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云联惠新闻报道 那些年郎咸平站台的金融企业盘点

最新云联惠新闻报道,郎咸平为其站台的云联惠被一端窝踹了,郎咸平成“闭店老王子”云联惠、泛亚、快鹿等等,站一家倒一家,那些年郎咸平站台的金融企业盘点一览如下。

最新云联惠新闻报道

5月8日,广东省公安厅部署广州警方开展收网行动,成功摧毁“云联惠”特大网络传销犯罪团伙,黄某等多名主要犯罪嫌疑人在行动中落网。

经查,以黄某为首的该团伙成立广东云联惠网络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云联惠”),并依托该公司“云联商城”,以“消费全返”等为幌子,采取拉人头、交纳会费、积分返利等方式引诱人员加入,骗取财物,严重扰乱经济社会秩序,涉嫌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犯罪。

那些年郎咸平站过的金融平台

郎教授站过的平台很多,不过“站台”平台一个接一个地出现问题,网上有人送绰号“江左霉郞”、“扫雷专家”。网友评论:“别人的话不要轻易相信,郎咸平也不例外”。也有网友积极呼吁:“金融领域的诈骗,国家应该管一管了,为其站台的专家也应负一定责任!同时,希望专家们洁身自律,不要什么钱都敢拿,说话不负责任!”

1、鑫琦资产

2016年2月,陕西鑫琦资产爆发20亿兑付危机,约5000名投资人牵涉其中。这家公司以房地产为抵押吸收公众资金,也不是很难看透的模式,但郎咸平“不明”其风险所在,在鑫琦资产的活动中为其站台。

2、望洲财富

2016年4月21日,P2P公司望洲财富发布公告称,杨卫国失联,卷款约10亿,“事发突然且毫无征兆”。

望洲集团正式组建于2013年2月28日,原总部位于杭州,2014年底迁址北京。公司直接控股十余家公司,包括望洲金控集团等。望洲财富为望洲金控集团旗下的全资子公司,成立于2014年3月。

在望洲财富投资管理有限公司发起并主办的“郎眼看财经望洲赢未来——2015望洲财富金融高峰论坛广州站”活动上,郎咸平也曾以“重量级嘉宾”的身份发表了演讲,称随着提现困难、跑路、经侦介入等因素,再加上国家政策的明朗,P2P的投资环境未来将有所改善。

3、快鹿

2017年2月12日,快鹿债权人联盟、快鹿债权人TM公众号发布消息称,近千名债权人到市政府信访办参与维权,据检察官披露,快鹿案件总共牵涉债权人7万余人,现今未兑付人数为3万余人,金鹿当天两大平台未兑付金额为131亿左右,中海投未兑付金额为1.9亿左右。

3月,TM发布消息称,上海快鹿投资集团、上海东虹桥融资担保股份有限公司等公司的涉嫌集资诈骗的报案已被上海市长宁区经侦受理,并配发了两份警方接报的回执单。

《现代工商》杂志2010年一篇专访快鹿董事局主席施建祥的文章称,施建祥“已邀请了郎咸平担任担保公司的独立董事”。东虹桥担保成立后,而郎咸平系该公司的“战略合作”对象。郎咸平的次子郎世杰则是快鹿集团的“副总裁”。根据腾讯《凌镜》调查,一方面郎氏家族旗下公司与快鹿存在直接股权的联系;另一方面,以争议性言论而获得众多知名度的郎咸平及其家族在金融领域的布局亦与快鹿有着亲密的业务合作。

4、合拍贷

2017年5月份,一家叫“合拍贷”的P2P 跑路了。公开资料显示,这是一家由上市公司持股、国企做背景,并联合多家小额贷款机构、典当行、担保机构、第三方支付机构等受国家监管的金融机构。2014年上线,总部在上海。

2017年5月22日合拍贷宣布暂停运营,5月27日又发公告称:合拍贷董事长张金如因个人原因协助公安调查;而其妻子,合拍贷总经理、财物总监兼法人代表郭虹随后失联,并带走了1000万元以上的资金。郎咸平是合拍贷所属的中金国创控股集团的集团首席战略指导,郎咸平的儿子郎世玮是合拍贷的第三大股东。并且郎咸平还妙语连珠地赞许过合拍贷,“无论在理念创新、技术变革,还是合规建设上,你们都走在了行业的前列”。

5、泛亚

2016年2月5日,昆明市人民政府通报了昆明泛亚有色金属交易所股份有限公司涉嫌犯罪有关情况。

通报称,昆明等地公安机关自2015年12月1日起,对“泛亚”涉嫌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犯罪立案侦查,并对该公司密切关联公司和授权服务机构依法开展调查,董事长单九良等16名主要犯罪嫌疑人已被昆明市人民检察院批准逮捕。

郎咸平与《货币战争》作者宋鸿兵一起,被当作泛亚的“站台”者之一。这源于2011年7月以来,泛亚有色金属交易所曾多次相继在杭州、上海、宁波、温州等城市举办了投资报告会,并邀请海内外知名经济学家茅于轼、郎咸平、宋鸿兵等与观众们现场交流,探讨宏观形势下稀有金属的产业趋势和投资机会。

郎咸平的照片被印在泛亚有色金属交易所投资报告会的宣传单页上,宣传单页上还有的是“比黄金值钱,比股票安全”等等泛亚相关产品的宣传语。

声明:每日财经网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文章内容仅供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本文资讯仅供参考,并不构成投资或采购等决策建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