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美国中期选举对经济的影响汇总一览

美国2018年中期选举几周前已经展开,特朗普最近发动的对华“贸易战”等也常被解读为是为了中期选举,2018年美国中期选举对经济的影响汇总一览如下,具体内详解请看下文。

相关热文推荐
美国中期选举目的和意义美国中期选举对贸易战影响美国中期选举前瞻分析

贸易摩擦对中美经济的影响

目前特朗普政府增加25%关税的产品主要是与“中国制造2025”相关的产品。从产品结构来看,中国对美国出口产品最多的是手机、家具、玩具、服装等低附加值的劳动密集型产品。所以,目前贸易摩擦对中国经济的影响还在可控范围内,但中国必须考虑,如果美国对中国的劳动力密集型产品征税,中国该如何应对。

通过三种情景假设估算对中国经济的影响:

一般情形:美国对中国的钢铁和铝征收25%和10%的关税,并执行301调查的关税制裁,即对500亿美元中国产品征收25%的关税。中国采取反制措施,对美国的水果及制品等120项进口商品加征15%关税,对猪肉及制品等8项进口商品加征25%关税,并对500亿美元的美国商品征收25%的关税。

在这种情形下,美国关税制裁对中国出口和经济影响不大。估计短期拖累中国经济增速约0.1个百分点。

更坏情形:中美贸易战升级,彼此互加关税或者采取其他措施等,假设最终使中国对美国的外贸顺差降低1000亿美元。美国强化对华科技产品出口以及中国对美国的科技投资。

这种情形下,估计影响中国GDP增速降低0.8%。不过,中国的经济增速依然可以保持在6%左右。

更好情形:中美双方通过谈判达成协议,避免贸易战。中国加大开放力度,加快开放速度,增加从美国进口,中国投资美国中低端制造业和基础设施,从美国进口更多产品,双方取消关税制裁措施。

在这种情形下,扩大进口并加大开放力度将拉动中国消费,也将有效降低中美贸易顺差。其实中国存在从美国进口产品的内在需求。因为中国家庭消费占GDP的比重只有39%(美国为69%、印度为59%),中国消费进口占GDP的比重较低仅为1.3%,而中国游客在海外旅游的购物支出占总支出25%,远高于一般国家15%的平均水平。所以,从中国游客海外旅游商品采购的情况看,对美进口有较大提升空间。

我们对影响中国经济增速的因素进行回归分析,结果显示,高科技产品进口额增长率和实际利用外资增长率对中国的经济增长具有显著作用。所以,如果贸易冲突升级,中国难以获得外商直接投资(FDI),或难以进口高科技产品,这可能对中国经济的影响较大。还有一个统计意义上不很显著但系数为负的变量,就是国企占经济的比重,经济学上的意义是,国企占比越高,经济增速越慢。

从产品结构来看,美国对中国主要的出口产品为机械设备、汽车、飞机、大豆,如果美国对中国征收关税,中国也会对上述产品施加关税进行反制。综合来说,对美国宏观经济的影响可能主要包括两个方面。

第一,关税增强美国的通胀预期。美联储预期美国的核心PCE到2019年可能会达到2%。在此基础上,若增加关税,有可能会增强美国的通胀预期。进而可能导致美联储加息,不利于美国经济。

第二,终结美国股市“长牛”。美国的资本市场和经济复苏已持续9年多,这次牛市的时间长度仅次于2000年IT泡沫破灭前的那次。目前来看,美国股市的估值总体已经处于高位。按照我们2017年的估算,从1945年到现在,美国股市的估值已经超过了历史上90%的时间。如果美国利率上升过快,对股市影响很大。当然,对中国股市也有影响,但是由于中国老百姓的资产大部分不在股市,而在房地产市场,美国老百姓的资产大多直接或者间接通过401K计划投资在股市中。所以,美国股市的波动对家庭财富的影响可能比中国大。表面上来看,中国对美国的出口远远大于美国对中国的出口,似乎打贸易战中国一定会输,但如果考虑到金融市场可能会有不同的结论。

美国中期选举的影响及意义

1、影响国家及地方政策的实施

中期选举将决定国会多数席位的政党和部分州州长,进而影响未来美国国家和地方政策的实施。从国家层面上讲,美国国会主要负责制定法律并监督总统行使权力。如果总统所在的政党能够在国会占据多数席位,那么将使得白宫能够更加方便地实施各项政策;而如果另外一个政党占据了国会的多数席位,那么总统在行使权力时将面临很大的牵制;以后奥巴马时期为例,失去了国会多数党席位的奥巴马政府就进入了“跛脚鸭”政治统治时期。从地方层面来讲,中期选举还将选出部分州的州长,而他们将决定各州如何运转。

2、为下一届总统选举打好基石

中期选举中众议院席位将全部更换,而参议院将变动三分之一的席位,变动幅度相对来说比较大,两党间竞争激烈。中期选举中执政党会争取这一任总统政府的支持率,而两党都会利用媒体大量的曝光度,宣扬自己的执政理念,增加民众对党派的好感度,同时也能够更好的了解民众的想法和需求,为下一届的总统选举未雨绸缪。

3、可能影响2020年重划选区

1929年,美国国会通过《“选区自动划分”法案》,采用“平等比例法”来分配众议院席位,规定按照人口比例在平等选民数目基础上划分选区。国家人口中心提供的数据决定每州众议员人数,而各州自己决定选区如何划分。因此,州议会在决定选区划分时起着决定性作用。如果一党控制州议会的两院,在划分选区上可尽力维护本党的利益,各州议会的多数党继续利用其权力把国会选区划分得有利于本党;如果两党各控制一院,则存在相互牵制的问题。2020年美国将进行十年一次的人口普查,届时将重新划分选区,而各州的议会和州长对重新划分选区的工作至关重要。两个党派在此次州长及州议会选举中当选的人士,将在2020年的重划选区中发挥作用,而能够划分出有利用自己党派的选区对往后10年中各大选举的局势具有决定性的影响

特朗普为中期选举做了什么?

积极的方面

中期选举是检验总统竞选时承诺兑现的过程,特朗普政府在多领域有所动作,税改是最大亮点,通过强硬贸易政策引导制造业回流、能源政策、放松金融监管等是特朗普竞选时最核心的经济政策承诺。美国经济增长自特朗普上任以来持续保持高位,失业率连创新低,制造业回暖明显,2017年制造业对实际GDP增长拉动0.22百分点,而2016年这一数字仅为0.06个百分点。因此,在此次中期选举中,税改将是共和党“背书”的关键政绩。

不足之处

但同时我们也要看到,作为中期选举的造势工具,酝酿中的第二轮税改事实上前景迷茫。除了民主党议员可能延续之前的态度团结一致、集体反对之外,共和党内部可能也会因为税改造成的较高预算赤字而反对议案。目前,第二阶段计划迟迟未公布,而新一届国会议员将在明年1月上任,共和党多数席位优势可能丧失,新税改议案前景依然渺茫。更重要的是,美国税改政策在全球范围内引起不满,在推行上国际压力十分沉重。

中美贸易迷局

联系此前的中美贸易战,我们不难发现,临近中期选举时间窗口,特朗普对中国大打“贸易牌”其实称得上是相对而言“容易”又“有效”的拉拢民心的手段,另一方面也是为了重塑全球制造业布局。特朗普在竞选时曾多次表达对中美贸易关系的不满,表示会将中国列为“汇率操纵国”,并对中国进口商品征收45%关税等,认为和中国的贸易在毁灭美国的经济。美国对中国的贸易打击一方面有利于转移和降低美国国内矛盾,进一步拉拢民心,特别是美国的中下层选民。

在全球化过程中,美国尽管是受益方,但部分美国人将贫富差距扩大归结于此,富人全球配置资产和投资获得了新兴市场相对高的回报率,而便宜商品进入美国冲击了传统行业导致工人失业。特朗普之所以成功当选美国总统,就是迎合了在全球化中利益受损的美国传统行业中下层民众的选票。在当前,选票大于一切,当然也大于中美关系。目前美国的参议院民主党与共和党票数对比是49:51,而从最近情况来看,民主党高度团结,一致否定特朗普议案,在先期选举的共和党从未输过的阿拉巴马州民主党获胜。特朗普认为这是其共和党中期选举可能失败的兆头。特朗普兑现其竞选时提出的贸易保护措施,尤其是对中国激化贸易争端是赢得中期选举的必然选择。时间是特朗普最大的敌人,如果无法实现选票上升,特朗普的执政生涯面临中途退赛的窘境,一切宏大的“美国第一”计划都是浮生幻影。因此,中期选举是特朗普必须赢的战争。

展开全部内容

✽本文资讯仅供参考,并不构成投资或采购等决策建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