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云来:想靠不断印钱把经济拉出泥潭,这是不可能的

11月12日消息  主题为“预测与战略”的财经年会2020今天在北京召开。金融专业人士朱云来出席并演讲。朱云来称,2008年发生国际金融危机后,各国政府大量发放货币以解决经济问题。“短时间看貌似是解救了经济,但是长时间以后,它就像毒药一样,会恶化整个经济的效率”。

朱云来解释,“因为本来你做得不对,就得停了,现在不停,还让它继续,什么人都救,都发更多的钱,实际上变得效率更低。靠不断地印钱想把你从经济的泥潭里边拉出来,其实这是不可能的”。朱云来强调,现在真正需要做的是认真审查经济,真正客观的衡量它,好的可以继续投资,不好的就需要停。“停的话,可能会带来一些短时间的社会调整问题,过去也曾经用过,通过培训机制、调整机制,国家可以有一个过渡的职业培训的调整,包括失业保险”。

“这个东西是一个死结,如果不调整,不断地往前做,其实那个行业可能已经不行了,已经错了,它必须改,不改它也不会好,投更多的钱它也只会更不好。这是我们转型的一个最大的挑战”,他称,“特别是考虑到行业的结构,房子毕竟盖了这么多,我们未来真正新的产业应该是什么?如果是服务业,而且它面临的服务业是相对经济效率是比较低的,你怎么能够变得比较高效一点,这都是我们的一些挑战”。

以下为演讲实录:

朱云来:大家下午好,有幸与大家一起讨论、分享一下 我 做 的分析。我的题目是《经济新常态,转型新挑战》。增速放缓是一个“经济新常态”的变化。转型也是我们讲了多年的事情,现在这个转型又随着发展被赋予了一些新的含义。我们的经济在过去几十年的发展中,悄然之间有了非常巨大的结构性变化,同时它也决定了我们将来经济发展的挑战核心。

这张图可以看出经济规模系统性的增长以及人口的变化。可能让人有一些错觉,感觉从整体来看前面三十年的数字相 对较 低,这是根据统计局系统性的统计结果,呈现给我们的中国经济的数字历史还是很完整的,这是很珍贵的记录。很多数字是从1952年开始记录的,国家统计局就是1952年成立的,所以自那时开始就有了非常系统的数据,当然数据可能存在一定的局限性,但毕竟是当时客观的真实记录,至于怎么理解、解读,就需要根据数据更多的分析并考虑当时一定的情况。总而言之,这张图反映出我们的经济在快速地增长,我们比较了一下,自1949年建国以来,国际资料从1960年开始记录中国的 经济发展,其实中国的经济增速一直很快,基本高于世界经济的平均增速,特别是改革开放以后,中国经济增长得更快了。图中我们可以看到经济中的几大行业:农业、工业、建筑、服务业。在城市人口方面,大家可以看到红色(人口)和棕色(城镇人口)两条线,1949年中国的城市化率只有10%,1978年的时候只有18%,经过这些年的发展到现在,城市化率达到了将近60%,而且还会继续往下发展。城镇化怎么去定义?过去可能叫一个乡,乡的概念是“50%以上都是农业经 济”。等到有一天,非农经济的占比超过了50%,就可以把这个乡变成镇,所以我们的城镇化因此而产生。

这张图可看到农、工、建、服四大行业结构性的变化。值得注意的是1978-2018年这40年中紫色(服务业)和蓝色(工业)的变化趋势,呈现一个X型,我们的工业占比从44%降到现在的34%,服务业占比从24%涨到现在的52%,提高了近30个百分点,不仅顶掉了同期工业降低的10个百分点补偿了农业降低20个百分点。另外一个趋势是农业占比一直在下降 ,现在农业生产效率越来越高,所以农业的占比反而越来越低。再看前面30年,也有一个类似这样的转变,前面30年绿色(农业)和蓝色(工业)发生了转变。1952年农业占据51%的比重,一半以上是农业,服务业占的比重也比较大,约28%,都是手工业那种类型的服务业,而工业比重相对较小,约18%。但是中国在前30年大力发展教育科技、发展工业,到1978年完成了工业化的转变。1978年以后,改革开放像二级火箭推力一样,推动我们完成了系统性的工业转型。中国的 工业行业门类非常齐全。其他发展中国家通常就只有几个行业,而我们几乎覆盖了所有行业。当然,我们的工业水平随着整体经济的发展和进步还在不断的提升之中,现在有一些行业也比较先进了。同时,我们确实要冷静地认识到,等到有一天我们真正能够自己设计、自己制造了,那我们就真的很厉害了。从上面这张图可以看出一个巨大的经济结构的转变。实际上,这才是未来经济要面临的任务和挑战。其实经济很复杂,但有两个东西是最重要的:一个是材料,一个是能源 。

材料以钢铁为很重要的代表。现在钢铁产量一年能到八九亿

吨,比如十种有色金属的材料不过8千万吨,加上塑料差不多1亿吨。在其他的材料里,钢铁是最有代表性的,量非常大,与它相关的还有混凝土、水泥,2018年水泥产量约20多亿吨。图中我们可以看出一个较为完整的历史,2002年以后整个坡度迅速变陡,钢铁在这些年产量迅速增加。图中蓝色的方柱是它的储量,因为经济发展到这样的规模,将来有一个长远的问题,就像刚才高院长提到我们有一些新的指标要考虑:我们总共还有多少储量,这种发展可不可持续?根据统计局数据,

2002年以前是一个比较高的数字,我们当时做宝钢上市的时候研究过,传统科学所认证的储量,跟市场经济有时不能完全接轨。传统从工程的角度出发,而站在国际经济可行性角度来讲,标准会有些不同,我们可以看到2002年以后就降低了。红色方点为2019年的统计局年鉴公布数据,在这点上统计局年鉴中没有做细节的说明来解释为什么做这个调整。所以还需要有一个科学的论证,我们暂且把它作为参考。有了储量和产量数据就可以推算可采年限了。比如你有100亿吨的储量,如

果一年用掉10亿吨,那就还有10年可以采,有1000亿吨储量那就可以采100年。如果开采量增加1倍(20亿吨一年),可采年限就降低1倍(可以采50年),这是它的可持续性关系。

再往下看人均钢铁产量,每年产铁能到半吨。铁是可以复用的,这么多年累计下来人均已经8.1吨,累计产铁113亿吨。

2002年以后可以看到产量迅速增长,这几年开始见顶。

煤炭储量也与刚才说的类似,由于时间所限,不能再说了,谢谢大家。

经济

✽本文转载自互联网,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自行核实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