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贸转移关键:避免二次疏解,择一城安驻

有序疏解北京非首都功能是京津冀协同发展战略的核心,是关键环节和重中之重,对于推动京津冀协同发展具有重要先导作用。随着非首都功能疏解进程力度的不断加大,大红门早市关停,商户被疏解,如何找到合适的承接地,成了他们的头等大事儿。

为了承接首都商贸批发功能,天津、廊坊、白沟、石家庄纷纷表态积极迎接商户的入驻。这些城市到底能不能承接北京被疏解的商贸批发功能呢?

天津——大力发展先进制造业等高端产业集群,商贸批发业何处安放?

《京津冀协同发展规划纲要》对京津冀的功能定位,明确了天津在区域协同中的优势和分工为金融创新运营示范区。在2018年天津市《政府工作报告》中,又提出:大力发展先进制造业,深入对接《中国制造2025》,培育壮大新一代信息技术、新材料等十大高端产业集群,加快建设中欧先进制造产业园、滨海新区国家军民融合创新示范区,先进制造业比重提高到60%以上。

廊坊——三个“统一”是禁锢还是机遇?!

早在2016年6月,京冀两省市共同编制《通州区与廊坊北三县地区整合规划》中提出,北京城市副中心与廊坊北三县地区约2000平方公里区域要“统一规划、统一政策、统一管控”。在2018年廊坊市《政府工作报告》中,也明确提出:北三县严格执行与北京城市副中心“统一规划、统一政策、统一管控”要求,积极配合编制通州与北三县整合规划。北京市社科院副院长赵弘曾经表示,在通州加“北三县”的2000平方公里区域中,通州会成为中心地区,要把通州的功能相对分散化,以避免形成二次城市病。

白沟——一个县级小镇的百年发展大计,能否追上亟待升级的商贸大势?

作为一个县级小镇,公共服务、卫生、医疗、教育等方面均未形成规模性的成熟配套,对于新业态的进驻不能提供完善的生活保障。且白沟市场业态单一,旧有的箱包产业升级问题尚迟迟未能解决,对于新业态缺乏互助、合作意识,新业态的到来能否激发众多商户的合作意识还是一个很大的问题。因此,诸多批发业态的合作能否实现1+1>2的目标,还有待时间的检验。

石家庄——火车拉来的城市,商贸物流是它的宿命!

2018年2月22日,石家庄召开加快“4+4”现代产业发展动员会,对构建现代商贸物流等“4+4”现代产业发展格局进行再部署:坚持把构建“4+4”产业发展格局作为主攻方向,壮大实体经济,提高产业竞争力,增强经济质量优势。石家庄市市长邓沛然在2018年3月17日,做客人民网时表示,石家庄要加快建设“一关三线八口岸”,大力发展“陆港经济”;打造国际货物集散地。“我们将以党的十九大和全国两会精神为指引,紧紧抓住京津冀协同发展的历史机遇,深度融入‘一带一路’建设,努力打造全国现代商贸物流中心城市,助推石家庄更高质量发展。”

市场外迁绝非简单的“交易搬家”,而是重构商贸城的全新生态圈。只有多业态的专业批发市场,覆盖上下游全产业链的核心业务,才能成为众多外迁商户最心仪的落户地点。作为省会城市,石家庄拥有成熟完善的经济、教育、医疗、交通物流配套,可以充分保证首都商贸批发业态在石家庄的发展。同时,石家庄作为全国现代商贸物流中心城市,是国务院命名的“商贸之都”,对于商贸业态的未来发展无疑是巨大的利好!

北京疏解石家庄

✽本文资讯仅供参考,并不构成投资或采购等决策建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