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洲大陆自贸区坑非洲吗?过多规则重叠恐成发展障碍

2019年7月7日,在尼日尔首都尼亚美举行的第十二届非洲联盟特别峰会上,尼日利亚和贝宁签署了《非洲大陆自贸区协定》,非盟55国已有54国签署协定。尽管各成员国接下来还要就协定的具体实施机制进行后续谈判,但是从法律形式上而言非洲大陆自贸区已经正式建成。至此,全球经济板块中诞生了一个覆盖12 亿人口、市场价值达 3.5 万亿美元的世界最大的自贸区。从经济理论上分析这将为非洲大陆创造巨大的发展机遇,然而从政治学、伦理学甚至人类学角度综合评估非洲的发展历程,对于非洲自贸区的前景也难言乐观。

非洲大陆自贸区坑非洲吗?过多规则重叠恐成发展障碍

图:非洲/来源:pexels

一是非洲大陆自贸区的建成极大的推动了非洲经济一体化的进程,从而提升非洲整体在国际经济体系的议价能力。依据《协定》,非洲各国将在 5-10 年间,消除90%商品的关税,其余10%针对敏感商品的关税也将在以后逐渐取消。未来,还将逐步消除非关税壁垒,并就货物贸易协议、服务贸易协议、争端解决协议、合作竞争协议、知识产权协议和投资协议达成一致,促进非洲区内贸易和投资,实现商品、服务、资金在非洲大陆的自由流动,从而建立一个覆盖整个非洲大陆的单一市场。这对于非洲大陆的未来发展具有积极的意义。从区域政治角度讲,经济一体化的实现对于非盟走向更深次的化具有重要意义,历史上“欧洲联盟”(EU)、“东南亚国家联盟” (ASEAN)等区域组织都是在实现经济一体化之后才进一步走向深度融合。从全球经济角度看,在全球竞争中非洲经济体如果单独应战,将缺乏支持经济多元化和工业化的能力,但如果以自贸区形式与外界协商,将在国际谈判中获得更多筹码。正如埃及总统、非洲联盟轮值主席塞西在此次峰会开幕式上所言:“全世界的目光都转向了非洲。AfCFTA将加强非洲在国际舞台上的谈判地位。这将是重要的一步。”

二是非洲大陆自贸区旨在推动非洲区域内贸易的增长,但非洲国家间的产业结构雷同、互补性差,光靠《自贸协议》这类制度性安排恐怕不能实现目标。由于被殖民的历史,非洲国家的贸易主要都是与前宗主国等非洲区域外国家进行的。非洲国家之间经济互补性差、横向联系不强,影响一体化的纵深发展。世界银行指出,撒哈拉以南非洲国家出口的商品以原材料等初级商品为主,进口最多的则是日常消费品。值得一提的是,非洲大陆进出口最多的商品都是石油。如尼日利亚、安哥拉同为产油国,它们都主要对发达国家出口原油、然后再从发达国家进口石油制成品,本国没有加工的能力。非洲国家普遍产业形态较为原始,产品缺乏竞争性,再加上大陆内部物流成本高昂,许多国家不愿进口邻国的产品。即便对美国这样深耕非洲市场多年的发达国家来说,尽管其《非洲增长与机遇法案》推行了近二十年,仍然面临双边贸易结构单一的问题。2018年美国对非洲进口的90%以上来自尼日利亚、安哥拉、南非、乍得、肯尼亚、莱索托等六国,其中对尼日利亚和安哥拉两大产油国的进口依旧保持着强劲的增长势头。

三是非洲国家的治理能力低下、机制建设不完善,《自贸协定》真正执行起来也充满变数。迄今为止,为了促进区域贸易发展,非洲已经建立了许多地区一体化组织,导致非洲已经陷入了制度过剩的困境。当前非洲大陆充斥着东南非共同市场(COMOSA)、中非共同体(ECCAS)等八个被非盟正式承认的区域经济一体化组织,它们都宣布要实现经济和区域一体化,但都没有落实。例如,中非共同体早在1983年就宣布成立,但是关于中非自贸区和关税同盟建设还处在规划中,共同市场和货币联盟更是无从谈起。“萨赫勒国家共同体”更早在1975年就成立了,情况也是如此。而发展较好的“东非共同体”于2000年成立,目前自贸区、关税同盟以及共同市场都已完成,货币联盟还在规划中。成立于1994年的“东南非共同市场”建成了自贸区,其他都在进行和规划中。然而这种机制的严重重叠也制约了非洲国家的经济发展。很多国家都加入两个以上的区域经济共同体,这种制度性成本又加剧各国贸易的成本,成为自贸区建设的障碍。规则的重叠和交缠,剪不断,理还乱形成了典型的“意大利面碗效应”。同时,非洲国家治理能力的低下,对履约的不重视,很大几率会为了保护本国产业而采取隐性的非关税壁垒。此外,非洲国家之间薄弱的基础设施连接、政治动荡和极端主义威胁,官僚主义和腐败也使得非洲自贸区的前途未卜。

尽管如此,我们仍然应该承认非洲大陆自贸区的建成的积极方向。未来,中非发展合作应积极推动“一带一路倡议”对接非盟《2063议程》,帮助非洲国家克服结构性和制度性困境,通过加大力度支持非洲国家发展基于本国资源禀赋的、差异化的加工业、推动非洲国家的治理能力现代化以及整体提升非洲的市场能力等一系列措施,推动非洲大陆的一体化的纵深发展,从而帮助非洲大陆实现群体化崛起。

时政外交非洲大陆非洲联盟

✽本文转载自互联网,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自行核实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