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到了2020年没有穷人吗?2020年以后最新贫困人群预测

2015年,国家在《关于打赢扶贫攻坚战的决定》中提到,要在2020年确保农村贫困人口全部脱贫。那么是否意味着中国到了2020年就没有穷人了呢?

2020之后:“穷人”之后的“新贫困”

2020年的节点就要到来。按照计划,以当前的贫困线所划定的,即年收入2300元所划定的人群,在2020年应该全部脱贫。届时,从上到下的政治动员、压实责任的要求、基层的扶贫评比等等,也许都将暂告段落。这并不意味着扶贫工作将完成使命,因为,随着贫困人口的减少,中国逐渐从中低收入国家迈入中等收入国家,之前没有遇到的新贫困问题也将更加显眼。

2020后扶贫面对的另一个问题是,扶贫的可持续性到底如何。之前的脱贫中,有相当程度的比例的农村家庭因为生病、上学、自然灾害等多种原因“返贫”,也就是说脱贫后的农民在面对各类风险时抵御能力仍欠佳。就算是很多突出的脱贫例子中,也存在脱贫之后不确定是否可以保持小康状态的问题。在李小云看来,如果扶贫之后不能带动致富,那么已经脱贫的人群仍然有可能因为各种原因重新滑向贫困。他在云南勐腊县河边村的实验中,人们脱贫之后尝试经营小本生意,创业脱贫,但距离致富还有一定差距,而当地居民脱贫之后消费水平开始提高,如何走出下一步也非常关键。而徐永光也指出,政府在脱贫中长期扮演的重要角色带来了“父爱主义”的问题,脱开了政府的帮助,贫困人群本身的积极性一旦不能发动,那么返贫的可能性就非常高。

进入中等收入阶段之后,城镇化的不可逆转也将城乡问题带入了后2020的扶贫视野。在过去,农民工进城打工,返乡消费,是扶贫成功的重要推动力之一。但一方面,农村居民的非农工资收入越来越高,2016年之后平均达到了5000元,占到年收入的近40%。另一方面,农民工群体逐渐老龄化,城市房价飙升,留在城镇越来越困难。在李实看来,一旦引入多维的贫困标准,城乡之间的贫困问题会很快凸显出来。比如,农民工群体中,享受养老保障的不到30%,医保不到40%,失业保险不到50%。

学者们认为,城乡二元结构客观上曾经帮助了乡村发展,但其负面效果也在今天的局面下凸显出来。在题为《2020年之后会是一个没有“贫困”的时代?》的新文章中,李小云指出,城乡收入差距正在成为新的农村贫困的主要表征之一。而李实对中国基尼系数的研究也显示,中国财产差距的基尼系数在近年升高不少,主要原因是房产带来的差距。更令李小云关注的,是人口从农村到城市的流动格局正在缩小,如果通过流动改善生活的可能性减少了,农村和城市的相对贫困群体都会增加。

2020年以后,什么是贫困?谁是穷人?

中国农业大学教授、国务院扶贫开发领导小组专家委员会委员李小云认为,中国正在进入到一个新的贫困阶段,在这个阶段,中国的贫困日益呈现三大特点,一是区别与绝对贫困的相对贫困问题凸显;二是城乡二元差异带来留守儿童、留守妇女和留守老人问题;三是贫困的再生产。

李实进一步补充,在相对贫困标准之下,过去大家认为不那么严重的城市贫困问题,也会凸显出来。他指出,目前城市当中大概有2000万人在享受低保,而如果这些人不享受低保,就基本上属于贫困人口了。

中国发展研究基金会秘书长卢迈认为,城市化发展带来一系列社会问题,包括村一级留守儿童数量急剧上升、儿童教育和营养得不到保障;农村家庭结构逐渐不稳,离异、家暴、出走等问题频发生,农村多维贫困问题逐渐凸显。

更令人担心的是,贫困可以在代际之间传递。中国发展研究基金会山村幼儿园网站对7个省、13个县、1779个山村幼儿园共计51781名儿童的数据统计,这些儿童中有40.7%是双留守儿童,21.6%来自建档立卡户家庭,11.2%的家庭为单亲。

卢迈介绍,据调查,甘肃、贵州、新疆等贫困农村儿童的发展异常及疑似异常率是上海的3到6倍之多。

2020年后,如何扶贫?

李实说,贫困地区贫困儿童的问题无法解决,将来就是社会的贫困。

卢迈说,现在要担心的是穷人的孩子有没有向上的通道,整个社会是否存在让底层人向上流动的空间。

李小云说,未来没有绝对的贫困,未来的穷人就是没有享受很好教育,没有很好营养,在一个不好的制度环境下生长的人。这个群体不要讲收入多少,这个群体就是未来的穷人。

由此,李小云判断,在2020年之后,扶贫战略需要转向“防贫”和“助贫”相结合的综合救助改革,其中,重点应该转向防贫投入,尤其是要通过提升农村的教育水平和教育质量以缓解贫困的生产和再生产。

卢迈对此持相同观点,他认为未来的扶贫要注重知识的传播。南都公益基金会理事长、希望工程创始人徐永光进一步讲到,对于孩子们来说,音体美是起跑线,数理化不是起跑线。因为音体美对孩子心灵的开发,情感的开发,创造力想象力的开发非常重要。

“如果音体美荒废了,就像一辆车失去了轮子,是走不远的,但这个问题在农村却普遍存在”徐永光认为,要用抢救性的思维来解决贫困的代际传递问题,“如果现在不去关注处于贫困状态当中的儿童,那么2020年之后,他们可能会是新的贫困人群。”

✽本文资讯仅供参考,并不构成投资或采购等决策建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