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中东版高盛”到“中东版雷曼兄弟” – 海湾最大私募基金兴衰记

Arif Naqvi(左)与Mustafa Abdel-Wadood(右)

迪拜的Abraaj Group,在鼎盛时期管理着近140亿美元的资产,曾是中东地区乃至全球范围内最为耀眼的私募基金之一。然而时过境迁,其幕后两位明星投资人Arif Naqvi和Mustafa Abdel-Wadood如今却身陷囹圄,在全球最大的私募基金破产案中面临多项欺诈指控。

作为全球最大私募基金破产案背后的关键人物,Arif Naqvi 于今年4月10日在英国伦敦希思罗机场被捕,罪名是涉嫌欺诈美国等地的投资者,在投资者名单上,“比尔及梅琳达•盖茨基金会(Bill & Melinda Gates Foundation)”赫然在列。

这位曾经备受尊敬的迪拜投资大亨,如今被关押在一间10英尺长6英尺宽、四周均是淡黄色墙壁的牢房里,等待着被引渡到美国。

他所在的牢房位于英国最大监狱 – 旺兹沃斯HM监狱之中,该监狱以收容英国“最暴力囚犯”Charles Bronson和有组织犯罪头目Ronnie Kray而闻名。其周边荒凉,与Arif Naqvi位于伦敦骑士桥、牛津郡、贝德福德郡以及迪拜朱美拉棕榈岛的豪华房产相比,“跌落凡间”一词都无法准确描述当前境地之窘迫。唯一聊以自慰的是,这座位于伦敦的监狱还能够在早餐菜单上提供牛奶及多种谷物作为选择,而不是那种呕吐物一般的粥类食物。

(图:位于英国首都伦敦的旺兹沃斯HM监狱)

很难相信就在一年前,Arif Naqvi还管理着140亿美元的资产,与美国前总统比尔•克林顿(Bill Clinton)、维珍集团董事长理查德•布兰森(Richard Branson) 和微软创始人比尔•盖茨(Bill Gates)这样的名流握手同台。

2018年1月,他与比尔•盖茨在瑞士达沃斯举行的世界经济论坛(World Economic Forum)上共同出席了一场关于全球健康话题的讨论会。即使是和这位亿万富豪慈善家和其他两位世界知名医学专家一起,这位投资大亨的气场也不遑多让。他甚至将自己与比尔•盖茨相类比,“像比尔一样,我是个乐观主义者。在我眼里,杯子永远是半满的,而非半空的”。

Arif Naqvi出生于巴基斯坦卡拉奇,在海湾地区是一个标准的“外来户”。在来到阿联酋并声名鹊起之前,他曾在沙特的知名企业Olayan Group工作。这家企业由沙特亿万富豪苏莱曼·萨利赫·奥拉扬(Suleiman Saleh Olayan)创立。按说,在这样一家大企业平台工作会是很多人梦寐以求的良机,然而Arif Naqvi却“义无反顾”抛下了这个白领甚至可以说是金领的职位,进入到了私募股权投资行业,背后原因何在?

2014年,这位在业内以“大嘴”著称的投资家在接受耶鲁大学管理学院采访时这样回答了该问题:

“有一天我去见我的老板,告诉他‘我要走了’。我的老板说,‘我觉得你有点自以为是。其实,你还很年轻,可以在集团中找到你想要的任何岗位平台。说吧,你想要哪一个?’于是,我回答说,‘好吧老板,你给不了我想要的……因为我真正想要的是你的工作。’”

(图:Arif Naqvi与他的Abraaj Group)

离职后创业的Arif Naqvi拿出5万美元积蓄在迪拜成立了一家投资公司Cupola Investment Ltd.,,紧接着又于1999年以“蛇吞象”的方式,凭借募集到的500万美元资本,击败一众知名私募股权巨头,成功收购了价值1.5亿美元的商业服务企业Inchcape Middle East,干净利落地完成了中东地区首笔杠杆收购案。

这项不知名小公司完成金额如此庞大的交易,自然使Arif Naqvi成为业界关注乃至非议的焦点。他的合伙人之一Imtiaz Hydari曾在一本书称,由于围绕Cupola Investment及其杠杆收购的流言蜚语过多,最后不得不聘请商业情报公司Kroll LLC介入调查,方才逐步平息了相关非议。很快,Arif Naqvi以1.73亿美元的价格将Inchcape Middle East转手出售,获得7100万美元的投资收益。利用这笔交易所得,他于2002年创立了Abraaj Group,并在业界留下了“敢打敢杀”的名声。

“Abraaj”这个名字在阿拉伯语中的意思是“塔”,而且并不是孤零零的一座塔,而是钢铁混凝土森林般的塔群。甚至可以说,Abraaj Group的发展与其所在地迪拜的发展交相辉映,如今的迪拜也早已变成摩天大楼鳞次栉比的中东地区金融中心。

现年57岁的Arif Naqvi本人亦通过一系列交易,赢得了“海湾并购之王”的美誉。2001年9-11恐袭案发生后不久,中东专线国际快递公司(Aramex International Courier)损失了逾15%的估值。他和他的团队趁低以6000万美元收购该公司股权并偿清债务,在2005年Aramex公司上市后出售股权获得6.6倍的投资收益。2007年,Abraaj Intestment将埃及投资银行EFG Hermes 25%的股份出售给迪拜金融集团(Dubai Financial Group),利润超过5亿美元。自2002年起,Abraaj Group实现了平均高达17%的年回报率,仅2014年和2015年就实现获利4.5亿美元。

敢于冒险的他会“贸然”闯入一些新市场和新领域,并获得惊人回报。在发达国家面临人口老龄化和债务比例过高的背景下,Arif Naqvi“毅然决然地”将主战场转向发展中国家,并大力发掘那些新兴市场的发展潜力并从中获益。

从肯尼亚到哈萨克斯坦,Arif Naqvi及其掌舵的Abraaj Investment在25个国家设有办事处,雇员最多时逾300人。从墨西哥最大的时尚制鞋公司、阿联酋的教育机构,到埃及最大的连锁医院,以至印度大型的食品杂货电商,这些都是Abraaj Group引以为傲的投资案例。无论是农业、电力、航空,还是科技、教育甚至是冰淇淋产业,只要是能想到的领域,他几乎都有涉足。

哈佛商学院教授Josh Lerner曾在2015年接受《福布斯》杂志采访时表示,在了解和发掘发展中国家市场投资潜力方面,Arif Naqvi比其他人“领先十年以上”。

近年来,Arif Naqvi提出了“影响投资(Impact Investment)”的概念,利用私人资本来缓解全球范围内最为棘手的一些问题,如贫穷、气候变化、不平等。他将Abraaj Group旗下的医疗保健基金作为展示案例,告知外界如何利用私人资本在非洲和南亚地区实现盈利和公益性的平衡。也正是他所描绘的美好愿景吸引了盖茨基金会和其他著名投资者的加入。

Aramex创始人Fadi Ghandour曾是Arif Naqvi的密友,他高度评价Arif Naqvi及其Abraaj Group“不仅改善了生态系统,还创造了中东地区的私募股权投资行业”。

这在某种程度上也确实是Arif Naqvi过去很多年来向外界展示的形象:不仅仅是一位成功的私募股权投资者,还是致力于社会进步的有影响力人士。凭借在私募投资领域的亮眼业绩,以及在发展中国家推动实施的一系列项目,这位Abraaj Group的创始人获得了诸多奖项,包括奥斯陆商业促和平奖(Oslo Business for Peace Award )和巴基斯坦政府授予他的一项平民荣誉—Sitara-I-Imtiaz,并成为了世界经济论坛的常任发言人,风头一时无两。

Arif Naqvi并不是Abraaj Group兴衰中的唯一当事人。作为他的难兄难弟,Abraaj Group管理合伙人Mustafa Abdel-Wadood几乎在同一时间被关押在距离伦敦5566公里外的纽约大都会惩教中心(Metropolitan Correctional Center)。

这位金融家兼阿拉伯青年领袖非盈利组织联合创始人,于2006年加入Abraaj Group。此前,他曾先后就职于Orascom建筑公司、Sigma资本和EFG Hermes等中东地区知名企业。

Mustafa Abdel-Wadood

Mustafa Abdel-Wadood在位于伦敦的一家五星级酒店内被捕。据报道,调查人员在使用地理标记对其电话、会议以及“数百万”文件和电脑文档进行秘密追踪取证后,终于找到并拘捕了他。

与Arif Naqvi一样,这位以“友好而踏实”著称的埃及人现在也因涉嫌欺诈投资者而面临美国司法部门的指控。相较于以往的生活环境,如今的处境显然大不如前。

有知情人透露,Mustara Abdel-Wadood热衷于在一艘名为“焦糖(Caramel)”的三层90英尺长大型游艇上举行派对,这艘游艇“总是停在迪拜皇家幻境酒店(Royal Mirage)”前面。

如若不是在船上聚会,那么最有可能找到他的地方就是这位投资家位于“迪拜山庄(Emirates Hills)”的豪华别墅。彭博社爆料称,“Mustafa Abdel-Wadood曾在家中举办40岁生日聚会,邀请了逾300人参加,其别墅内的奢华装饰让人震惊,目之所及……一切都太美了”。

除此以外,他还是一位狂热车迷,收藏有兰博基尼和宝马i8等多辆豪车。

人脉广泛的Mustafa Abdel-Wadood甚至可以“让航空公司在伦敦希思罗机场为他的登机而多等上20分钟”。

不过这一次,他没能如愿登上飞机,而是被带进了关押着臭名昭著的墨西哥毒枭“矮子”Joaquin Guzman、黑手党甘比诺家族“教父”John Gotti和俄罗斯军火贩子Viktor Bout的监狱里。这座12层的建筑位于纽约市政厅附近,通过一条地下12米深的隧道与附近的联邦法院相连通。

(图:纽约大都会惩教中心 Metropolitan Correctional Center)

从两人经历和行事风格来看,Arif Naqvi和Mustafa Abdel-Wadood是“完全不同的人物”,但他们现在至少有一点相同:都接到了美国联邦起诉书。

美国总检察长助理Andrea Griswold不久前在联邦法院的听证会上表示,根据大陪审团的起诉,从2014年起到Abraaj Group前不久垮台清算为止,Arif Naqvi和Mustafa Abdel-Wadood两人“与其他人合谋通过(a)隐瞒有关Abraaj Group财务健康状况方面的关键信息确切数据,包括对投资决策至关重要的信息等,以及(b)非法挪用投资者资金,策划实施了一场大规模欺诈”。

事态的起因在于,2017年2月,有四名投资者声称Abraaj Group旗下总值10亿美元的医保基金管理不善,并聘请Ankura咨询公司追踪资金使用情况,并发现违规使用资金行为。对此,Abraaj Group声称已委托毕马威会计事务所(KPMG)调查,结果显示并无滥用资金现象(编者注:此事亦把KPMG拖下水,导致内部对原始调查进行审计,这又是后话)。随后,拒绝信任Abraaj Group的投资者再次委托德勤会计事务所(Deloitte)负责调查此事发现,虽然所有资金均已入账,且暂未发现贪污或滥用资金的证据,但其高级管理人员对于“公司治理及管控方面的过失”负有“集体责任”。也就是从那时起,作为中东地区私募股权投资领头羊的Abraaj Group开始瓦解。

随着事态逐渐发酵,该公司原计划于2017年3月向上海电气出售其持有的巴基斯坦公用事业公司K-Electric的股份,这笔用于筹集数亿美元资金的交易案,在监管方介入调查后被推迟。

调查显示,Abraaj Group将其私募股权基金的投资估值夸大了“超过5亿美元”,起诉称,这导致“至少数亿”的投资者基金被挪用,要么出于“掩盖其流动性不足的目的”,要么出于“他们个人或合伙人的利益”。

Abraaj Group目前正处于临时清算中。清算报告数据显示,在2014年至2017年期间,该公司在某些方面赚得的投资管理费仅能勉强覆盖成本的一半,预计需要偿还10亿美元的债务。

麻烦不止于此。

对于阿联酋而言,Arif Naqvi及Abraaj Group的狼狈声誉和迅速崩溃瓦解所带来的麻烦,甚至已经波及到了迪拜乃至整个国家在地区金融业的地位。因为其经营管理中的任何问题都将暴露出当地监管部门的能力不足等缺陷,并影响到外界对于阿联酋金融业的整体信心。

有业内人士指出,Abraaj Group的问题并不在于投资业绩,而在于内部管理漏洞。更可怕的是,是外国投资者率先发现了这一问题,而不是本地投资者,他们要么是真的不知道,要么就是装糊涂。

目前,迪拜金融服务管理局(DFSA)正在牵头调查Abraaj Group在当地的经营活动。DFSA首席执行官Bryan Stirewalt对外表示,他希望在“合理的时间框架内”得出结论,并完整公布调查结果报告。

迪拜监管机构在另一份声明中透露,DFSA确认“正与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就此进行沟通”。

(图:Benjamin Brafman(右)与Harvey Weinstein(左))

Arif Naqvi和Mustafa Abdel-Wadood都对指控予以否认,后者还聘请了明星律师Benjamin Brafman为其辩护。这位美国刑事辩护律师以为知名被告辩护而闻名,其客户包括各界名流、黑手党成员、政治人物,以及最近的前电影制片人Harvey Weinstein。

由于案件起码需要数月时间才能开庭审理,Arif Naqvi和Mustafa Abdel-Wadood都有足够的时间回顾和反思自己跌宕起伏、大起大落的人生轨迹。

Arkan Partners联合创始人Ali al-Salim表示:“私募股权在中东地区仍是一个新兴产业,看到本地区行业最大公司分崩离析甚是遗憾”。有消息称,Abraaj Group的竞争对手Cerberus Capital Management LP和Colony Northstar Inc.等均在尽职调查后放弃了收购前者的打算,因为其中发现的问题让他们意识到可能会跌入一个“无底洞”。

由此看来,曾经的“中东版高盛”似乎正在变成“中东版雷曼兄弟”。Abraaj Group的崩塌让行业其他企业也无法独善其身,一些总部设在迪拜的私募基金已经表示,现在募集资金的难度极大,许多投资计划不得不因此搁浅。

“整个行业都依赖于信任,”牛津大学赛德商学院教授Ludovic Phalippou认为,“如果Abraaj Group确实做出不符合投资者利益的事情,那么整个信任的基础及其有效性将遭到质疑。而这不仅是对Abraaj Group本身,而且对整个中东地区乃至全球的私募股权投资行业都将造成负面冲击”。

随着这起全球最大私募股权破产案的相关细节将逐步清晰展示出来,Arif Naqvi及Mustafa Abdel-Wadood这两位涉案者究竟是先驱还是囚犯,不妨拭目以待。

编者注:这篇文章基于彭博社及Arabian Business自2018年6月以来的相关报道写就。

转自海湾正道 作者 湾叔Uncle Gulf

✽本文转载自互联网,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自行核实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