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美贸易战对美国经济的影响:美联储若不加息将会面临经济泡沫

每日财经网讯 中美贸易战对美国经济的影响,美联储主席说高关税或对美国经济造成负面影响,如果美联储维持低利率水平时间太长,美国经济可能会面临通胀过高、资产泡沫、房地产泡沫等风险;而如果加息太快,又可能令美国经济陷入衰退或无法达到2%的通胀目标。

相关热文推荐
中国对美加征关税产品清单中美企业对外贸企业影响中美贸易战谁的损失大

中美贸易战对美国经济的影响

美国联邦储备委员会主席鲍威尔12日表示,如果美国对进口产品征收高关税并持续很长一段时间,可能会对美国经济造成负面影响。

鲍威尔当天接受美国媒体《市场》采访时说,美国贸易政策变化已引发美国企业越来越多担忧,但目前仍难预测美国贸易政策走向。

他认为,如果美国贸易政策导致更低关税,这对美国经济将是件好事;但如果贸易政策导致对许多产品征收高关税,并且持续很长一段时间,则可能会对美国经济造成负面影响。

鲍威尔指出,如果美国经济增长疲软,美联储可以选择降息或者放缓加息节奏。他还表示,美联储也可能同时面临经济疲软和通胀上升的挑战,但他并未详细说明美联储将如何应对这一局面。

他认为,美国减税和增加政府开支等财政扩张政策将支持美国经济至少未来3年保持增长。但由于人口老龄化、医疗开支过高等因素,从长期来看美国财政状况不可持续。

鲍威尔强调,美联储应更好控制加息节奏。如果美联储维持低利率水平时间太长,美国经济可能会面临通胀过高、资产泡沫、房地产泡沫等风险;而如果加息太快,又可能令美国经济陷入衰退或无法达到2%的通胀目标。

美国将因中美之间的贸易战遭受巨大损失

美《对华301调查报告》直指《中国制造2025》提出的十大重点领域,美国发动贸易战的意图不仅在于缩小对华贸易逆差,更重要的是想遏制中国制造业的产业升级。贸易战打则双输、合则双赢。中国“同等力度同等规模”回击的应对原则意味着美国在中美贸易摩擦中也将会付出巨大代价,遭受巨大损失。

1.贸易战将加大美国的通胀风险

当前国际分工体系带给美国等发达国家的一个主要好处是能够通过大量进口发展中国家的低价格商品,使物价保持在较低水平。发达国家的工资水平高昂,例如2015年美国雇员的小时工资为23.23美元,相比之下,2016年罗马尼亚为6.08美元,保加利亚为4.86美元,中国则要更低。在这种情况下,尽管国际金融危机后美国提出重振制造业,但是由于不具备劳动力成本优势,劳动密集型产业和劳动密集型的加工组装环节很难回流;如果将这些劳动密集型制造业搬回美国,则会大幅度提高制造成本。据高盛集团测算,如果在美国生产,服装、智能手机的生产成本将会分别增加46%和37%,导致美国消费者价格上涨15%②。尽管目前中国制造业的工资水平已经超过越南、缅甸、老挝等周边发展中国家,但是它们在基础设施、产业配套、劳动生产率方面都与中国存在较大差距,低工资优势在短期难以转化为劳动密集型产业的价格与规模优势。并且由于中国在劳动密集型产品领域的巨大规模和出口体量,美国很难将进口来源快速转向其他发展中国家。贸易战的结果将会导致劳动密集型产品供给不足,价格上涨,从而推高美国的通胀率,进而对金融资产造成影响。

2.贸易战将严重影响美国高科技产品和服务的出口

中美两国由于要素禀赋不同,产业结构从而进出口贸易结构具有很强的互补性,并且在全球生产网络中形成高度合作与依赖的关系。从出口结构上看,美国是世界第一大商业服务出口国,2016年商业服务出口7325亿美元,顺差2505亿美元;中国商业服务出口2073亿美元,逆差2426亿美元。中国是世界第一大商品出口国,2016年商品出口总额20976亿美元,占全球的13.1%,顺差5097亿美元;美国商品出口额14510亿美元,占全球的9.1%,逆差7991亿美元。在制成品出口中,中国仍然以劳动密集型产品为主,而美国以高科技产品为主。就中美贸易而言,2017年美国对华货物贸易逆差3757亿美元,服务贸易顺差385亿美元。在美国对华出口的制成品中,主要以高科技制成品(飞机、汽车、高端装备、精密仪器、药品等)和中间产品(如集成电路、飞机引擎、汽车零部件、高性能材料)为主,而中国对美出口的制成品,主要以服装、玩具等劳动密集型产品以及在中国进行加工组装等劳动密集型环节的IT产品为主。中国向美国出口产品的整体附加值并不高,而美国企业在与中国的全球价值链分工中获取了大部分价值。据美国学者Kraemer在2010年的测算,苹果公司获得一部iPhone总价值的58.5%,而中国靠劳动力投入,仅占其中的1.8%③。中美贸易之间的贸易呈现出典型的国际产业垂直分工和产品内贸易特征,也反映出两国比较优势、产业结构的互补性。而且与服装等劳动密集型产业相比,高科技产业的分工更细化,产业链长、配套企业多,一个产业需要上下游众多产业的支撑,完善的产业配套体系的建立需要一个长期的过程,根本无法在较短时期内将加工制造基地转向中国之外的其他国家。因此,贸易战造成的进出口贸易的减少甚至供应链的中断,不但会对美国高科技产业的整体发展产生严重影响,而且也会造成美国企业在国际分工中得利的大幅度减少。

3、贸易战将使美国在新兴产业的发展受挫

当前,云计算、大数据、物联网、人工智能、区块链、新材料、基因工程等新技术正加速成熟,新一轮科技革命和产业变革正在全球范围内兴起。新技术催生新业态、新模式和新产业,从而为经济发展提供新的动力,国家的经济结构、国际分工地位也会随之而改变。世界主要大国都高度重视新科技革命和产业变革的影响,纷纷出台战略规划、法律法规以及产业政策,推动新经济部门的加速发展。对于新技术的成熟而言,有两个问题非常关键。一是技术标准,二是市场需求。在新兴产业形成主导标准才容易降低产业发展的成本,实现标准、接口的统一,才能够实现零部件、子系统之间的互联互通,加快新技术的产业转化。技术标准的形成往往需要多家企业建立联盟共同推进,甚至需要多个国家之间的合作。市场需求既是标准形成的基础,而且只有依靠持续扩大的市场支持,新技术才能够不断改进、完善、降低成本,从而扩大普及,形成经济发展的新支柱。中国是世界上人口最多的国家,因此为新技术的应用提供了广大的潜在用户。中国也是制造业规模最大、产业体系最健全的国家,可以为新科技的应用提供丰富的场景和巨大市场容量。例如,无人驾驶汽车是汽车产业的发展方向,而中国是世界最大的汽车生产国和消费国。2017年中国汽车产销量分别为2901.5万辆和2887.9万辆,其中,乘用车产销量分别为2480.7万辆和2471.8万辆。再如,制造业的数字化、网络化和智能化是新工业革命的重要方向,中国也在大力推动智能制造的发展,而工业机器人是工业智能化的核心设备。劳动力成本的上涨也加速了中国机器人换人的进程,从而推动中国成为世界最大的机器人市场。2011-2016年,中国工业机器人出货量年均增长31%,2016年达到87000台,趋近欧洲和美国的综合(97300台),占全球市场的份额达到31%。而且由于中国制造业规模大、机器人密度(每万名制造业工人机器人保有量)远远低于发达国家(2015年中国为49,美国为176),因此仍然具有巨大的成长空间。④美国在前沿科技及新兴产业领域具有其他国家不可比拟的优势,中美之间的贸易战将使美国在新技术标准制定方面失去中国的支持,也将使美国丧失巨大的潜在市场。当然,没有中美之间在新技术领域的合作,新科技成果的产业转化也会被放慢进程。

4.贸易战将影响美国制造业国际竞争力的提升

国际金融危机后,美国政府就提出重振制造业,推动美国制造业从离岸(offshoring)到回岸(reshoring)转变,特朗普更是将重振传统产业和“锈带”地区作为其重要的施政方针。但是由于长期的离岸外包,美国已经基本失去在传统产业的加工制造能力,中国反而在承接传统产业转移的过程中,不断通过创新推动加工智能技术和工艺升级,并形成完整的配套体系。美国完善产业公地,提振在传统制造业的能力离不开中国企业的投资。事实上,自2004年以来,中国对外直接投资就进入快速增长的轨道,从5500万美元快速增加到2016年的1831亿美元,从FDI的净流入国(2005年高达601亿美元)转变为净流出国,净流出494亿美元。其中,美国是中国对外投资的主要目的地,而制造业是中国企业主要的对外投资领域。根据《中国对外投资报告(2017)》,2016年中国对美国直接投资169.8亿美元,占该年度对外直接投资总额(不包括香港)的20.7%;而制造业的对外直接投资占全部对外直接投资的14.8%⑤。中国制造企业在美国的投资将会带使美国制造业的产业链更加完善,并且获得更低成本的原材料供应,减缓美国制造业由于成本高而向国外转移的趋势。而且随着中国本土制造企业创新能力的增强,中国制造企业的在美投资,将会使美国的创新更加多元化。目前,以苹果为代表的“加州设计、中国组装”正在向“中国设计、加州组装”转变。例如,2013年比亚迪在加州兰卡斯特市设立电动公交车工厂,把中国的技术、设计带到美国,并带动美国加工制造环节的发展⑥。因此,贸易战特别是特朗普对中国企业在美投资的收紧政策,将会对对美国制造业竞争力的保持和提升造成不利的影响。(刊发篇名为《美国恐将自食恶果》,有删改。)

✽本文资讯仅供参考,并不构成投资或采购等决策建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