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进入低利率时代:世界金融格局重现“日本式衰退”

“迎接我们金融后危机时代的关键事件是美联储降息,全球经济进入低利率、低通胀和低增长的通道。”清华大学国际国家金融研究室主任朱民在日前举办的“中国国际金融学会年会暨第一财经金融峰会”上表达了这样的观点。在他看来,世界经济进入了“日本式衰退”。所谓日本式衰退,即指日本在上世纪90年代利率水平出现负值,通货膨胀低迷,增长有所波动。这样的时期日本经历了近二十年。

本次年会的主题是“世界经济与中国2020、全球经济金融体系的新变局”,分论坛由《第一财经日报》副总编、第一财经研究院院长杨燕青主持。国际基金组织(IMF)驻华首席代表席睿德、中国社会科学院学部委员张宇燕等人士也与会就会议主题内容发表观点。

在朱民看来,全球经济增长进入低增长阶段,投融资疲软、劳动生产率下降是两个重要原因。根据朱民团队研究预测,2020年全球经济增长仍将继续维持在低位。他举例说:“丹麦最近发了一个十年期商业贷款利率,其中显示,住房贷款中的十年商业贷款呈负利率,这是以前完全不能想象的事情,全球进入在一个低利率水平时代,并且有的地方进一步进入到负利率。整个世界金融格局完全变了。

在变动的金融格局下,风险体系将如何变化?

目前市场预期货币政策到2022年至2023年会继续放松。朱民认为,在这样的货币政策之下,低增长、低利率、低通胀的“三低”情况却仍然会存在。风险将从银行和保险转向企业,转向非金融机构。

在这样的情况下,全球资产负债管理、全球交易等将承受怎样的压力?又将如何据此调整?

对于全球经济形势的预判,张宇燕持有与朱民观点类似。他认为,当前全球经济正处在下行或者长期运行在中低速轨道的局面。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在10月中旬的报告中将今明两年的世界经济增速进行下调,将2020年的世界经济增长率调至3.4%。

负利率是全球经济运行引发的众多问题之一。据公开数据,目前全球负收益率债券总量达到17万亿美元,占到政府债券总量的四分之一左右。张宇燕说,负利率蔓延将导致银行本身的功能逐渐丧失,低利率或负利率导致银行收入减少,贷款和其他经济活动也会相应减少。

与此同时,全球货币体系正在发生变化,“去美元化”出现。数据显示,今年前三季度,黄金价格大幅度上涨,涨幅约17%。

“其中一个原因就是大家开始把自己的储备货币向黄金转移。在整个国际货币体系里面,我们看到有脱离美元主导的货币体系迹象。”张宇燕说。

在全球经济变动之中,中国宏观经济情况如何?席睿德针对中国金融市场提出一些建议。

“中国的金融体系确实发展得很快,我相信今后也会进一步发展,当然中国金融体系会更多调整,尤其是资本市场。”席睿德说。

他认为,在处理影子银行过程中,对中小企业融资造成了一些影响,下一步需改善;中小银行目前面临的较大问题是需要充实资本,也需要一些改革的政策依据。

席睿德建议,伴随金融开放,中国境内的资本项目要注重加快可兑换。

世界经济全球化宏观经济朱民经济负利率

✽本文转载自互联网,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自行核实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