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南咖农27年来损失超34亿 云南咖啡豆将何去何从?

云南咖啡进出口交易额多少?云南咖农27年来至少损失34亿,云南咖啡豆将何去何从?外企报价体系无法保障农民利益,云南咖啡是否需要收储制度。

1

11月18日,云南最大的咖啡企业——德宏后谷咖啡有限公司对外界宣布,后谷将率先进行采收报价,即按照纽约咖啡期货价格折算成人民币,略减去运输费用,以不低于1.5万元/吨的价钱收购云南咖啡,让云南咖啡不再贱卖。本报记者 张文凌

27年来,云南咖农至少损失34亿元

云南咖啡种植面积和产量均占中国咖啡的99%左右。目前,云南已形成普洱、保山、德宏三大主要咖啡产区,咖啡种植面积180多万亩。云南省咖啡行业协会提供的资料显示,今年云南咖啡产量预计将达到13万吨左右。

“但是,受近期纽约期货价格持续走低的影响,云南咖啡将面临增产不增收的情况。”后谷咖啡公司董事长熊相人说。

为何出现这样的情况?中国青年报记者在采访中获悉,云南咖啡出口量占中国咖啡出口量的80%左右。但是,与其他咖啡生产大国不同的是,外资企业、本地企业、贸易商都可以直接到云南的咖农中收购咖啡。雀巢、星巴克等国际咖啡巨头都是当地最大的咖啡豆收购商。普洱市茶叶和咖啡产业局相关人员表示,雀巢去年在普洱采购的咖啡为1万吨左右,星巴克为8000吨左右。

而这些咖啡巨头是根据每天国际咖啡期货价格的变动制定云南的咖啡统货收购价格,也就是说,云南的咖啡豆以不分等级的统货形式给跨国公司供货,其价格受制于国际咖啡期货的价格。

“自1988年外资咖啡企业进入云南后,形成了一个收购惯例,即采购价格一般在纽约期货价基础上减去10~20美分。”熊相人说,农民种植一斤咖啡的成本在13元~14元,公司的成本为17元~18元。然而外资咖啡企业的报价体系却使农民的利益得不到保障。这种报价体系在云南维持了27年,以年平均产量6万吨计算,27年来,云南咖农至少损失34亿元。

企业直接采购损伤咖农利益?

云南省咖啡行业协会秘书长李功勤对此表示:“云南几乎成为全球唯一的、外商可以直接低价从咖农手上买咖啡豆,并且很多年低于国际咖啡期货价格收购的咖啡产区。”

他指出,在世界各咖啡产区,都有政府直接管控,特别是在大的咖啡生产国,政府绝对不允许外商直接采购本国咖啡。

咖啡主要生产国哥伦比亚专门成立了国家咖啡生产者协会,咖啡出口归协会管理,其报价基本上高于纽约期货价格40~50美分/磅;在遇到咖啡价格下跌的时候,协会会动用大量资金进行咖啡储备,以保护价收购咖啡豆,确保咖啡种植者不会出现亏损,从而稳定咖啡产业基础。

巴西采取拍卖式的保护机制,由政府指定统一收购,按照纽约期货价格报价,外资企业不得跟农民直接采购咖啡豆。

非洲是竞拍式,必须持有竞拍执照才能参与竞拍,才有收购咖啡资质。

越南则由政府指定几家具备收购资质的咖啡企业,收购本国咖啡,收购价格一般高于伦敦期货交易所70~100美元/吨的报价。

在哥斯达黎加,咖啡是重要的经济来源,全国有1/3的人口投入与咖啡相关的产业。其咖农只管种植咖啡,提供鲜果,销售由哥斯达黎加国家咖啡中心监控,销售所得75.8%归咖农,咖农生活富足。

“低价伤农,农民就会毁弃咖啡树。最终受损的还是农民。”熊相人说,后谷咖啡率先报价,照此计算,后谷咖啡在今年采收季将每吨云南咖啡的采收报价提高了1500元左右,企业将会多支付上亿元资金,将直接惠及云南咖农。

“以企业微薄之力帮助咖农度过‘寒冬’,稳定云南咖啡产业基础,就是想呼吁更多的咖啡企业加入其中,得到更多企业和相关部门的支持,让云南咖啡今起不再贱卖。”他说。

咖啡是否需要收储制度

熊相人指出,云南咖啡价格低,一是地方没有保护价,另一个也与咖啡品质不高有关。“一些咖农自己1000多元买台机器加工咖啡,把一级豆变成了二级豆。”

后谷咖啡此次具有如此底气提出报价,缘于其是国内唯一一家拥有全产业链的咖啡企业,新的2万吨生产线将于今年年底前建成调试生产。届时,后谷咖啡每年将具备3.3万吨咖啡精深加工能力,按照产能计算,后谷咖啡工厂将可以消化掉7万~8万吨云南咖啡。

“截至今年11月15日,在政府的重视和一些金融机构的支持下,后谷咖啡进出口额已经突破3亿美元,这一数据超过去年全年中国咖啡进出口总额的50%。” 熊相人说。

云南省咖啡行业协会认为,“仅依靠一家企业,力量是有限的”。协会建议,为应对咖啡价格涨跌周期,应建立云南咖啡收储制度,采用补贴仓储费及提供贴息贷款等方式,支持咖啡企业在咖啡豆销售价格临近种植成本或者低于种植成本时进行保护价收储。

据悉,云南的咖啡企业目前也意识到这一问题。最近一年,越来越多的云南咖啡企业尝试着走出去,跟上海、重庆、成都合作,建设咖啡交易平台。

“政府支持,咖啡企业团结,云南咖啡才能不再贱卖。”李功勤说。

咖啡咖啡行业

✽本文转载自互联网,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自行核实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