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行财政部互怼三回合事件回顾及影响一览

最近财经圈大事件就是央妈与财爸互怼,一个说财政政策不积极,财政赤字率偏低;一个说地方债风险过大,没有尽到监管职责,让我们来回顾一览央行财政部互怼三回合及相关影响一览如下。

相关热文推荐
2019猪年金银币发行时间2019年国内大事件2019二十四节气时间表

央行VS财政部第一轮决战白话版

背景:

财政部美滋滋——上半年财政收入超10万亿元创历史新高;

央行苦哈哈——上半年社会融资规模增量累计为9.1万亿元,比上年同期少2.03万亿元;

央行和财政部的共同业绩指标——GDP二季度同比增长6.7%,增速比一季度放缓0.1个百分点;

第一回合

央行代表先发问:“我知道权力没有都在你手上,但是在你的职能范围内,让你多花钱支持实体经济,结果赤字还少了,你说你关键时候怎么缩了?让你少收税,多几家企业存活,你怎么就听不进去?”

财政部强势回应:“你凭什么说我缩了?你会算赤字吗?我到底花了多少钱我自己都数不清!”(减税的问题先不谈,我当没听见。)

第二回合

央行抱怨:“你知道金融去杠杆我有多费劲吗?杠杆咋高的?还不是你这个做分母的资本金给少了?你到底会不会做账啊,不会我来!”

财政部回应:“你花钱靠印纸,我掏钱可要真金白银的好吗?而且都是纳税人的钱,我能随随便便就给吗?再说,难道一定要我倾尽所有直到破产才算是给足了资本金吗?PS我业绩一直这么好,你少指手画脚。”

第三回合

央行指责:“你跟地方政府关系暧昧不清,地方政府一堆平台公司都在外面融资,都说他来还,现在债台高筑,杠杆率都是你们一步步给整起来的。 回头还不起了就坑我们金融机构。金融机构都很可怜的好不好?那些平台公司什么情况他们根本就没法儿了解,你们一家子关系暧昧相亲相爱一致对外的,只能觉得你们一家人是一本账了。还有,那些个平台公司不管资金多贵都敢借,市场都被你们搅乱了好伐?”

财政部回应:“你先别管我们一家人亲不亲!你那些个金融机构没一个省油的灯!虽然借了点钱,但是要尽了各种合规不合规的条件。再说,金融机构把债权产品包装的太好看了,太吸引人了才导致资金不往实体流的,GDP的锅请你来背!”

最后,财政部强势反击:“央行你的建议都很激情,但是不合理。有空麻烦你还是管管你自己利率、汇率还有人民币国际化这个大局,思想不要太局限,你的差距还很大!”

双方激战看得我慌得一笔,平台项目要是不兑付了,我到底蹲谁家门口有用啊?(信托业一名小学生)

简评及一些思考

央行认为现阶段的财政政策不作为,在耍流氓,特别是在当前经济下行背景下,财政政策应主动发挥逆周期调节的作用,而不能被动等待,特别是要学会如何高效率的花钱。财政系统则认为目前央行的决策理念不及预期,仍然属于“小央行”的决策思路,在一些领域仍然存在较大差距。

(一)此次开撕由央行研究局长徐忠博士掀起,相较于央行研究局局长直接出来喊话,财政系统的回怼则是通过匿名完成。也许央行对财政政策可能积怨已久。作为宏观经济政策的两大支柱,即货币政策与财政政策,在某些领域出现分歧要属正常,但公开说出来毕竟还是能够从某种程度上说明现阶段的财政政策与货币政策实施效果实际上有点无力的。

(二)我们回想到本轮债转股,央行通过定向降准变相注资,虽然这是用银行自己的钱去成立金融投资公司,和1998年那一轮债转股财政部有点类似。但是,此次债转股财政部并没有掏钱,所以央行可能心理不太舒服,也有了央行并无主动宽松意愿和央行去履行出资人的角色等提法,所以债转股降准后,央行通过公开市场操作回笼了8700亿元。

(三)虽然国有金融机构等受央行政策约束,但国有金融机构的控股股东为财政部,央行对国有金融机构的约束实际上是受财政部制约的,例如2004年四大资产管理公司申请扩大经营范围时,当时成立没多久的银监会便指出,会征求和尊重财政部的意见。

(四)央行和银监会管辖金融机构,但是国有金融机构的权益端受财政部控制,金融机构的资产端很大程度上又主要依赖于地方政府(包括地方政府融资平台、房地产等等),而地方政府通过融资形成的债务又和地方政府财政扯不清关系,也就是说金融机构的资产端和权益端对财政系统均有比较大的依赖,这也就是说,在分析金融机构时,财政部、央行、银监会是并行的,而财政部的问题则可能更为隐蔽。也难怪金融行业的从业人员往往只知一行两会,而不知财政部。

(五)近年来的经济政策一直是“积极财政政策+稳健中性货币政策”的组合,央行在发现单纯的货币政策可能没办法完全发挥效用时,结合国际背景,提出了宏观审慎管理政策,构建了“货币政策+宏观审慎管理”的双支柱政策框架,这某种程度上应该是对财政政策不作为的一种回应。

(六)从表面现象来看,财政政策肯定是积极的,特别是2009年的四万亿、营改增以及后面的PPP、债转股等等,均可以看到财政给我们一种非常积极的表象。但是为什么在这种情况下,债务问题却越来越严重,如国有企业的债务率、地方政府债务问题等,因此央行说财政政策有问题、效率低可以说是义正言辞。

(七)中央本来计划的去杠杆政策应该是“财政政策限制地方政府违规举债+货币政策中性偏紧+宏观审慎管理强化约束”的组合,但是在这些政策出台了却引发了一系列的问题,一些比较严重的问题甚至还出现了反复,如地方政府想法设法以各种形式进行举措、金融机构想法设法进行“伪创新”、刚性兑付已深入骨髓、房地产问题屡禁不绝等等。现在来看,可能也只有宏观审慎管理政策的约束是立竿见影的。

(八)财政政策还存在另外一个问题就是一刀切,但是由于软约束的制度性因素在,一刀切的问题很容易被蔓延,本来应该地方融资平台和国有企业的信用收缩问题,却不可避免的波及至其它企业。

(九)央行还可以通过结构性政策来达到其想要的目的,但是央行本身并不想宽松,2017年底的GDP规模在83万亿元左右,而目前的M2、社会融资规模存量、存款余额和贷款余额则分别高达177万亿元、183万亿元、173万亿元和129万亿元,M2、社会融资规模和存款均为GDP的2倍左右。可以说从数值上来看,实体经济本不应缺钱,央行再注入资金无异于饮鸩止渴。

(十)央行希望维持目前的货币政策和宏观审慎管理政策现状,不想被裹挟放松货币政策,因此主要寄希望于财政政策能做点事情,解决实体经济面临的问题。但是,目前的实体经济所面临的困境金融机构具有不可推卸的责任,是共犯和同谋。

所以现在的问题是,人们寄希望于央行放松货币政策,但说实话从量上来讲,央行的确也没有放松的空间了,即便强制性放水,也无济于事,这就像在沙漠里滴一滴水一样。央行希望财政部能够多做点事情,减轻实体经济非金融成本等负担,激发实体经济再生产的动力,同时打破金融机构对房地产、地方政府等领域的依赖和信仰。老实讲,这些都不容易。

《环球时报》总编辑胡锡进:央行研究局局长徐忠发文章,就国家财政政策是否应当更加积极些提出了一些看法,财政科学研究院院长刘尚希等人写文章回应。互联网上一些人以“央妈”“财爸”吵架比喻,大肆炒作。我估计把央行和财政部惊得不轻。老胡认为,正常的公开讨论应当鼓励,但中国公开讨论的环境太差了,讨论者很容易被踹进沟里,使得其他人进一步学乖,遇事三缄其口。还是多鼓励那些正常的讨论者吧,少一些夸张的引申和吹口号的看热闹。中国正常的讨论不是太多,而是太少了。

小编:可以说是公说公有理 ,婆说婆有理,但无论起因为何,也无论结果怎样,对吃瓜群众来说都是一种进步,起码本站在同一条战线的政府决策机构发出了不一样的声音,使民众对财税体制改革有了些许希望,甚至可以透过现象洞悉一点当前经济形势所面临严峻形势,让普通人离事情的真相更近一些。

宏观经济

✽本文资讯仅供参考,并不构成投资或采购等决策建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