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冠病毒疫情带来的“碎片化经济”,会给中国和全球石化产业带来什么影响?

产生于2019年年底的新冠病毒疫情,目前已蔓延到全球许多国家和地区。这场疫情,可能会给日益碎片化的全球经济带来更多、更持久的冲击,也包括全球和中国的石化产业。我们试图基于目前疫情状况,从石化产业的发展周期性、全球各地区石化发展的不平衡性、石化上下游各产业链的不同特点、以及各国和各地区面对这场疫情对石化产业可能的战略调整,概叙性地预测石化产业的发展趋势、关键提示和对策。

国际油价会继续下跌,甚至会短期探出新低。从疫情爆发,到蔓延到全球各地,尤其是美国等发达国家披露的疫情数据日益不容乐观,国际原油价格一路跌跌撞撞下行。WTI3月5日的收盘价45.76美元 /桶,比较去年12月5日WTI报价的58.35美元/桶,下跌了21.6%。 WTI 期货3月4日的结算价每桶46.78美元,跌0.40美元,布伦特期货结算价每桶51.13美元,跌0.73美元。中国SC原油期货主力合约结算价3月4日跌4元/桶至368.7元/桶。

目前看来,期货价格还可能进一步下探。原油现货交易,由于全球炼厂都纷纷减产,降低开工率,造成原油到港滞港,长约客户亏损,短约或现货难以成交。从相关现货原油船货信息来看,今年2、3月份来自中国地炼的原油订单较少,多集中在4、5月份到货。另据日本经济产业省相关数据:日本1月原油进口同比下降9.3%。这意味着2020年1季度中国,乃至东北亚地区原油进口锐减。

疫情,正把原油产油国、原油贸易商、物流运营商、原油需求国和原油下游客户的价值链“碎片化”…

中国,从石化产品上游的石脑油、LNG、LPG、烯烃等近期进口到货滞港库存积压、连续生产的上游产品胀库销售不畅、中下游开工不足需求疲软。但就LNG的进口来看,2020年1月中国累计进口LNG461万吨,同比减少15%。国内多套炼油及石脑油裂解一体化装置出现降负,部分石脑油裂解装置负荷下调10-20%。 国内多套烯烃、芳烃装置及下游产业链均降负运行。山东炼厂平均负荷降至5成以下,创2005年以来新低。煤化工路线CTO/MTO多套装置负荷降至70-80%,部分MTO装置开工率更低。所配套PP和PE装置负荷减少10-30%。

疫情,正把石化上游连续化生产的产业链“碎片化”,但疫情过后,又可能造成局部和短期的价格波动。整个石化产业价值链和产业链的传导,将出现很多的不确定性。

尽管随着国内疫情缓解,近期石化开工率上升,二季度可能局部呈现供不应求、价格上涨等报复性反弹。但基于国内受后疫情影响,相当部分的消费端短期和中期趋于疲软。基建、房地产、交通的投入短期可能会大大加强,拉动经济部分增长;大健康概念行业大爆发,公共医疗卫生设施建设、医药医疗劳防投入、家庭医疗保健。。。疫情带来的“隔离经济”大行其道,厨房家电、快递外卖、冷链物流等异军突起,长期看好。与这些行业相关的石化产品的需求能量会在短期或中长期得到释放。典型的,如消毒液、洗手液相关的氯化产品、双氧水、表面活性剂等等;与口罩、手套、防护服相关的PP无纺布、PVC/丁腈原料等;基建、房地产、汽车、家电、冷链、包装相关的涂料、聚乙烯、聚丙烯、PS、ABS、PC、聚氨酯、合成橡胶等。其中新产生的机会和潜在风险相伴。

受海外疫情恶化影响,全球石化产业链的供需, 不确定因素加大。短期大概率供需出现严重失衡,也会大大影响中国的石化产品以及下游产品的出口,但相对其他国家的石化企业,中国由于其特殊的全产业石化,可能更有竞争力。与疫情直接相关的石化产品,中国将获得更多出口机会,但需警示,有些产业和产品,可能短期全球需求暴增,如果因此争先恐后投资,待疫情过后,需求可能会断崖式减少。中国的石化进口端,需注意进口依赖度大且战略意义重大的石化原料,但进口端总体来说,伴随着全球油价大概率进一步下探,中国石油化工行业,相对其他地区而言,机会大于危机。

中长期来看,这次疫情要拷问全球各国的石化产业的决策者,是需要有自身的全产业链、还是依赖外部。基于对各国自身战略安全问题的考虑,我们估计全球各地区的新一轮石化大投资是大概率。全球的“隔离经济”即将到来,石化产能过剩,价格下跌,利润缩水可能成为趋势,只是各个地区的问题严重性各异而已。

从全球过去近五十年的经济和石化发展周期看,大约每隔7-10年是一个周期。本轮的石化景气周期,从低谷到峰值,再波动调整,已经历有十一年有余。其中一些大事件、一些与往年迥然不同的驱动因素维持着世界经济和石化产业的发展,但下行乃至探底的风险一直很大,部分国家单边发展带来的扩张式投资、表观上新增的需求,透支了全球持续拉动经济增长的动力,局部掩饰和延缓了世界经济和石化产业的下行。本次的疫情爆发,是否会成为这十一年好光景的终结者,还是另外一个拐点?

总体看,石化行业的大部分产业链会在相当时期趋于供过于求,贸易流通性相对于以往50年可能会趋于缓慢。基于不同产业链、需求链、全球和地区贸易流向的长期分析,预计以聚焦某一些产业链加强区域性的横向联合技术领先的成本优势、以精益管理为基础客户导向创新营销的企业,可能优先胜出!

具有全产业链制造业的中国石化行业,在本次全球性的大疫情下,虽也面临很大压力,但可能会拥有更多机会。面对的风险,可能需要以往截然不同的新思维去应对。

地球依旧是圆的、也是平的,但现在看来,可能是碎片化了。可能趋于碎片化的全球经济、全球石化产业,跨地区合作、分工和流通依然不会逆转,但各种新的竞争、不确定性、区域合作和制衡,会在这不宁静的2020愈加频繁地出现。在“碎片化”的新格局下,如何做好产业和自身的“防御”和“愈合”,需要长期和不断地探索。

作者:金联创网络科技有限公司 唐敏

原油期货疫情石油结算价

✽本文转载自互联网,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自行核实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