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bor即将退场 给欧洲美元期货市场带来不确定性

美媒报道,在一个日均成交额接近3万亿美元的巨大期货市场上,时间已不等人——1981年在芝加哥商业交易所(CME)问世的欧洲美元期货正准备迎接自那以来的最大改变。该期货是交易员押注短期利率动向的工具。

原因在于:伦敦银行间同业拆款利率(Libor)即将退场。这一基准利率在2010年代早些时候爆发的一桩操纵丑闻中居于核心位置。监管部门已要求在2021年底完成对Libor的替代,尚不清楚在那之后Libor将何去何从。因此,该交易所的所有者芝商所( CME)将不得不大幅调整与Libor挂钩的欧洲美元期货。

这种过渡将影响各种使用欧洲美元期货的公司和机构。其中包括用欧洲美元期货围绕美联储政策变化进行押注的对冲基金,以及在放贷时用欧洲美元期货保护自己免受利率上升影响的银行。

此类合约之所以被称作欧洲美元期货,是因为它们最初与美国以外地区的美元存款利率挂钩,尤其是欧洲地区。其价格波动基于的是市场对Libor未来数值的预期。因此欧洲美元期货可被用来对Libor的动向进行押注,也可以被用来对冲Libor波动的风险。

现在,应对Libor的退场对芝商所而言至关重要,其处理的欧洲美元期货交易活动远远多于石油或小麦期货交易活动。

芝商所并不按产品对收入进行细分,但其多年来通过欧洲美元期货赚的钱数以10亿美元计。据研究机构Equity Research Desk估计,芝商所2019年前三个季度实现的37亿美元收入中,有4.15亿美元左右来自欧洲美元期货和期权,占比约为11%。

芝商所希望将其欧洲美元期货转换为与隔夜抵押融资利率(SOFR)挂钩的类似合约,从而让这一业务得以存续。SOFR是一种新的基准利率,美联储官员正推动以之替代Libor。

根据芝商所提出的方案,等到Libor被正式宣布退场时,将触发所有未平仓欧洲美元期货向SOFR期货的自动转换,届时会有价格调整,以体现这两种合约之间的差异。芝商所上周发在其网站上的一个视频提及了相关方案的细节。

这条转变之路或许会有坎坷。去年在芝加哥商业交易所推出的SOFR期货的交易活动一直颇为淡静,相关市场基本上还未经受考验。

期货期货市场

✽本文转载自互联网,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自行核实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