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蛇毒血清怎么来的?WHO:人们应该普及预防毒蛇知识

全球每天有超过200人因为蛇咬死亡,而泰国的消防员Pinyo Pookpinyo却是幸运者之一。

当他的大拇指被眼镜王蛇咬伤后,他在15分钟之内就赶到了曼谷一家医院。在那里,注射的血清阻止了致命毒液的扩散,这种毒液会攻击人类的神经系统。

辨别蛇的品种——来源pexels

“起初医生还不肯相信我被一条眼镜王蛇咬伤了。我不得不告诉他说我是讲解蛇种类的讲师;在辨别蛇的品种上我是行家。

“这次咬伤影响了我大约两个月。我不得不又跑了两次医院做手术移除大拇指处的坏死组织。”

但是大多数的蛇咬受害者住的离医院没那么近,而且也不像Pookpinyo熟知各种蛇的知识。对这些人来说,一步走错或者在错误的时间出现在错误的地点将会是致命的。

每年蛇咬会杀死81000至13800人,另外还会使40万人落下残疾。这是一个因为全球蛇毒血清短缺而不断恶化的问题,尤其是在缺乏医疗设施的撒哈拉沙漠以南的非洲和亚洲的农村地区。

根据英国的研究慈善组织“惠康基金会”,蛇咬造成的死亡和残疾比任何其他被忽视的热带疾病还要多。

“蛇咬是一种,或者说应该是一种可以治疗的病症。在有正确的抗蛇毒血清的情况下,被咬伤的人有着很高的生存几率,”惠康基金会的科学主管Mike Turner教授表示。

“虽然总有人被毒蛇咬伤,但是也没有理由死这么多人。”

这个评价WHO也很同意。周四的时候,WHO启动了一个战略来解决这个问题,活动参与者形容这是一个世界上最大的隐藏健康危机。

它将投资1.36亿美元用于在社区普及预防毒蛇咬伤的教育、创造更多有效治疗的机会以及医保系统的改善提高,目标是在2030年时将因蛇咬而死亡和残疾的人数削减一半。

惠康基金会也为此助力,在接下来的7年中为其投资提供1.013亿美元。根据惠康基金会所述,这对该领域的来说将会是一个巨变,因为在此前的10年中,只有3800万美元被投入到了这个领域中。

过时的治疗

科学家表示需要有新途径来制造更安全、更廉价并且更有效的抗蛇毒血清。

目前的方法较19世纪时的没什么变化:提取毒蛇的毒液,然后小剂量的使用在马或其它动物身上来刺激产生免疫反应。然后抽取动物的血,然后精炼获取能抵抗毒液的抗体。

惠康基金会蛇咬科学主管Phil Price说:“抗体来自于马,而注射马的蛋白到人的身体中不是没有风险的。有相对高概率的不良反应,”可能是皮疹瘙痒这样较温和的不良反应,也会有过敏反应这样更严重的。

“抗蛇毒血清远非完美。很多血清的临床测试方法和药物测试的方法是不一样的。”

而且这对制药企业来说也是一个没什么利润的业务。2010年时,赛诺菲公司(Sanofi Pasteur)叫停了对治疗数种非洲毒蛇咬伤有效的FAV-Afrique抗蛇毒血清的生产。

惠康基金会的科学家的一个研究就是计划用新的赞助金来追寻一个通用的抗毒血清。他们也将研究抗毒血清的替代品,同时也让现存的开发方法更加严格缜密。

被认为是人类最大杀手的毒蛇包括位于非洲、中东、印度和巴基斯坦的锯鳞蝰蛇以及印度和东南亚地区的拉塞尔蝰蛇。

全球短缺

根据惠康基金,全球的抗毒血清不足需求量的一半。而且在某些地区的抗蛇毒血清通常没效果,因为不适用于当地的毒蛇品种;全世界只有60%的毒蛇有对应的抗蛇毒血清。

该问题在非洲尤其严重,高达90%的抗蛇毒血清都被认为是无效的。这能使人们对其产生怀疑,因此他们会转而寻求当地巫医的帮助,而不是正规医院。而当有血清的时候,价格又贵的离谱,让贫穷的受害者雪上加霜。平均来说,一针抗蛇毒血清就要160刀,而一个疗程的治疗通常需要注射数针。

印度2013年的一个研究发现超过40%的蛇咬受害者不得不借钱来进行治疗,而为了还钱,家人通常要砸锅卖铁。

“如果你用收入来支付治疗、交通和复健的费用,那总得卖点什么东西。要么是孩子的课本,要么是家里的食物,”世卫组织的被忽视的热带疾病控制部门的Bernadette Abela-Ridder博士说。

除了研发更优的抗蛇毒血清,WHO还计划专注于加强医保系统、预防和教育上,确保人们能够辨认出他们生活社区的毒蛇,并且在行为上做出一些像是穿一双鞋这样简单的改变。

本文译自 CNN,由译者 Diehard 基于创作共用协议(BY-NC)发布。

✽本文转载自互联网,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自行核实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