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纸币换人:涩泽荣一纸币背后故事

原标题: 万元日钞印上 涩泽荣一头像意味着什么,刘群艺

——在涩泽的经历中,最为人称奇的是辞官下海的经历。虽然在他之前有大阪的五代友厚从官僚变身为商人,但五代远没有涩泽这个大藏少辅权高位重。根据涩泽自己讲述,他辞官虽有政见不同的原因,但主要是认为当时官尊民卑的体制直接阻碍了工商业的发展,希望自己的行为能够打破这一窠臼,塑造商人的形象。当然,涩泽下海后还是利用了他原在财界的影响力,先是创办了代行央行职责的银行,发行货币,代行纸币兑换黄金的职责。但涩泽的志向并不止于此,他认为商工为国本,不振兴商业,就不能增加国富。

——深受儒家伦理教育的涩泽对于这一选择还是有些战战兢兢的,包括他的挚友在内都认为他被金钱蒙蔽了双眼。

新版日元——涩泽荣一

颁布新年号之后,日本宣布将在5年后发行新版纸币,涩泽荣一将成为万元日钞这一主力币种的头像人物。听到这个消息后,个人感觉似乎是一个认识的人将会出现在纸币上。主要是因为之前参访过涩泽在东京的故居,也先后两次去过他在谷中的墓地,还曾经走过他的企业家之路。虽然对涩泽做过特意的调查,但又对他处于了解与不了解之间。不知道日本民众是否也会有些惊奇,因为自1984年以来,福泽谕吉那冷峻的面孔已经让万元日钞的形象有些定型了。

据日经新闻的汇总,涩泽荣一是首位登上日本纸币的经济人。在解释为何要选择涩泽时,官方的说法是:总的原则是不采用政治家或军人作为纸币头像,而“涩泽荣一被誉为‘日本资本主义之父’,在日本近代经济发展过程中功勋卓著。”结合新年号的选择,日本央行,的这一举措应和了政府扭转平成年份长期停滞的深切期待。无论是日本政府还是央行,都希望借改换年号与发行新纸币来改变人们的意识,开启新的经济增长时代。

涩泽荣一生于1840年,卒于1931年,经历了庆应、明治、大正与昭和四个年代,身份也在平民、家臣、官僚与企业家之间转换。他一生创立了500余家企业,相关联的当世与后世企业多达1500家。日本企业经营模式乃至整个经济体制都有涩泽的理念在其中。

涩泽史料全集的编撰者土屋乔雄将其思想归纳为三方面,即:打破官尊民卑体制、道德合一经济说以及合本主义。

在涩泽的经历中,最为人称奇的是辞官下海的经历。虽然在他之前有大阪的五代友厚从官僚变身为商人,但五代远没有涩泽这个大藏少辅权高位重。根据涩泽自己讲述,他辞官虽有政见不同的原因,但主要是认为当时官尊民卑的体制直接阻碍了工商业的发展,希望自己的行为能够打破这一窠臼,塑造商人的形象。当然,涩泽下海后还是利用了他原在财界的影响力,先是创办了代行央行职责的银行,发行货币,代行纸币兑换黄金的职责。但涩泽的志向并不止于此,他认为商工为国本,不振兴商业,就不能增加国富。

深受儒家伦理教育的涩泽对于这一选择还是有些战战兢兢的,包括他的挚友在内都认为他被金钱蒙蔽了双眼。当时普遍存在的轻视商人的社会氛围也让涩泽对未来忧心忡忡,生怕落入锱铢必较的生意人圈中。在之后的讲演中,他说自己的救命稻草就是《论语》。在对宋明朱子理学的反思中,他找到了“一手《论语》、一手算盘”的经营之道。

其实,如果用“义利合一”的经济思想来归纳涩泽的想法,这“论语+算盘”的说法并无太多创意,但如果联想到当时更具影响力的福泽谕吉的思想,涩泽可真是有些逆潮流而上了。日本学者小野进认为涩泽与福泽的思想有针锋相对之处。福泽认为日本的排外思想源于儒教主义,为了启蒙就需要强调西化,反对传统儒教;而涩泽则将《论语》视为“大家共同的实用箴言”,认为福泽引介的西方自由思想与个人主义有一定的积极作用,但也导致了当时的唯利是图与民心混乱。

与福泽相比,直接投身商界的涩泽对日本经济界的影响更为直接。1871年,涩泽与福地源一郎分别编纂的两本治理原则小册子成为事实上的《公司法》,所依据的就是涩泽提倡的结合儒家思想与西欧股份公司制度的“合本主义”。涩泽在向年轻的企业人宣讲时,称“合本主义”的本质是:“公司的组织类似共和政体,股东犹如国民,选出来的经营者则像总理或国务大臣。任职期间,公司是属于我的……必须视公司如己出,但经营者有时也要将公司看作是完全属于别人的财产。这种平衡如果处理不当,就很难维持公司的稳定……只要做到这些,就会将公司看成自己的家,进而把国家看成自己的家。虽然以国为家有悖宪法精神,但是,如果要保证公司的稳定发展,就必须要坚守这一信念。”

涩泽将“合本组织”看作是可以汇集个人资金细流、发展资本主义的必有结构。但与一般的西方股份公司不同,他认为这样的公司应该视国家社会的利益高于个人或公司的利益,“即使对自己无利的事情,只要其合乎道理,又有利于国家社会,那么我还是会断然舍弃私利,遵循道理行事”。也是基于这样的家国概念,涩泽认为资本家与工人之间并非简单的法律契约关系,而是“以家族关系联结”的组织成员。

虽然涩泽的影响力巨大,但在明治时代他仍然被认为是一个“异类”企业家,因为他不屑于与当时的三菱等大财阀为伍。曾经有这样的佳话传世:三菱创始人岩崎弥太郎邀涩泽会面,挑战“合本主义”之说,提出二人应合力,掌握日本财界霸权。但涩泽并不同意岩崎的说法,认为资本所有者与经营者应该分离,合本组织应该以股东的利益为重,将经营所得返还投资者。二人言语不合,涩泽拂袖而去,留下“向岛对决”之说。

当然,后世也不应该过分神化涩泽,因为在他经营的公司中也出现过贿赂政界的丑闻,而他对日本殖民侵略也曾有经济成分的辅佐。更主要的是,他所强调的企业与个人服从国家利益的思维模式至今毁誉参半,具有日本经济高速发展与长期停滞的双刃剑效果。但是,现在以涩泽荣一替代福泽谕吉印上纸钞,无论是从经济发展还是新启蒙意义上来说,日本政府应该是有些期许的。

多事之秋,需要涩泽这样的企业家。

(作者系北京大学经济学院副教授)

✽本文转载自互联网,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自行核实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