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美发生了几次贸易战 美国对华贸易政策的历史演变一览

2018年特朗普发动了贸易战!那么,中美打过几次贸易战,美国历次的贸易战有哪些?详情可见下文。

中美发生了几次贸易战

从上世纪90年代以来,美国已经5次对中国发动类似的贸易战(301调查),都以和解告终,并且从未超过一年。

如上图所示,美国对中国发动301调查最频繁的时期,就是上世纪90年代,而知识产权一直都是美国关注的重点。

1990年,美国就将中国列为知识产权“重点观察国家名单”,并于分别在1991年4月、1994年6月以及1996年4月三次使用“特别301条款”对中国知识产权实施“特别301调查”(分别历时9、8、2个月),最终通过谈判分别达成了三个知识产权协议。

1991年10月,美国对中国发起了市场准入的“301调查”,为期12个月,是历时最长的一次。当时,中美进行了9轮艰苦谈判,才达成《中美市场准入谅解备忘录》。

90年代还是中国刚刚加入国际市场,中美贸易规则极不完善的时期,两国冲突在所难免。而进入21世纪之后,美国对中国的301调查就只有一次,而且历时很短,只有2个月,其范围也仅限于新能源装备制造领域。最终,中国与美国在WTO争端解决机制项下进行磋商,同意修改《风力发电设备产业化专项资金管理暂行办法》中涉嫌禁止性补贴的内容。

可以看出,美国发动301调查的目的,都是想在其他谈判博弈中占据优势,而最终演变成长期贸易战争的概率极小。

美国对华贸易政策的历史演变一览

美国对华贸易政策服从中美关系及世界政治经济秩序的变化,自中美关系正常化及建交以来,以1989年、2001年和2008年为标志,美对华贸易政策经历了友好合作、施压接触、遏制接触和全面遏制四个阶段。

第一阶段:1979-1989年,中美贸易“解冻”“合作”与“发展”的蜜月期

从世界格局看,七八十年代美苏争霸仍在继续,美国有动力与中国缓和关系。1979 年 1 月 1 日,中美两国正式建交,不久邓小平就于1979 年 1 月 28 日对美国进行了访问,期间中美两国交换了对国际局势、产权、最惠国待遇等相关问题的看法,并签署了领事、贸易、科技和文化交流协议。邓小平访美后,中美两国的贸易发展迅猛,两国之间企业往来频繁,也签署了一系列促进中美贸易发展的协议,包括《中华人民共和国和美利坚合众国政府关于举办贸易展览会的协定》和《中华人民共和国和美利坚合众国贸易关系协定》等协定。1979 年 7 月 7 日,两国政府签订了为期三年的《中美贸易关系协定》,决定从 1980 年 2 月 1 日开始相互给予最惠国关税待遇,使中美贸易实现了正常化。

整体上该阶段中美贸易关系伴随政治关系好转而解冻,除因台湾问题贸易额在1982、1983 和1986年出现负增长,合作与发展成为主旋律。因美国放松对华出口管制及中国改革开放发展的需要,双边贸易额不断增长。按美方统计,双边贸易额1989 年达到178 亿美元。1989年底,双方签订了27个科技合作议定书,开展的科技合作项目有500多个,人员交流5000多次。中美两国贸易额的增长率均高于同期两国各自的贸易增长率,美国是中国第三大贸易伙伴,1989年中国是美国第15大出口贸易伙伴,第9大进口贸易伙伴。

第二阶段:1989-2001年,由贸易施压转向全面接触

1989年,东欧剧变、苏联解体,冷战格局土崩瓦解,中国对于美国的战略作用骤然下降。1989年春夏的北京政治风波给中美关系带来危机。美国对华进行了一系列经济制裁,严重地影响了两国双边贸易发展。老布什(1989-1993)执政时期贸对华贸易政策转向限制、制裁甚至报复;克林顿(1993-2001)上台初期,提出以促进贸易为名、行贸易保护主义之实的“公平贸易”对华政策。1993年5月28日,克林顿签署行政命令,要求中国必须在人权问题取得全面进展才能考虑延长中国最惠国待遇,首次把最惠国待遇和人权问题挂钩,将经济问题政治化,对中国实行有条件的最惠国待遇。由于中国巨大市场的吸引力,在国内外的压力下,1994年5 月26日,克林顿宣布延长中国最惠国待遇,将最惠国待遇问题和人权脱钩,这一决定标志着美国对华政策的重大转变。此后五年到中国入世之前,美国每年围绕给予中国最惠国待遇问题都会发生争执,但每次都以中国获得最惠国待遇而告终。1999年11月15日中国同意在增值电信、寿险方面美国可持股50%等方面让步,中美签署《关于中国加入世贸组织的双边协议》。2000年5月和9月,美国众议院和参议院分别通过给予中国永久性正常贸易关系的地位。“全面接触政策”得到进一步贯彻和实施。

克林顿政府及当时美国主流的认知是:1)中国加入WTO后,美国可获得广阔的中国市场,从而为美国公司和劳动者创造新的机会;2)鼓励中国建立更为透明的法律制度并遵守法律规则;3)美国实际上并不需要为此做出让步。美国决策者认为中国加入WTO后必须履行义务,因此中国将走向西方式的自由民主和市场经济道路。典型代表如美国国务院政策计划参谋处副主任弗朗西斯·福山就写了一篇流传甚广的文章,命名为《历史的终结》,“西方自由主义可行的系统性替代品彻底告吹”,以及“历史如此终结:那是人类意识形态进化的终点,是西方自由的全球化成为人类政府的最终形式”。比如,2001年12月,汤姆·迪莱(共和党,得克萨斯州)宣称:“美国民主和资本主义的持续胜利有赖国际贸易的扩张,直至这一行动的好处惠及公民个人。”

该阶段中美贸易额进一步扩大,据美方统计,2000年中国上升为美国第 4 大进口贸易伙伴,中美双边贸易额达到1215亿美元,中国对美顺差达到838亿美元,首次超过日本成为美国逆差第一大来源国,种下了日后贸易摩擦加剧的种子。这个阶段中美贸易摩擦较上阶段明显上升,主要体现在知识产权和市场准入争端,美国对中方发起多次301调查,中美连续签订三个知识产权协议、中国同意加强知识产权的立法和执行而告终,美国加征关税及中国报复性的关税行动最终均未实施。

第三阶段:2001年-2008年,“接触”与“遏制”并存

2001年“911”事件发生后,美国政府谋求中国的合作共同“反恐”。2001年12月11日中国正式加入世贸组织,中美贸易关系纳入到 WTO 多边贸易体制框架之内。小布什政府以“接触”手段拉拢中国,允许中国入世初期在过渡期内逐步开放国内市场,但同时将从敦促中国遵守贸易规则转变为监督中国履行“入世”承诺,并要求中国进一步开放市场,且中国市场经济的认定问题和特定产品过渡性保障机制成为美国持续牵制中国的武器。

总体上,该阶段两国贸易关系进入新的发展时期,两个国家之间的贸易合作领域更趋广泛。中美贸易双边贸易额达到4075亿美元,美国对华贸易逆差达到2680亿美元,占美国全部货物逆差的32.2%。但是,贸易摩擦与日俱增,美国不断施压人民币汇率升值,以此为契机推动中国金融业对外开放;对华反倾销、反补贴案件明显增加。

第四阶段:2008年至今,对华转向全面遏制,贸易保护主义抬头

2008年美国经济遭受经济危机沉重打击,2008-2009年经济均负增长,失业率居高不下,经济形势恶化、贫富分化导致国内反全球化、民粹主义和贸易保护主义抬头。2010年中国超越日本成为第二大经济体,美国贸易逆差不断扩大,美对华贸易逆差占全部货物贸易逆差的42.1%,超过日本在1980年代的表现,对美国经济霸主地位构成冲击。

在此背景下,奥巴马(2008-2016)执政初期非常重视美中贸易关系,其贸易政策和意识形态都具有自由贸易和实用主义兼容的特点,以“稳健、理性和务实”为主。但金融危机爆发后,其主要支持者劳工团体的施压迫使奥巴马政府在对华贸易方面采取保护主义措施。特朗普在竞选纲领就提出对华要更加强硬、将中国认定为汇率操纵国,其内阁成员整体对华态度偏鹰。上台至今对华启动301调查、232调查等,并提出对500亿美元商品加征关税,直指中国制造2025,遏制中国崛起。

该阶段美国对华政策及社会思想基础发生重大转变,集中体现在班农在日本的演讲《中国摘走了自由市场的花朵,却让美国走向了衰败》及莱特希泽《对过去十年中国在世界贸易组织中作用的评估》。1)2008年美国《国防战略报告》将中国定义为“潜在竞争者”,2018年《国防战略报告》将中国首次定位为“战略性竞争对手”。2)特朗普反复提及中美间的对等(Reciprocal)原则,要求实现市场机制和竞争机制的对等,而不只是在某些领域的谈判。3)莱特希泽认为中国加入WTO后美国的经济利益未能实现,美国对华贸易赤字持续增加,制造业岗位失去;认为中国的法制承诺很值得怀疑,对知识产权法律法规执行不力,违背WTO承诺实施出口限制,利用投资规定保护中国产业,中国政府向非中国企业施压,迫使后者按照不利条件许可其技术或知识产权;认为中国重商主义对美国经济产生了致命影响。提出要对中国:实施反倾销和反补贴以及保障措施;对中国操纵货币的行为作出回应;向WTO提交有关中国不遵守WTO义务的补充案件。

以上资料由每日财经小编综合整理自观察者网和泽平宏观,仅供参考!更多资讯可以浏览本组其他文章。

展开全部内容

✽本文资讯仅供参考,并不构成投资或采购等决策建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