暑托班的烦恼:收费高退费难 教学鱼龙混杂

原标题:暑托班的烦恼:收费高退费难 教学鱼龙混杂

来源:东方网

暑托班的烦恼:收费高退费难 教学鱼龙混杂

据《劳动报》报道,家长是双职工,孩子放暑假没人带怎么办?排满各类课程的暑托班,成为不少家长的选择。不过,记者从市消保委获悉,今年1月至今,上海各级消保组织共收到各类教育培训投诉1401件。仅6月进入暑期以来,相关教育培训类投诉已高达252件。收费高、退费难,成为包括暑托班在内的教育培训机构投诉所暴露的主要问题。

市场行情

暑托班孩子越小收费越高

“周一到周五,从早上9点一直到下午6点。”地址标注为杨浦区国顺东路上某民居内的一家民营教育机构,在58同城网站上发布了相关的暑托班信息。记者根据网络登记信息致电,负责人徐老师向记者披露,这间65平方米的2室民居被改造为2个大教室,暑假期间,报了名的孩子可以从早到晚在这里学习。

关于暑托班的收费,徐老师坦言,大部分孩子为小学1―3年级的学生,其中以2年级居多,课程以成语、古诗、奥数为主;也有部分家长为“小升初”的学生报名参加暑期补习。收费为“每周一至周五,朝9晚6含午餐,一个月22天总计2000元”,她还表示“如果暑期2个月连着报可减免至总计3500元”。其他如乐高、DIY手工课程,需要另行收费,16个课时费用在1600元。

“家长上班前送来,下了班再来接,一般没有太大的问题。”这位老师告诉记者。当被问及暑托班的资质,这位徐老师坦言这是一家以公司形式注册的民营教育机构。对于师资来源,她表示有“已经毕业、有教学经验的老师”和部分“尚未毕业的研究生老师”,对任教老师何处就职并未透露。

记者注意到,在网络平台上,类似的民营机构所发布的暑托班信息不在少数,往往孩子越小收费越高。部分暑托班负责人表示,孩子读到初中以后不太喜欢束缚,暑假期间仍天天被托班管束似乎不大可能,市场上的暑托班主要针对学龄前幼儿的早教、小学生的课业辅导。

此外,部分英语类教育培训机构,也在暑假期间开办托班课程,以英语拼读、外教口语为主要提高项目。如乐宁少儿英语上海中心给出的报价,3―5岁的学龄前幼儿托班课程,一般暑托3周起、每周一到周五,收费从3680元到4980元。

投诉案例

教学质量令家长不满引发纠纷

就职于沪上一家金融机构的王女士,在一家名叫“美吉姆”的机构报名,为孩子购买了总计课时为60节的早教课程,累计投入近2万元。然而,这家机构履行合同的方式让王女士颇有微词。几番交涉无果后,王女士提出,希望将孩子转到同品牌的张江分部,也被机构拒绝。如今,孩子课程上到一半,“美吉姆”不愿再为孩子安排课程,可谓付了钱却“虎头蛇尾”。

为什么要花费巨额资金为孩子报名参加课程?王女士说,这是双职工家庭的无奈。由于父母公婆都不在上海,家里无人帮忙照顾孩子,不得不通过托班上课的方式,让孩子有人看管的同时,也能接受教育。

王女士告诉记者,由于孩子还小,总计60节课程按照小朋友的认知能力分为欢动课、音乐课、艺术课。从起初觉得不错,到她发现教授孩子绘画课程的老师并非专职教师,而仅是助教或实习老师,她提出交涉无果。而后王女士也曾提出让孩子改上音乐课,但却被告知王女士孩子的“课程数”不足,不予排课。

王女士继而向该教育机构要求公开课程并索要授课清单,却发现机构方面提供的签单中,虽有丈夫的签字,笔迹却并不符合。几番不愉快,王女士希望将孩子转至张江分部,然而被拒绝。王女士向上海市消保委投诉,目前市消保委已介入调查。

“选择哪个教育机构已耗费许多精力,原本还可将孩子送到价格更低的‘地段班’,之所以花更多的费用也是希望给孩子一个更好的学习环境和氛围。”王女士还表示,本以为周围的朋友都把孩子往里送,质量应该有所保障。不过,王女士向记者表示,由于夫妇俩上班忙碌起来都自顾不暇,对孩子的教育力不从心。“不管事情最后处理结果如何,孩子还是得送往教育机构接受托班教育和培训。”

记者从市消保委了解到,在包括暑托班在内的教育培训类投诉中,收费高、退费难是反映最集中的问题。由于资质良莠不齐、实际教学鱼龙混杂,一些教育培训机构往往在合同中隐藏陷阱,收费后拖延开课、随意更换教师、甚至关门溜之大吉的现象也时有发生。

课程

✽本文转载自互联网,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自行核实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