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文安县民贷调查 票据贴现担保乱局暗藏陷阱

本报记者 刘敏 廊坊报道

票据案不仅发生在大银行,一些小地方也充斥着票据骗局乱象。

8月19日,河北省廊坊市文安县人民法院对当地商人顾晓敏涉嫌诈骗的相关案件进行了开庭审理,该起案件背后是在当地波及甚广的“惠友商场银票集资事件”(详见报道《河北文安票据集资调查:小镇老板的银票连环局》)。

《华夏时报》记者在对该事件深入调查中发现,在国内北方最大板材生产流动基地的文安县,当地工商户因板材业日常资金流转吞吐量大而严重依赖民间金融,其中票据贴现与信用担保是运转核心。

而顾晓敏集资事件对当地民贷信誉冲击明显,这便令民间金融更为趋冷,而其崩盘后与之关联的众多担保人相继被拖入代人还账的“泥潭”,则给这个“票据大县”带来更多乱局。

板材之乡的“人情金融”

河北廊坊市文安县被称作国内的板材之乡,是我国北方最大的人造板材产销基地,目前当地已经聚集了各类企业约3000家,北京市场80%以上的人造板材都来自该地。

《华夏时报》记者了解到,文安的板材行业从业人员约15万人,其中约三分之一来自湖北十堰地区,赵帮喜、赵帮俊兄弟是其中之一,兄弟二人从事板材业二十多年,有些积蓄后开办了文安县鑫盾中密度板厂。

板材行业需要大量的资金流转,以一个中型板材厂为例,厂房、设备等固投需2000万,日常生产中购买原材料和工人工资每天需要约20万。如果订货的厂商是长期采购者,加工厂还需要给订货方20万左右质保金(一般年底返还),这些支出都需要立即兑现。

与之形成反差的是,板材企业在资金回笼方面始终存在周期,订货厂商收到货后几乎都是开具银行承兑汇票。对于收票方而言,需要等到6个月后才能拿到钱,这期间往往是到银行或者第三方机构贴现,以便提前拿到钱,而贴现票据可能多次转手,但为维持或扩大销售,企业只能接受汇票。

如果没有票据贴现和民间担保借贷,一般板材厂最多两个月就得停工,一方面因为初期固定投入大,总需要借一些、凑一些、贷一些,而企业日常周转流动资金需求量也很大,像我们厂日常都在一千万左右,票据贴现也周转不开,还需要进行短期小额借贷。”赵帮喜说。

板材厂的日常民间借贷一般使用期在半年左右,月息在2分到4分之间,高的时候借贷月息会涨到一毛左右,这种借贷主要通过小贷公司,实施起来不仅要有抵押还必须有人做担保,由于发生频繁,当地民间借贷渐渐形成了“人情金融”的圈子。

“大家互相担保,因为都有用钱的时候,我找你的时候你不帮我担保,下次也不会替你担保,最后形成的对担保风险的判断可以说主要基于日常关系,而不是对项目考察什么的,大家把这种都看作是帮忙,当然还有利益诱惑。”赵帮喜分析道。

担保乱局暗藏“陷阱”

正是这种产业环境,让文安县的票据和小贷等民间金融非常活跃。且这两种业务相互关联也很大,通常情况下来贴现的都是“一手交票一手收钱”。

当地一位资深票据贴现从业者估计,前两年文安每天的民间票据贴现量都过亿,因此票据贴现公司或者票据贩子都要有大量资金托底,除了自己有实业之外也需要小贷公司做支持。

“2013、2014年最疯狂,当时文安做收票生意的至少50家,很多中介以此为生,2014年下半年开始到去年接连出了两个大崩盘事件,对民间金融市场打击很大,现在收票的也就20来家,另外不管谁只要听说给别人帮忙贷款担保肯定扭头就走。”该资深票据贴现从业者称。

这两个大崩盘事件之一就是何文政担保集资事件,位列中央纪委13起侵害群众利益的不正之风和腐败问题典型案例的通报之中;紧随其后的便是顾晓敏的惠友商场银票担保案,目前相关案件已进入公诉。

“我们企业去年就因掉入顾晓敏设置的反担保陷阱,而被法院查封一年多导致濒临破产。”赵帮喜介绍,2014年底顾晓敏以惠友商场进货为名找河北银行贷款,其以廊坊市嘉盈中小企业信用担保有限公司做担保,同时需要多人为此担保再提供反担保,当年11月24日,顾晓敏找到赵帮喜承诺用2套房产及文安县惠友购物广场产权抵押做保证,“商请”赵帮喜、段维巧及用文安县鑫盾中密度板厂为其300万贷款提供反担保。

“因为此前顾晓敏用惠友商场给我们急需的100多万借贷担过保,当时想着互相帮忙也就同意了。”赵帮喜回忆道。而资料显示,惠友购物广场与河北银行股份有限公司廊坊分行签订了《流动资金借款合同》,并提供保证反担保。

赵帮喜、段维巧、文安县鑫盾中密度板厂便与该项贷款的担保方廊坊市嘉盈中小企业信用担保有限公司签署了《保证反担保合同》,共同提供反担保的还有其他6家单位。

“签完合同后,顾晓敏先给了一张文安县惠友购物广场农商银行30万支票,并说改日给我们办理惠友购物广场产权抵押合同和2套房产抵押手续,随后再找他就以各种理由推托不见,他给的支票也是空头根本无法入账,两个月后我们就再也找不到他了。”赵帮喜说。

而赵帮喜后来发现,顾晓敏找来的其他6家提供反担保的公司其实对此根本不知情,是其虚构、伪造了相关信息来给赵帮喜造成反担保人数量很多的假象,事实上给顾晓敏300万贷款提供反担保的只有赵帮喜的鑫盾中密度板厂

2015年5 月12日,顾晓敏的惠友商场被转让,其后廊坊市安次区人民法院工作人员便来到鑫盾中密度板厂,告知赵帮喜称因其为顾晓敏贷款提供反担保,廊坊市嘉盈中小企业信用担保有限公司已申请对该厂等主体的价值400万元财产采取财产保全措施,并将厂里的生产线等予以查封扣押。

这属于涉嫌以担保、反担保为名的诈骗陷阱,”北京龙基律师事务所主任刘树森称,“事件中顾晓敏虚构、转让、注销、隐藏有价值财产,逃避返还债权人资金的行为,明显具有非法占有的目的,应定性为合同诈骗,而廊坊市嘉盈中小企业信用担保有限公司不排除有共同诈骗的可能。”刘树森对此分析道。

《华夏时报》记者了解到,近一年间仅公开审理的借贷担保纠纷便达数十起,基本模式如出一辙:担保人为其借款提供担保,借款人跑路、获刑无法偿还,出借方找担保人要求偿还,更为严重的是,除此之外还有担保人被涉嫌“做局”掉入带有明显欺诈色彩的“陷阱”。

目前,当地各方对顾晓敏事件中尚待挖掘的涉嫌犯罪的事实仍在逐步侦办落实当中。两大事件的先后爆发让文安当地的民间金融陷入低谷,其身后留下的大量担保残局至今仍不断发酵或引发连锁反应。

原标题:河北文安县民贷调查 票据贴现担保乱局暗藏陷阱

来源:华夏时报

票据

✽本文转载自互联网,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自行核实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