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裔总统候选人杨安泽:正视美国面临的巨大危机

这个周日,4月14日美国东部时间晚上七点,华裔总统候选人杨安泽将在 CNN 主持的Town Hall Meeting上登台,在他进军白宫的路上再上一个台阶。

来自杨安泽竞选网站

CNN的Town Hall对于总统级别的竞选,往往可以产生几倍甚至几十倍能量的助选爆发力。是考验一个候选人能力、辩才、与选民互动以及个人魅力的,相当于角逐武林盟主地位的重量级擂台。

在将近二十个参加竞选的民主党候选人中,能够在 CNN 的讲台上赢得黄金时间的一席之地,再次说明了杨安泽已经取得的影响力和实力。这一批候选人中,有 2016年名声大噪的桑德斯(Bernie Sanders),有2018年中期选举中升起的新星贝托(Beto O’rouke),有资深参议员,市长,等等。而没有任何从政经历的杨安泽能在这批人中异军突起,出乎所有政坛人士的意外。

杨安泽其人

杨安泽在哥伦比亚大学法学院毕业后,先是做了律师,可是没过多久这种大公司里高薪白领的工作满足不了鸿鹄之志,他果断辞职,开始纵横四海的创业,成功后出售了自己创办的公司。

2008年金融危机之后,目睹经济衰退,失业率飙升,杨安泽立志以己之力反馈社会,创立了非盈利组织Venture for America(美国创业),为美国国内相对落后的中西部和南部地区的年轻人提供创业培训和机会。在不到七年的时间里,给几千人提供了工作机会;公司的年度预算,也从最初他自己投入的十几万美元,增长到六百万美元。

在美国东北部成长求学的杨安泽,这些年在中西部和南部的工作中,越来越觉得自己的努力似乎是杯水车薪,虽然成功,却改变不了这些地区的经济日渐衰退的大趋势。

被采访为什么要竞选总统,杨安泽说,因为他看到美国过去这几十年中经济模式出了大问题,而两党都没有人认识到问题的严重性,更没有人能正视问题,提出解决的政策方案。出于一个热爱自己国家、关心国家前途的公民的责任感,出于对美国面临的巨大挑战的紧迫感,他下了决心,舍我其谁?

美国面临的巨大危机

杨安泽指出,美国面对的许多社会问题,其深层的原因是经济问题,而经济问题的根源,是在过去的几十年中,工业自动化让美国内地各州的制造业裁减了四百多万份工作。全球化和外包,对美国制造业的影响被极大夸张了,制造业工人的失业,更不是外来的移民抢了美国人的饭碗。因为他自己的创业背景,他对硅谷和高科技行业有广泛深入的了解,清楚地看到,新一波的自动化和人工智能化的浪潮马上就要到来,而这第四次浪潮,会来得更猛烈,影响更深远。

首当其冲的是零售业。随着网络购物越来越普遍发达,越来越多的实体商店倒闭关门。2018年单是亚马逊的收入就达到两千多亿美元,预测今后若干年内还会以每年两百亿左右的速度递增。美国各地的很多超市都已经关闭了,预计今后五年内还会有30%将遭受同样的命运。大批在零售业工作的人将失业,而零售业是美国经济中最主要的行业之一。

美国有三百五十多万卡车司机,其中94%为男性,平均年龄49岁,绝大多数只有高中文化,许多是退役军人。他们的年收入在五万美元左右,是中产阶级中的另一个主要行业,而且是29个州就业人员中最最主要的行业。然而,自动驾驶的卡车已经进入公路测试阶段了,业内人士告诉杨安泽,这项技术已经98%成熟了,几年内就能够投入市场。可是,几百万失业的卡车司机怎么办?他们有什么出路?

大约有两百五十万美国人在客服中心做电话服务工作。最近谷歌已经发布了一个演示,有人工智能的电脑能够以假乱真地用语音和顾客交流,看来电话客服很快就会象打字员或者电话接线员,成为被淘汰的工种。全部由机器人操作的“无人”餐馆,在中美两国都已经开张营业,而餐饮业更是美国经济中的最大行业。人工智能将取代的,还不只是低端的白领工作。一般的新闻报导,财经汇报,处理会计账务,起草法律文件,诊断各种医疗图片,在技术上都已经日趋成熟。

这些将要发生的整个行业的颠覆,大规模的失业,对美国社会的造成的后果,将是灾难性的。传统的宏观经济学理论,是科技发展造成的失业人口,会在重新培训后,掌握新的技能,进入其它行业,整个社会的生产率提高了。杨安泽指出,事实并非如此。

杨安泽的政见

杨安泽非常重视数据,他的观点都有数据支持。他研究了大量中西部产业工人因为机器自动化而失业的数据,发现他们中 40-44% 的人从此不再工作,其中约一半人申请了失业福利。美国人口中32%有大学以上文化,劳动力人口中有一半是高中文化。其实只要凭常识想一想,几百万只有高中文化的产业工人,很多已过中年,能有多少能通过学习培训成为程序员呢?卡车司机,商店营业员,客服电话服务员的情况也类似。实际上,参加政府资助的职业培训的人中,只有15%找到了相应的工作。

杨安泽的一个主要观点是,一百多年前发明的用来衡量经济发展的指标,GDP,早就不适合今天的现实了。虽然美国的GDP 在近年持续增长,失业率达到历史最低水平,可事实上美国的经济和社会问题重重。美国人的平均寿命,已经连续三年下降,这是在所有发达国家中绝无仅的,在美国历史上,这种情况要追溯到一百年前的1918年,因“西班牙流感”传染病引起的大量死亡。这一次的原因,是阿片毒品和自杀(点击前文),两者的死亡人数都超过了车祸,两者都和中西部地区经济萎缩失业增加有密切相关。而官方统计的失业率,是无法统计那些完全放弃找工作的希望,退出劳动力市场的人口的。

所以,杨安泽主张,要改变衡量社会经济发展的标准,以人民的生活水平状态为先,”Humanity First” 是他的竞选口号。

作为一个成功的有经验的企业家,杨安泽指出,传统的”资本主义“经济发展的良性循环,是建立在三个重要的前提之下的:

一个成功的大规模企业,会雇佣大批的人;

企业主因为同行业的竞争,会给雇员增加工资,提供医疗退休等福利;

为了发展具有购买力的市场,企业会反馈社会,不断提高雇员的报酬。

如今,这些条件全部都被颠覆了。即便是象脸书那样的巨额市值的高科技公司,雇佣的人数也远不及传统工业过去能达到的规模。因为实际上的高失业率而缺乏就业市场的竞争,企业提供给员工的福利越来越少。美国的企业已经很少给员工有退休金了,而美国人的平均工资,除去通货膨胀,几十年都没有增长。近年来,越来越多的企业只雇佣合同工或临时工,这样就可以不给员工提供医疗保险。因为全球化,很多企业的市场在国外,所以也就不在乎本地本国的消费者的购买力了。所以,传统的资本主义经济发展模式,已经到了对本国人民不可持续的地步。

要应对经济发展的根本性变化,杨安泽提出的最主要的政策,是”Freedom Dividend(自由红利,点击前文)“,一种全民基本收入。来源是象欧洲国家一样,对消费品(奢侈品)收附加值税,和高科技取代工人为企业获得的盈利分成。在他的竞选网站上(yang2020.com),有七十多个具体的政策纲领,远远超过了所有其他总统候选人。他以事实数据说话的风格,正视现实敲响的警钟,实事求是的现实态度,为他赢得了越来越多的支持。

杨安泽对第四次工业革命浪潮会带来的危机的表述,引起很多人的共鸣,特别在是亲身见证了制造业衰退的中西部。有一个选民对他说:”2016年我投票给川普,其实是希望能选上一个你这样的人。2020年我一定投票给你!“ 在网络世界里,他的粉丝群发展迅速,成了”Yang Gang”。福克斯电台著名的主持人Tucker Carlson 对他的采访中,完全同意他在这方面的见解。甚至有一批极右翼人士对他也极力推崇。杨安泽的政见,显然触动了很多美国人,不管他们的政治立场是左还是右。

到目前为止,杨安泽造成的影响力,主要是通过网络和电台传播的。这位充满智慧、阳光自信的优秀华二代,明天,将成为美国200多年历史上,首位登台全国性电台总统竞选节目的华裔候选人。明天的CNN Town Hall,也将是他第一次有机会在主流媒体的舞台,把他的理念充分呈现给全体美国人。会有什么样的反响,让我们拭目以待!

本文来源:陌上美国( 客观快捷的时评,和美国生活资讯),微信ID: moshangUS。

✽本文转载自互联网,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自行核实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