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个税改革方案主要内容及专家解读一览

2018年将实施个人所得税改革:包括提高基本费用扣除标准,也就是“起征点”,增加专项附加扣除,首选重点是子女教育、大病医疗。具体改革内容,可见下文。

相关热文推荐
2018年个税改革方案解读2018年个人所得税税率表2018年偷税漏税处罚标准

2018年个税改革方案主要内容及专家解读一览

  修改的主要内容

(一)完善有关纳税人的规定。

现行个人所得税法规定了两类纳税人:一是在中国境内有住所,或者无住所而在境内居住满一年的个人,从中国境内和境外取得的所得,缴纳个人所得税;二是在中国境内无住所又不居住,或者无住所而在境内居住不满一年的个人,从中国境内取得的所得,缴纳个人所得税。从国际惯例看,一般将个人所得税纳税人分为居民个人和非居民个人两类,两类纳税人在纳税义务和征税方式上均有所区别。现行个人所得税法规定的两类纳税人实质上是居民个人和非居民个人,但没有明确作出概念上的分类。为适应个人所得税改革对两类纳税人在征税方式等方面的不同要求,便于税法和有关税收协定的贯彻执行,草案借鉴国际惯例,明确引入了居民个人和非居民个人的概念,并将在中国境内居住的时间这一判定居民个人和非居民个人的标准,由现行的是否满1年调整为是否满183天,以更好地行使税收管辖权,维护国家税收权益。(第一条)

(二)对部分劳动性所得实行综合征税。

现行个人所得税法采用分类征税方式,将应税所得分为11类,实行不同征税办法。按照“逐步建立综合与分类相结合的个人所得税制”的要求,结合当前征管能力和配套条件等实际情况,草案将工资、薪金所得,劳务报酬所得,稿酬所得,特许权使用费所得等4项劳动性所得(以下称综合所得)纳入综合征税范围,适用统一的超额累进税率,居民个人按年合并计算个人所得税,非居民个人按月或者按次分项计算个人所得税。同时,适当简并应税所得分类,将“个体工商户的生产、经营所得”调整为“经营所得”,不再保留“对企事业单位的承包经营、承租经营所得”,该项所得根据具体情况,分别并入综合所得或者经营所得。对经营所得,利息、股息、红利所得,财产租赁所得,财产转让所得,偶然所得以及其他所得,仍采用分类征税方式,按照规定分别计算个人所得税。(第二条)

(三)优化调整税率结构。

一是综合所得税率。以现行工资、薪金所得税率(3%至45%的7级超额累进税率)为基础,将按月计算应纳税所得额调整为按年计算,并优化调整部分税率的级距。具体是:扩大3%、10%、20%三档低税率的级距,3%税率的级距扩大一倍,现行税率为10%的部分所得的税率降为3%;大幅扩大10%税率的级距,现行税率为20%的所得,以及现行税率为25%的部分所得的税率降为10%;现行税率为25%的部分所得的税率降为20%;相应缩小25%税率的级距,30%、35%、45%这三档较高税率的级距保持不变。(第三条、第十六条)

二是经营所得税率。以现行个体工商户的生产、经营所得和对企事业单位的承包经营、承租经营所得税率为基础,保持5%至35%的5级税率不变,适当调整各档税率的级距,其中最高档税率级距下限从10万元提高至50万元。(第三条、第十七条)

(四)提高综合所得基本减除费用标准。

按照现行个人所得税法,工资、薪金所得的基本减除费用标准为3500元/月,劳务报酬所得、稿酬所得、特许权使用费所得,每次收入不超过4000元的,减除费用800元;4000元以上的,减除20%的费用。草案将上述综合所得的基本减除费用标准提高到5000元/月(6万元/年)。这一标准综合考虑了人民群众消费支出水平增长等各方面因素,并体现了一定前瞻性。按此标准并结合税率结构调整测算,取得工资、薪金等综合所得的纳税人,总体上税负都有不同程度下降,特别是中等以下收入群体税负下降明显,有利于增加居民收入、增强消费能力。该标准对于在中国境内无住所而在中国境内取得工资、薪金所得的纳税人和在中国境内有住所而在中国境外取得工资、薪金所得的纳税人统一适用,不再保留专门的附加减除费用(1300元/月)。(第五条)

(五)设立专项附加扣除。

草案在提高综合所得基本减除费用标准,明确现行的个人基本养老保险、基本医疗保险、失业保险、住房公积金等专项扣除项目以及依法确定的其他扣除项目继续执行的同时,增加规定子女教育支出、继续教育支出、大病医疗支出、住房贷款利息和住房租金等与人民群众生活密切相关的专项附加扣除。专项附加扣除考虑了个人负担的差异性,更符合个人所得税基本原理,有利于税制公平。(第五条)

(六)增加反避税条款。

目前,个人运用各种手段逃避个人所得税的现象时有发生。为了堵塞税收漏洞,维护国家税收权益,草案参照企业所得税法有关反避税规定,针对个人不按独立交易原则转让财产、在境外避税地避税、实施不合理商业安排获取不当税收利益等避税行为,赋予税务机关按合理方法进行纳税调整的权力。规定税务机关作出纳税调整,需要补征税款的,应当补征税款,并依法加收利息。(第六条)

此外,为保障个人所得税改革的顺利实施,草案还明确了非居民个人征税办法,并进一步健全了与个人所得税改革相适应的税收征管制度。

专家解读

西南财经大学经济与管理研究院院长、中国家庭金融调查与研究中心主任甘犁来解读与普通人息息相关的个税问题。

问:提高个税起征点,哪个收入水平的群体获益最大?

甘犁:个税起征点提高,月收入5000-12500元的中等收入群体获益最大。

一方面,起征点提高,该群体缴纳个税的平均税率下降幅度最大;另一方面,该群体的月收入增长率最高。月收入在5000~8000元的群体,在起征点提升至5000元、7000元时,对应的平均税率分别下降为0.8%、0.0%,对应的收入增长率分别为1.8%、2.6%。月收入在8000~12500元的这部分群体,在起征点提升至5000元、7000元、10000元时,对应的平均税率分别下降为4.4%、1.8%和0.2%;对应的收入增长率分别为2.7%、5.3%和6.9%。

问:提高个税起征点,对应纳税人数及总税额有何影响?

甘犁:起征点提高,纳税人数和纳税额的减少是暂时现象。

若提高起征点至5000元,个税缴纳人数将减少44.4%,纳税总额将减少1720亿元;若提高至7000元,个税缴纳人数将减少71.9%,纳税总额将减少3080亿元;若提高至10000元,个税缴纳人数将减少87.6%,缴纳个税总额将减少4213亿元。

但随着收入水平的提高,个人在工资薪金方面缴纳税收总额的减少将是暂时的。2011年起征点曾经从2000元大幅度提高至3500元,纳税总额从3899亿元下降至2012年的3591亿元,但很快在2013年就已经达到4096亿元,超过2011年水平。

同样的,如果这一轮起征点提高,税收减少也是暂时的。以起征点提升至5000元为例,2019年纳税总额即恢复到当前水平,纳税人口也将在2021年恢复至当前水平。

问:包括富豪在内的一些人群采取的避税方式,哪些是合法的,哪些是非法的?对于非法避税应该怎么办?

甘犁:富豪等避税方式多样,如收入不入账(或以现金支付)、成立企业(工作室)、在税收优惠地区注册公司、以股权代替报酬、买人寿保险等。收入不入账是明显非法的,而成立企业、在税收优惠地区注册公司、以股权代替报酬、买人寿保险则是合法的,但以股权代替报酬能达到避税效果很大部分跟目前对投资所得税收征管力度不高有关。

对非法避税,可借鉴美国的做法,加大对利益相关方的惩罚力度,纳入信用体系考评,提高其违法成本。

问:一些地方政府对企业高管等人群采取的“返还个税”等做法,合理合法吗?

甘犁:政府对企业高管等进行返还个税,很大部分是为吸引人才所采取的优惠政策。从经济学的角度来看,高级人才往往能带来很大的人力资本外溢,比如一个顶尖职业经理人往往能大幅提高整个企业的经营绩效,塑造强有力的团队,这些并不能完全反映在其个人薪酬上,存在较大的正外部性,政府进行个税返还,正是促使人才流动达到社会最优水平的一种方法。在经过国务院审批同意后,地方政府对企业高管的个税返还,这种做法是合理合法的。

以上资料由每日财经小编综合整理自网络,所有资料,仅供参考。

✽本文资讯仅供参考,并不构成投资或采购等决策建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