争议中的分销式社交电商能走多远?

作者:小小(四川泸州)

最近和几个做社群经济的大咖朋友聊天,都谈到今年火遍朋友圈的社交电商。社交电商到底有多火?据中商产业研究院《2018中国社交电商行业发展报告》显示,2018年社交电商市场规模达11397.78亿,增长速度高达66.7%。一些互联网巨头及大型科技公司都孵化有自己的社交电商app平台,如阿里淘小铺,京东拼购、唯品会云品仓、苏宁投资的达令家、百度投资的蜜芽,360投资的未来集市以及今年4月推出的小米有品有鱼等,可以说席卷了整个社交电商圈。

阿里淘小铺

阿里淘小铺

在投融资方面,社交电商的发展速度更是锐不可当。以低价不低质的拼多多用3年时间成长到拥有千亿交易额。坐拥740万会员的社交电商鼻祖-云集于2018年5月成功赴美上市,斩获300亿美元市值。贝店对外宣布已于今年初完成8.6亿元融资,未来集市更是对外宣布今年拿下360金融的数亿元B+轮融资,而本身就是投资机构的小米已搭建起有品有鱼全品类生态链社交电商体系,蜜芽获得百度近10亿人民币的投资,还有环球捕手、达令家等快速成长的平台。然而,在蓬勃发展的同时,社交电商也存在诸多争议。争议中的社交电商到底能走多远?这篇文章我将基于对社交电商潜心的研究,谈谈未来2年社交电商的发展趋势。

社交电商平台运营现状

现阶段社交电商主要有7种模式:以云集、环球捕手、蜜芽、贝店、素店、未来集市等为代表的S2B2C类平台分销模式;以小米有品有鱼独有的S2B2C类全品类工厂式生态链模式;以拼多多、淘宝特价版、京东拼购、洋码头“砍价团”、苏宁易购拼团等为代表的平台“拼团”模式;以小红书、美丽说蘑菇街等为代表的“平台+达人分享”的内容分享模式;以优惠券模式为代表的,粉象生活、花生日记、好省、维客特等;以抖音类为代表的视频分享模式,另外就是传统微商代理模式。

这些做社交电商的各大app平台,是如何创业分享经营的?这里仅以我关注到的一些平台来跟大家分享。现在,我们在朋友圈总会遇到一些群发消息,比如说,某某开网店了,可以自用省钱,分享赚钱;可以领取平台优惠券;可以加入专业社区拼团群等,然后就被拉进了京东优惠群、砍价群、店主营销学习群等等。其中不乏一些团队在群运营管理及激励方面有一套自己成熟的体系,包括课程转播及招商系统,地推及搜索引擎推广引流方式,当然还有爆粉软件等等,而这都是他们获取流量来源的方法。

现在,拼多多、云集、贝店、环球捕手、蜜芽等社交电商,相对而言,已偏向成熟。而未来集市采取的刷屏营销模式备受争议。其创始人,业内被誉为“微商之父”的吴召国,在2013年开拓了微商行业,自此微商经历了5年多的红利期发展,从2017年开始走下坡路。如今,吴召国另起炉灶开始做社交电商,这里就有个潜在的信号,那就是微商正在谋求转型,因为再不转型连喝汤的机会都没有了。然而这次转型能否逆袭,目前还要画一个问号,因为相对而言,未来集市转型有点滞后,虽然它拥有众多的微商会员体系,但在前期社交电商时早已经分流。

1、会员式入场

以上社交电商产品的起初逻辑都是:购买产品礼包升级为店主/VIP导购,分享推广平台产品,赚取佣金,这里有2种方式,一种是推荐新店主抽佣,一种是销售产品抽佣。

2、流量方带团进场

值得注意的是,一些微商带团队对接社交电商平台,正在以最快的速度晋升高端玩家。一些营销公司团队也纷纷入场,利用微信内的流量洼地以及以往的流量重新积累流量池,开始创业。相比传统微商模式,社交电商不用囤货、发货、管理售后,靠带动身边人一起消费,赚取销售佣金。个体成了平台的合伙人,“人人都是消费者、人人都是推广者”。在以前,个人和大企业是产生不了直接关系的,而现在,个人推广者通过“帮助平台销售产品而获取佣金”的方式,成为企业的一部分,这也是流量方带团入场的原因之一。毕竟,早入场,累积的团队越大,经验总结也越多。

目前,社交电商的运营现状,从大的格局来看,都是按云集模式来确定的,只是中间有些小规则不同。运营模式一旦涉及违规,电子商务部就有话要谈了,搞不好就像当年云集一样被罚款。对于入局者而言,把控好产品本身的质量及服务很关键;对于观望者而言,可以分析平台规则风险,在平台补贴期尽早入场;对于抵制者而言,该干嘛干嘛,搬板凳喝汤去。

社交电商面临的挑战

目前,几乎每个社交电商产品都会碰到“是否传销”的质疑。无论其身后有多大的资本注入,社交电商产品“自购省钱,分享赚钱”的宣传模式,始终摆脱不了“传销式拉人头”的挑战。从云集涉嫌传销被罚,到花生日记遭受史上最严罚款,社交电商跟“传销”似乎就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

到底社交电商与传销有没有关系?这里,大家需要搞清楚“直销”和“传销”这两个概念。其实,直销和传销二者有本质上的区别,传销以诈骗钱财为目的,是非法的;而直销则是以产品和服务为导向。如何区分直销和传销?一是有没有入门费。直销企业是严禁收取入门费的。二是有没有完善的退换货机制。根据《直销管理条例》,直销企业必须建立完善的退换货保障制度,消费者、直销员自购直销产品之日起30日内,产品未开封的,可以办理换货或退货。三是奖金计算方式,是按人头计算,还是按产品销量计算。直销企业支付给直销员的报酬是按销售产品的收入计算,包括佣金、奖金报酬,总额不超过产品销售收入的30%。四是发展层级。3级以内是国家允许的模式,超过3级则是传销的模式。

“拉人头”一直是社交电商陷入的风波,不得不说那些被罚的平台的确是触犯了红线,因此希望后来者引以为鉴,控制好晋级的逻辑。如我所了解的蜜芽,每隔3个月都会修改一次规则,现在已经去人数化,而以销售额为主导,最终都将会越来越规范,避免陷入传销风波。在此,给有意向做社交电商的个人一个小建议。在选择平台的时候,可以关注一下平台背景,推出时间,所处阶段以及晋级规则,别成了最后一波被割的韭菜。最近才推出的平台有未来集市和有品有鱼,集市炒作过火,跟风者多,反而让我看不到希望,而以低调佛系推广的小米有品有鱼,一定是有机会的。

社交电商的未来2年趋势

纵观国内,大众创业,万众创新,人人都可开店做老板,一派繁荣的景象。从目前而言,我个人观点,在未来两年内,社交电商的趋势还是利好的,当然,这是在遵循市场规则的前提下。而以这种模式,产品的品质及购买商品的后续服务在各个环节中就显得尤为重要。能不能留住顾客?顾客愿不愿意成为店主?归根到底还是要回到产品本身及服务上,当然价格也是其中重要的因素。目前,从产品出发的小米有品有鱼社交电商做的是最好的。

把控供应链、后续服务和给社交电商的团队赋能也是2019年社交电商平台的重点。当然小米有品有鱼www.youpinyouyu.org的全品类生态链体系是其他社交电商平台还达不到的,这也有可能会成为2021年竞争的必要条件,就是工厂式社交电商的出现。这样理解的话,小米的竞争对手是国内及海外市场。据了解,小米在中国区域米粉数有1.8亿人,国外有1.5亿左右,这个数据是米粉,还不是用户,所以转化推广会员的机会还特别大。小米目前拥有全球最大的AIoT人工智能平台,根据小米2019年一季度的财报,小米消费级AIoT设备的连接数超过了1.72亿台(不包括手机、电脑),超过谷歌、亚马逊、苹果,冠绝全球。这得益于小米早在2013年开始就通过投资、孵化生态链的方式开始搭建AIoT平台。5G时代到来后,拥有电视、路由器、手机以及诸多智能家居产品的小米AIoT人工智能生态链可以依靠5G构建物联网,随着5G的普及还会带来新一轮规模巨大的智能家居设备的“换机潮”,其中所蕴含的机遇对小米的重要性不言而喻。

5G真正普及之后,AIoT人工智能设备将渗透到大众生活的方方面面,AIoT设备的性质也将从“小众发烧”演变为生活必需品,对于小米而言,这其中蕴藏着的市场机会才是其最看重的。作为以敏锐著称的天使投资人、小米创始人雷军,早在2013年就表示,5G带来的万物互联是继互联网、移动互联网之后下一个万亿级的风口,而在默默布局了六七年之后,小米如今也已经站在了收获的门口。所以在当下所有社交电商平台中,小米有品有鱼是我最看好的。

1、社交电商在2020年或进行行业洗牌,社交电商的供应链与传统电商渠道类似,无非实行了一个圈层分销经济模式,产品丰富,趋于品牌化,价格相对而言比较透明,后期价格差不会太大,平台砸钱圈地之后,商品的价格会趋于稳定,限时打折优惠力度递减,然而货品好坏以及后续的服务支撑将是市场洗牌的重点,那些货品质量无法保证和没有自带产品链的平台将会被洗牌出局。而拥有全球72个设计奖的小米有品有鱼将会在众多平台中脱颖而出,大家可以去看看(www.youpinyouyu.org),因为2020年底刚好遇到5G到来的风口,所以任何事情都要有远瞻性,提前布局,当所有平台洗牌时,还能稳步向前的,估计只有小米有品有鱼了。

2、去“微商化”,回归到电商人、货、场的本质。用社交的方式去“盘用户”,最终还是会回归到信息流、资金流、物流三大“流”,暨如何展示商品信息、如何流转资金、货从哪里来到哪里去怎么去。社交电商兴起,微商必定受到打击,纵使目前已有很多微商团队转型做社交电商,但随着社交电商的发展,“去微商化”会越来越明显,微商们也必须转变思维,跟上时代发展。否则,当下一个商业模式到来的时候,微商会彻底被淘汰。

3、懂服务用户者胜,得人心者得社交电商之天下。如果只为找投资圈钱炒作,而忽视产品服务,就很容易将社交电商的方向跑偏,最终惹一身麻烦,众叛亲离。现在有些平台暴力营销,只讲赚快钱,不讲产品,更没有长远的考虑和企业品牌意识,终究会适得其反,淘汰出局。以服务周边的人为初心,日积月累,才能收获人与人之间的信任。关注系统的售前、售中以及售后的服务,让消费用户体验到与传统电商不一样的温度,才是社交电商胜出一筹的根本。

4、政策管控严格,专业公司化团队运作。随着营销策划公司、广告传媒公司的纷纷入场,政策管控也会更加的严格,只有靠专业化团队运营以及资本方的加持才能笑到最后,而对接平台的“小作坊式”团队注定会随着业务的发展,由于团队的不专业而被并购或者直接挂掉。所以,做社交电商平台找好团队至关重要。我下面有一个大咖,他花了三个周的时间去对比和选择,最终决定找我做社群分享经济,因为我独创的课程体系和管理营销系统是其他平台还没有的。所以选择不对,努力白费。

我个人对社交电商的观点,现阶段仍是看利好。首先,它解决了一部分人的就业问题,让一些人有事儿可做,中国经济得以运转,大的平台把利润分配出来,减少了传统电商垄断数量。其次,他充分地将流量(用户)本身的价值,回归到了流量本身,把用户给平台产生的价值回归给到流量(用户)。同时,他还让三四线城市的人找到了和一线城市的人同步创业奔跑的快感。

但是,政策的风险将会是社交电商生死存亡的一条红线。一旦越线,不管做得多大,最终也逃离不了挂掉的命运。此外是信任红线。社交电商依托于人际关系的信任背书交易,如果以追求壮大“团队”为目标,不顾产品及服务,消耗自己的人脉资源,那么最终将失去信任。最后是产品链跟服务的挑战,假货,劣质产品,无售后等问题将充斥整个链条中,直接关系着社交电商产品能走多远。

所以,社交电商能走多远,关键还是在于信任关系交易下的产品本身给消费者带来的价值与推广者付出的价值是否相匹配。

✽本文转载自互联网,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自行核实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