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泽于洪儒:家族办公室开拓者

面对面交谈的长者于洪儒,有一种重,不是水的深重,而是金石之重;不是整天笑呵呵的融通型长者,而是自成一体、经过锤炼的“器之重”,“凝重”。

发轫学研实业创富转身投资

上世纪末那一轮中国大陆的爆发性增长中,于洪儒从其任教的学术环境里走出来“下海了”,用他自己的话讲,这是一种“时代赋予的幸运”,屡屡回望,在出国与创业中选择了后者且取得成功,时刻感恩时代!

可以考鉴的人生,由一个个层叠的选择组成:1996年身为年轻的助教,于洪儒选择挑战省级科研课题—“小牛血去蛋白提取物对促进细胞代谢的作用”;国家级新药奥得金(小牛血清去蛋白注射液)问市,在千万级的技术转让费面前,他选择了自主创业;在IPO上市前选择了转让股权退出实业;在资本运作与再创业中,选择了家族办公室。

在选择背后,是看不见的思考。拥有了财富意味着什么?是否财富越多越好?如何运用财富才最有价值?财富会对后代产生什么影响?精神传承的本质是什么?家国天下的胸襟怎样让族人铭记?

从实业脱身的于洪儒一直在思考这些问题,现在的他不只是开拓者,也是整个家族的掌舵人,不得不思之慎之,这也造就了他的处世方式:行稳致远。

在带领团队进行资产配置过程中,于洪儒接触到海外家族办公室的概念,一下子被吸引住了,这不就是一直以来的日思夜想么?通过不断游学出访,他了解并认定,家族办公室是解决家族传承的最好方式,于是萌生创办中国特色家族办公室的想法,开启了探寻财富管理与传承之路。

长老式智慧对家族未来的透视

在创造与拥有财富的过程中会面临很多诱惑,这需要能穿透迷雾的长者式智慧眼光,学会树立人文的科学的财富观,在追索中探寻,在探寻中追索,回归初心摆正财富观、幸福观、传承观、慈善观才不会迷失。

于洪儒认为财富传承的终极诉求应该是寻求幸福,幸福源于多样与适度,欲望要合理。慈善也不只捐钱那么简单,于洪儒认为慈善应该是家族精神的支柱之一,是家族传承的密钥,慈善至少可以从三个境界层进。

感官层面:自己幸福不要影响他人幸福,就是常说的市民精神,享受自由的幸福边界,不相扰;道德层面:你幸福我也幸福,是儒家的倡导,是积极入世者的大同观;精神层面:你幸福所以我幸福,近似于一种牺牲一种终级关怀,是更高维度上的互相依赖,比如特蕾莎修女的事迹。于洪儒认为家族做慈善至少要做到道德层面上,实现双赢,同时向精神层面努力,期望从聪明升华到智慧。

精神传承要高于物质传承,于洪儒很推崇王阳明的“知行合一”—知是行之始,行是知之成。每个传承长久的家族,都在提炼精纯家族精神方面下足了工夫且倡导家族成员笃信践行,这才是唯一的传家宝。

学者本色创立中式家族办公室

做事之前先研究可行性,是学者的严谨,博泽自身的禀赋与特色,要首先梳理清楚。 “安全、稳健、非相关性”是博泽的资产配置理念, “平衡、多元、医药特色”是博泽的资产配置策略,不跟风短期收益,着眼于长久的价值实现,将不同特色资产相结合,实现资产种类多元化,使其与个人的风险偏好及预期收益相一致;增加时间跨度,缩小目标风险,尽最大能力使资产保值增值;保留及发挥医药特色,利用自身资本优势、行业优势、资源优势、产业优势进行医药股权投资,投资方向包括精准医疗、创新药、医疗服务等,做有益于社会的影响力投资。

中国从高速创富逐渐步入守富、保富、传富的阶段,前瞻性强的一代创富掌门人也在布局交班动作,由此这几年“传承”一词在市场大热。传下去的前提是守得住,博泽一贯主张的安全稳健、平衡多元的投资路线,正契合了家族对基业长青,家世永继的的诉求。

当说起探索家族办公室行业时,于洪儒分享了他全球游学与访问的经历。

比如去台湾探访百年家族企业,他们已经历四五代的传承,心态与民众教育远比大陆成熟;子嗣多选择多;代际沟通也不像大陆般的隔阂;老一辈会做到很大年纪,并不急于交班,比较看得开,对孩子的期望是“做自己”,总之,他们的传承“更自然”。 去欧洲则是另外一番滋味,老钱遍地,条理更加明晰。

于洪儒表示可以从社会资本、企业资本、家族资本三者关系上来理解这些不同:社会资本是基础,犹如土壤;企业资本与社会资本好比树木,依赖成长于土壤。

欧洲家族企业的小而美,让中国家办行业艳羡不已,各家在口风上也都是“以人为核心”的传承设计,理想中的家族办公室打造者,应该是个专注的匠人,悉心打磨技艺,把“家族传承业务”精准有效推到极致,然后因各家侧重不同,理解有差异,最终形成自己的特色。

于洪儒认为中国与欧美的三种资本环境不同,家族办公室要在这片土地上生根开花,一定要有探索与创新精神,他对未来的中国市场非常看好。

工匠精神:打磨成器中打磨自己

近年来大家常常说起“工匠精神”,工匠精神在东亚地区最好的代表莫过于日本,由于日本千年的封建体制,武士生来是武士、农民生来是农民、匠人生下来就要选择家传的手艺,对于他们而言,这就是生活本身,从这种生存基调中衍生出来的诸多仪式就是“职人文化”,我们现在也大力推崇制造业的重要性,“匠人精神”甚至被写入了总理的政府报告中。

那么早已失去封建社会资本的现代土壤,该如何打磨工匠精神呢?

于洪儒带领自己的团队,不断与国内外家族办公室界学术权威建立联系,并与具有一定业务基础的家族办公室形成良好的互动。一手与学院派共赴理论高地,一手同一线同仁掌握最新动向。

家族办公室绝无疑问需要汇聚各种最顶级的资源与最优秀的服务机构与人才,博泽从创始至今时常邀请外部税务、法律专家与内部专业团队共同交流讨论传承工具的选择与使用,从多个维度对家族传承进行综合评估,在资源对接和传承工具研究的道路上积极打磨。

重视二代培养,逐步建立了二代在学习和社会交往中的系统性规划,包括设立创业投资基金、大型机构实习、参与公益活动等;家族成员在组织内部的轮岗培养。

在家族办公室战国时代中“稳健”

最初问及博泽的投资理念时,于洪儒说“稳健”,第一反应是“这样会不会太保守?”后面才慢慢理解了这个稳健的具体语境。

近四十年中国国运昌盛发展迅猛,虽说预判到了未来的“新常态”、“L”型,但赢家通吃的思维惯性依然强劲,且变化中的机遇与窗口转瞬即逝,每个人都内心急迫。想做好有中国特色的家族办公室,都要理解这种“不急不行”的心态,但同时更得明白,“不稳也不行”。

每个能称得上家族的客户体量都不会太小,都是大象一般的身材。这里有个有趣的小科普:大象是不会跳的。首先它们不需要,因为身材够大,没有什么捕食动物能一下把它扑倒,用跳跃来闪避根本没必要;其次因为怕受伤,同样也是因为体重大,一旦在跳跃中摔倒,四吨重的身躯可以轻易压断骨骼,甚至致命;最后,大象为了撑起如此庞大的身体,象腿上的骨骼都是向下生长,根本没有用来弹跳的“工具”。

家族客户如大象一般,在生存的路上一定要有积极向上的冲劲,这对应前面的“不急不行”;同时要格外小心,因为大家族要做任何动作都远比普通家庭成本高,潜在着不成比例的风险,也就是“不稳不行”。作为发展中国家的中国,更因其各方面还在完善,会有更多不可预料的“具有中国特色的问题”,虽然于洪儒和他的团队一直在不停的学习,但海外的成熟经验在某些地方自然止步,这世上并没有包治百病的万金方。

就比如欧美比较流行的“经理人传承模式”,基于他们有成熟的职业经理人市场,层级专业细分明显,个人成就财绩公开透明。一旦家族这一代继承人不擅长商道,就可以直接聘用职业经理人来打理家业,如果再下一代产生了商业人才,再回来主持,依然顺畅。但在国内目前阶段,还不具备此等条件,于洪儒认为二代与职业经理人“共治”的方式,可能更符合中国国情,这种二元体制会更加健康与平稳。

作为从实业创富的一代直接转身成为投资型保富守富的一代,于洪儒有种过来人的先知先觉,他既知创业不易,亦知守业之难,对自己家族寄予了深深的厚望,同时他也希望能把这么多年的自身经验与教训带给其他家族。

正如“博泽”的企业精神“君子之泽 博被后世”,于洪儒希望在他和他团队的努力下,让更多的中国家族得到应有的幸福,使得家和业兴生生不息。

文章转自:惠裕全球家族智库FOTT《家族办公室》杂志201812期

展开全部内容

✽本文为厂商通稿或新闻稿,内容准确性请浏览者自行核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