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我国积极财政政策调控重点及作用影响一览

央行和财政部互怼之后,政策转向确认,从宏观去杠杆到稳杠杆,央行再次放水,疯狗式的金融监管结束,同时财政部表态积极的财政政策要更加积极。

2018年我国积极财政政策调控重点及影响一览

7月23日召开的国务院常务会议指出,积极财政政要更加积极。聚焦减税降费,在确保全年减轻市场主体税费负担1.1万亿元以上的基础上,将企业研发费用加计扣除比例提高到75%的政策由科技型中小企业扩大至所有企业,初步测算全年可减税650亿元。对已确定的先进制造业、现代服务业等增值税留抵退税返还的1130亿元在9月底前要基本完成。

专家认为,下一步,积极财政政策将有四大发力点。“从今年上半年我国经济平稳发展和有效增长可以清晰地看出积极财政政策的作用。”吉林省财政科学研究所所长张依群昨日在接受《证券日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当前,积极财政政策正在通过大规模减税降费、扩大投资、合理控制政府债务规模和地方政府债务风险、改革央地财政体制和管理制度等一系列政策有序推进。

“将企业研发费用加计扣除比例提高到75%的政策由科技型中小企业扩大至所有企业,这将激发所有企业开展技术研发和创新的热情。”张依群表示。

张依群认为,下一步,积极财政政策要更加积极,将有四大发力点:

一是有效性会逐步提高,将减税降费政策扎实有效落到实处,让企业切实从国家税费优惠政策中得到实实在在利益,减轻企业负担,增强企业发展后劲;

二是积极财政政策的针对性会更强,将会有更多政策集中体现在鼓励企业科技研究和技术创新方面促进我国企业从规模化向质量效益性转型升级,让企业用技术发展引领进步;

三是管理改革会进一步深化,从理顺央地财政关系改革全面调动地方政府发展经济的主动性和创造力,从强化预算管理和全面实行预算绩效提升财政资金的使用效益和效率,让财政每一分钱发挥更大效益,让财税改革更多惠及企业和百姓;

四是制度化建设会明显提高,一些过去临时性、阶段性、区域性政策将会得到进一步清理,财政的公平性将会得到更深刻体现,促进企业间、地域间的公平竞争,老百姓会有更强的获得感,市场的决定性作用会得到更好发挥。

怎样影响股市、楼市、债市

股市

国信证券认为,造成股票市场此前大幅调整的直接原因,可能主要就是2018年去杠杆环境下,社融余额同比增速大幅下降和低评级债券信用利差大幅飙升。这使得实体经济和资本市场在2018年都出现了不同程度的融资难问题,而信用利差的大幅飙升,带来的是市场风险偏好的大幅回落,2018年但凡现金流不是太好或者资产负债率较高的公司,整体都跑输大盘。而伴随着政策的转向,预计后续“社融同比大幅回落”、“信用利差大幅飙升”,这两座此前压制股市的大山将会被移去。

板块上建议积极关注金融、地产、建筑等此前因外部融资需求大而受压制较多的超跌板块,以及钢铁、煤炭等周期性板块。

楼市

海通证券姜超认为,这次有放水但没漫灌,没有走地产泡沫老路。姜超表示,以往每一次的宽松周期,都会刺激房地产,毕竟地产投资是影响中国经济的最重要动力。但是这一次的政策对地产只字未提,而最近关于地产的政策包括住建部称控制棚改货币化安置的比例,以及统计局称加快推进房地产税相关政策举措,这意味着不会走地产泡沫老路。

债市

中信证券债券研究团队认为,对于利率债而言,目前机会不大,本轮货币宽松更多是为了缓解信用问题而非利率问题,在宽货币向宽信用传导和过渡难以形成对利率债边际造成正面或者负面较大的冲击,预计维持十年期国债收益率将在3.4%-3.6%的区间波动。而信用债市场处于回暖趋势中,其中最具确定性的性的品种,还是AA+甚至是一些AA城投债。

积极财政政策要更加积极!建筑钢铁房产势头最猛

受资产新规落地、财政政策信号积极等正面影响,资金面得到一定好转,信用环境也逐步宽松,因此投资者认为A股迎来年内最大的反弹行情,逐步开始加仓,行业配置方面开始转向周期板块,但同时认为这轮上涨仍为反弹而非反转,并且预期打得太满了,因此涨幅达到一定程度就会开始减仓。看好行业:较为一致地开始看好周期、基建板块,银行、教育的关注度开始增加,也持续关注消费和医药,长期看好成长。

华泰宏观李超认为,未来专项债的加快发行会为地方基建筹集资金。目前专项债主要分为土储债、公路债和棚改债,这三个领域将是基建发力的重要方向。李超提到,财政政策更加积极,未来基建相关行业将受益,基建投资增速可能触底反弹,全年增长13-15%。

东北证券认为,随着推动有效投资稳定增长相关政策的落实,下半年基建将探底回升,看好基建投资反弹。

海通证券姜超认为,这一轮政策的重心是积极财政,而一个重要落脚点是基建投资。但基建投资过去的高增长,很大一部分资金来自于表外影子银行,比如基建信托,PPP融资等,现在资管新规明确影子银行规模不能增加,只是存量规模萎缩不用那么快。这一轮对基建投资开的是地方政府专项债和融资平台贷款两个正门,前者是年初就确定的1.35万亿规模,没有额外增加,只是加快进度;后者要受银行资本充足率的约束,其实很难大幅扩张。所以我们认为基建投资只是托底,而没法大干快上。

国内宏观宏观经济调控

✽本文资讯仅供参考,并不构成投资或采购等决策建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