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机票退票费高的原因及避免被坑方法一览

925元一张的机票,退票费竟达3000元!各家公司似乎都把心思花在了如何“算计”消费者上。 那么,为什么退票要这么多钱呢?具体详情可见下文。

飞机票退票费高的原因及避免被坑方法一览

飞机票退票费高的主要原因

通过消保委的调查,境内航空公司普遍执行的20%到30%的退票手续费,接近甚至超过票价几倍的退票手续费从何而来呢?多位业内人士都不约而同地指向了机票销售代理,他们的销售手段和盈利模式,可能成为这些乱象的一个重要原因。

据业内人士介绍,有的机票销售代理商,直接靠退票手续费盈利,他们通过大数据计算出旅客的退票概率,选择退票概率高的航线以超低价格销售机票,来吸引消费者,同时制定高昂的退票手续费。当消费者购买了这些机票,行程发生变化后,机票销售代理商就可以赚取航空公司退票手续费的差价。

假设机票代理商从航空公司拿到一张机票,以1000元的价格卖给消费者,但同时制定500元的退票手续费。如果产生退票,航空公司以机票80%的价格退款给代理商,但因为收取了消费者相当于当初机票价格一半的手续费,代理商不仅不亏还会从中获利。

除了直接赚取退票费,有的机票销售代理商采取团票散卖的方式盈利。由于团体票价格非常低,航空公司规定不能退改签。一些机票销售代理商在购买团体票后,以散票的形式加价卖给消费者。如果消费者需要退票,代理商的利益就会受损,因此他们就会制定高昂的退票费,保护自己的利益。

江苏省消费者权益保护委员会法律顾问 童天武表示, 机票服务商既是消费者购票的代理人,又是航空公司机票销售的代理人,他们在实际服务中,常常超越代理人权限,屏蔽航空公司退改签规则,侵害了消费者的知情权,影响了消费者的选择。

“天价退改签费”的反思

其实,对于机票的退改费用,民航管理部门曾经有过统一的收费标准与规则。根据1996年施行的《中国民用航空旅客、行李国内运输规则》(下称“运输规则”)第二十二条第一款规定,旅客在航班规定离站时间24小时以内、两小时以前要求退票,收取客票价10%的退票费;在两小时以内要求退票,收取客票价20%的退票费。

不过,民航部门在2004年修订“运输规则”时,将上述条款删除。此举初衷在于让市场主体通过充分竞争来寻求各方利益的平衡。但现实中,让各家航空公司和票务销售平台“各行其是”的结果,却让退改签标准的混乱以及“高价”甚至“天价”成为行业潜规则。

“高价退改费”事件的屡见不鲜,退改费金额的屡破纪录,已经说明类似事件不再只是一家企业、一家票务代理机构的问题,而是可能已经成为整个行业的“通病”。在江苏消保委拟于5月中旬约谈涉事企业,其中包括8家航空公司、7家旅游平台,不乏一些知名大航企与平台,足见该行业的混乱程度。市场竞争不再,“霸王条款”却成为常态,这显然违背了放开标准的初衷,也不符合消费者对市场竞争的期待,更值得监管部门反思。

可以想见,作为一个只能进行监督、调查、协调却没有处罚权和执法权的社会组织,消保委“约谈”的效果和力度可能相对有限。要想真正治本,还需民航管理部门积极作为,及时跟进。即便不可能像铁路那样对退改签的收费标准作统一规定,但民航部门依旧可以努力设计一个结合民航行业实际、具体、明确、可执行的行业规范,通过这一规范的落地,让相关部门进行更加系统性的监管,消除“天价退改签费”的生长土壤。

在这方面,许多国家都出台了“航空乘客权利法案”,事无巨细地规定了有关退票费用的各种因素,力求整个价格体系公开透明。就国内而言,即便是人们时有抱怨的火车票,退票规则也写得清清楚楚、明明白白。航空业应该迅速拿出条理明晰的法律法规,给各种模棱两可的商业行为定出“条条框框”,让监督更有底气,让消费者更有保障。

普通消费者如何破局?

消费者在遇到高额退票费时,先不要急着联系去哪儿、携程等购票平台。

而是要第一时间打电话给航空公司,询问机票退票官方规定,能退百分之多少。

之后再联系购票平台,告诉他们你已经询问了航空公司的客服,和应该退的机票价格,口气强硬些,这时候应该会按照航空公司规定退款的。

如果购票平台还是不愿按照航空公司规定的比例退票,那么大招来了:

直接在电话中说要向中国民用航空局消费者事务中心或中国航空运输协会投诉。

如果购票平台客服还不愿意,那么就挂掉电话,直接投诉到中国民用航空局消费者事务中心、中国航空运输协会,问题应该会很快得到解决。

对于计划常常赶不上变化的“飞人”,即使按照航空公司的退票比例标准,也要耗费不少“银子”,建议购票时顺便买退票险,这样比较省钱。

业内呼吁加强灰色地带监管

业内人士分析,票代不断游走于灰色地带,根源是航空公司票务政策混乱,以及持续压缩代理商盈利的空间。

目前,大多数航空公司都会插手此类投诉,并督促代理进行改正,但票代市场庞大,无法逐一监管。

考虑到航空和票代共生共荣却又相互制约的关系,或许只有规范赔偿制度、代理准入资格,引入第三方监管力量,才能从根源上解决低价票暴露出的市场隐患。

立法

相关法规补缺补漏。应对消费者的退改签权利进一步细化和明确,退改签费用必须同航空公司收费标准接轨。

层面监管

严格审核代理准入资格。明确各权力机构监管职能分工,同时设置行业自律组织,完善消费者投诉渠道。

层面执管

违规代理将受责任追究。对于“屡教不改”的代理商,应严加惩处,情节严重者取消其代理资格。

机票航空

✽本文资讯仅供参考,并不构成投资或采购等决策建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