幅。

在最近两个月“美伊”的事态逐渐升级。美国方面的军方代表,无论是国家安全顾问博尔顿、国务卿彭培奥还是将军麦肯齐,都在把美伊关系往战争方面引,甚至剧本都已经做好了。

首先,需要制造一个袭击伊朗的借口。然后,对伊朗不断施压,逼迫其做出过激反应,最后对其进行打击。

纵观美国历史,这样的案例实在太多了。无论是1964的越战、1986的空袭利比亚,还是1997年打萨达姆等等,都是一样的套路。

最近也一样,先有四艘船只(包括两艘沙特油轮)在波斯湾附近遭到袭击,紧接着6月底美国无人机被伊朗击落(但都被伊朗否认),7月19日英国的油轮又被伊朗给扣了。

麦肯齐将军已经在不断地往中东增兵部署军力,五角大楼也向白宫递交了作战计划,万事俱备之下,却按下了暂停键。

资本市场上虽然单日波动很大,但是大趋势上讲,无论是原油还是黄金的走势和“美伊”冲突都没什么太大关系。主要还是因为白宫那位现在“顾不上”,即便是彭培奥三番五次的吹风,甚至拉来安倍做说客,但是从川普最近的推文上就能看出来,大选才是第一要务,即便要打伊朗也得等连任了再说。

在这个节骨眼上,既然川普没什么闲工夫直接挑起中东的摩擦和冲突,伊朗也不会傻到自己跳出来挨打,所以中东目前也就打打嘴仗,“保持紧张”即可。

去年四季度开始,经济复苏证伪,需求端放缓已经成为不争的事实,供给端即便OPEC能够维持现状,油价中枢也会随着需求曲线的移动而下移。特朗普对全球贸易的灭霸行为更是放大了对原油需求的担忧。

2018年10月油价开始暴跌,到了11月市场对美国2019年经济预期偏弱,预期需求端将开始恶化,对原油市场形成供需双杀。2019年一季度,布伦特原油价格从51反弹到67,除了美国又开始制裁委内瑞拉以外,这其中最主要的原因是沙特方面的让利,沙特从每天1100万桶减产到每天1000万桶。

虽然,7月1日在维也纳召开的OPEC会议上,决定将减产协议延长9个月至2020年3月31日。但实际上,OPEC+已经很难达成共识,俄罗斯对减产的态度一直暧昧,成为OPEC+中最大的不确定性,甚至在上个月还不停地表态现在的油价已经很舒服了。

更何况美国的岩油那边还在一个劲儿地增产。与去年相比,截至目前美国、阿联酋、伊拉克和俄罗斯的石油产量都有所增加,而美国产量的增幅更是超过其他几个增幅的总和。当前全球原油库存远高于2017年和2018年的平均水平。

所以,短期事件冲击造成的价格上涨,对于原油供给国还是很有利的家。

如果您对原油投资感兴趣的话,建议关注以下两个公募基金:

这两个产品都是QDII的产品,规模都不大,也随时开放申购和赎回,对于囤积原油有兴趣的投资者可以适当关注。

✽本文转载自互联网,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自行核实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