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江流域重点水域将分类分阶段实行渔业禁捕:对历史、对未来、对子孙负责任

央视网消息:长江是中华民族的母亲河。四年前,习近平总书记在重庆召开的推动长江经济带发展座谈会上指出,长江拥有独特的生态系统,是我国重要的生态宝库。当前和今后相当长一个时期,要把修复长江生态环境摆在压倒性位置,共抓大保护,不搞大开发。从四年前全面推进长江经济带发展到现在,长江治理得到底怎么样了?我们该如何唤回绿水青山呢?安徽的马鞍山市,就曾经是个污染大户,现在那里的情况怎么样呢?

1

2019年,生态环境部与本台组成联合调查组,用8个月对长江经济带沿线11个省(市)进行明察暗访。调查发现,长江仍然面临三个主要问题:污染排放总量巨大,生态破坏比较严重,环境污染风险依然很大。

1

据统计,长江流域每年接纳废水总量约占全国的三分之一,单位面积污染物排放量是全国平均水平2倍左右;生物完整性指数,已经到了最差的无鱼等级;40多万家化工企业沿江密布,大量固体废物堆砌岸边,形成较大环境污染风险。总之,长江仍是一条高负荷、高污染、高风险的河流,环保形势依然严峻。

中央生态环境保护督察办公室督察二处副处长邢长城说:“部分地方和部门,对于保护长江,对于长江大保护的思想认识还是有不到位的地方,新发展理念落实也还不到位,尤其是一些地方,以牺牲生态环境保护为代价,谋求一时经济发展的现象,还大有存在,在我们检查过程中也发现了很多这种类似的问题。”

那么经济发展与环境保护的关系到底该怎么处理?安徽省马鞍山市进行了一些探索。说起马鞍山,可能很多人首先想到的就是马钢以及污染。1956年,马鞍山因钢设市,从小渔村变成了钢铁之城,此后长期处于“一钢独大”“一马拉城”的局面。后来又沿长江衍生出不少相关产业,让马鞍山长期“滨江不见江、临水不亲水”。

薛家洼是长江边上的一块洼地。2年前,这里满目疮痍,是马鞍山环保问题最突出、最典型的地方。

因为污染问题,2017年底市委书记张岳峰刚一上任就被上级约谈。

1

虽然心里没底,但是也没有退路。在张岳峰书记看来,这个事情能不能干成,关键在于下决心。要解决马鞍山的环保问题,不能只用环保手段,必须调整经济结构、升级落后产业,从源头进行治理。薛家洼被当做突破口。马鞍山的污染源大体可分为水上、岸边和市内。在问题最集中的岸边,153个非法码头、684家散乱污企业、62个固废堆放点、497家养殖场,这是2年前摆在当地政府面前的拦路虎,必须依法拆除或者关停,但阻力很大。位于薛家洼的皖江水泥厂就想通过补办手续继续留在江边。

马鞍山市委书记张岳峰说:“我就告诉他(企业主)不可能了,我讲现在不仅是我,也包括你,都必须按照总书记的长江大保护的要求来做。当时我们说了‘四个零’,叫态度上零容忍,思想上零侥幸,行动上零懈怠,处罚上零宽容。”

还有些企业虽然不能关停,但可以通过升级改造,大幅降低污染。马钢下属的耐火材料厂在薛家洼附近,距离长江仅2公里。虽然为马钢做出了较大贡献,但它也是高污染企业,需要整改。

1

当马鞍山开始整治长江沿线时,这家耐火材料厂与一家上市公司成立了新公司,投资2亿元,搬进了产业园,建设了新厂房,用上了新设备,污染问题也得到彻底解决。

马钢耐火材料厂没有因为环境整治而倒闭,反倒借着长江整治的机会升级换代。按照这一思路,马鞍山对沿江其他污染企业要么彻底关闭,要么升级改造,要么转型做其他低污染行业。

除了沿岸的污染企业以外,水上污染源也是整治重点之一。整治前,江上既有过往运输船舶,又有11000多名渔民,仅薛家洼就有四五百人,200多条船。这些渔民祖祖辈辈以船为家,靠打渔为生,结果因为污染和过度捕捞,几乎到了无鱼可打的地步。要想根治,就必须让这些渔民上岸退捕转产。但面对上岸,渔民们内心是七上八下的。

针对渔民们最担心的问题,马鞍山政府有针对性地提出了有工作、有住房、有学上、有社保,以及心情舒畅的“四有一畅”方案,好让渔民们安心。

由于措施得当,因此仅用了2个多月,马鞍山就率先在全省完成了长江干流及主要支流禁渔和渔民退捕转产,比国家要求的提前了一年半。5100多条渔船被拆解,1.1万名渔民全部上岸。

1

除了水上、岸线,第三个污染源是城市生活污水。由于过去城市规划落后,环保意识不强,因此许多老旧小区的雨水和污水是混在一起排放的,导致长江被污染。这是累积几十年的老大难问题。要根治就必须改造全城管网,相当于给全市做个大手术。困难很多,首先,资金就是个硬骨头。

为了破解资金、技术和管理等难题,马鞍山聘请了国内顶级科研院所做规划,还推出“环保管家”,利用第三方寻求突破。

1

找到办法后,马鞍山开始对雨污管网、市内河道从源头进行治理。

雨污分流后,污水被送入处理厂处理,黑臭的污水立刻变成清澈的水流入河道。因此市内河道水质显著改善。慈湖河是马鞍山的母亲河,过去黑臭水体居多,如今有了很大的变化。

就这样,马鞍山解决了水上、岸线、市内的污染问题。环境治理好了,才能引进低污染的高科技产业,从而从调整经济结构的更高层面来解决环保与发展的问题。马鞍山郑蒲港现代产业园区是发展高端产业的新园区。记者见到园区负责人吴晓东主任时,他刚和市委书记张岳峰从深圳招商回来。

1

马鞍山郑蒲港现代产业园区党工委书记、主任吴晓东说:“高污染企业一律不进,所有产业定位,主要是高端制造业与电子信息产业和绿色食品,以及依靠港口的港口物流为主。”

经过多年建设,一批先进的高端制造企业、科研院所已纷纷落户郑蒲港新区现代产业园区。

环境保护与经济发展,在马鞍山不再是一对矛盾,而是相互促进的伙伴。2019年前三季度全市GDP达到1500多亿元,比2017年同期增长20%多。2018年,马鞍山市又重新被确认为国家卫生城市。薛家洼成为人们休闲的好去处。

1

安徽省马鞍山市雨山区副区长薛明飞说:“生物的多样化比(以前)更多了,特别是我们在这边能看到江豚,过去在江面是看不到江豚的。”

整治污染、修复生态,迫在眉睫。在推动长江经济带发展过程中,我们要“破”的不是环境,而是野蛮无序开发的思维和做法,要“立”的是“生态优先、绿色发展”。“先污染后治理”不是发展规律,而是血的教训。2020年1月1日起,长江流域的重点水域将分类分阶段实行渔业禁捕,最迟自2021年1月1日零时起,在长江干流和重要支流除水生生物自然保护区和水产种质资源保护区以外的天然水域,实行暂定为期10年的常年禁捕。这才是对历史、对未来、对子孙负责任的态度与行动。

渔业环境保护环境污染长江长江流域

✽本文转载自互联网,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自行核实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