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庆后:中国经济发展的关键,第一是要给企业减轻赋税

我想对于企业的发展,最核心的竞争力还是要不断“创新”与保证产品质量的过硬,这样才能形成很好的口碑。

整理|《中国企业家》记者 谢芸子

编辑|徐昙

口述|娃哈哈集团董事长宗庆后

头图摄影|邓攀

我是1945年出生的,同年8月抗战胜利,中国人还是“站起来”把侵略者赶出去了。但我们这一代人,童年还是很艰苦的。

直到1978年12月,三中全会提出要将党的工作重心转移到经济建设上来,搞改革开放。相信我们这一代企业家对1978年的印象非常深,全国老百姓的精神面貌和积极性也由此焕然一新。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70周年,中国从一个典型的农业社会转变为工业社会并正在向后工业社会转型。中国社会也发生了重大变化,在日常生活领域,消费方式发生了根本变迁。消费方式从单一模式向个性化、多样化、定制化转变。

这样的社会形态变化,也给了娃哈哈机会。

兼并杭罐厂,打响企业改革第一炮

1978年冬天,我从绍兴茶场回到杭州,当时农村开始推行土地承包制度改革,后来慢慢地转为工业生产经济责任制,一大批民营企业兴起,包括娃哈哈。

1987年,我在杭州市文教局打工,做校办工厂生意,第一年就实现了22万元的盈利,后来我们开始研究儿童营养液。1998年我们找了浙江医科大学营养学系的朱寿民教授,帮忙研发了一个全天然配方针对小孩子“不愿吃饭、营养不良”的产品。中国当时有3亿儿童,娃哈哈儿童营养液打开市场后供不应求。1990年娃哈哈销售收入突破亿元大关,利润超2000万,快速完成原始积累。1991年,娃哈哈急需扩大生产规模,为满足市场需求,我们就想要造厂房扩大生产,起初市政府一直都没有批,直到后来杭州罐头食品厂资不抵债,分管的市领导希望我们去兼并。

一开始市领导说我们兼并杭罐厂不用多花钱,只需要承担500个工人的劳务,杭罐厂有6万平米的厂房,比我们自己2000平米的厂房要大得多,我当即就答应了。但杭罐厂的工人很不愿意,他们觉得自己原来是一家国有的大厂,被一家小的校办工厂兼并很没有面子,后来我就去和这些工人谈,主要说了三点:

第一是谁大谁小的问题。虽然杭罐厂的人比娃哈哈的多,但杭罐厂没有产品,连工资都发不出来,娃哈哈的生意供不应求,存款几千万;第二是合并后我们会在待遇上一视同仁;第三是原有的杭罐厂干部不动,表现好的提升,表现不好就下岗,他们就一口同意了。

最后我们花了8000万把杭罐厂收购下来,这其中包括2000多个工人以及500多个退休员工的安置。

1991年,刚好是“姓资姓社”讨论最热的时候,所以我们也冒了很大的风险。1992年,邓小平同志南方谈话,真正的城市所有制改革开始,我们算是打响了企业改革的“第一炮”。实际上娃哈哈和很多别的工厂不一样,挂靠的是文教局,文教局也不会真正去管理企业的经营,所以我们既没有尝到计划经济的好处,也没有受到计划经济的干扰,但市场经济发展之后,我们对市场脉搏把握的经验更足。

第一家在互联网做广告的企业

90年代还有一个最大的特点,就是互联网开始崛起,但娃哈哈是制造业,一开始受互联网的影响并不大,而且娃哈哈是第一个在互联网做广告的企业。我还记得当时张朝阳(搜狐网创始人)来找我,他们是第一个在纳斯达克上市的中国互联网企业。

实体经济还是要善于利用数字化技术的,娃哈哈就是实体经济与互联网的一个“两化融合”。其实娃哈哈在1997年就开始做信息化建设了,从下订单、组织生产、发货到后期的质量管理,娃哈哈都有线上的信息化系统。后来我们在生产设备上也不断的自动化,用技术去降低能耗,我一直也认为,通过技术手段去帮助实体经济提高管理水平是很好的。

但现在又出现了很多不成熟的东西,比如区块链技术,但在欧美国家,对于区块链、虚拟货币的发展还是有很多限制,还好我们的政府没有相信这些东西。

我想对于企业的发展,最核心的竞争力还是要不断“创新”与保证产品质量的过硬,这样才能形成很好的口碑。

自学法律,打赢“达娃之争”

如果说还有什么事件让我难以忘怀,就是“达娃之争”了。其实一开始我们和达能的合作很好,但后期,由于达能不了解中国市场,也不放心让我们自己去经营,就设置了很多阻碍,同时他们还收购了乐百氏与上海光明,这都是我们的竞品。

彼时娃哈哈要扩大产量,我们和达能提出要新设工厂,但他们反而要求我们去找代加工厂,由于能够符合娃哈哈产量和质量的代工厂几乎没有,为了保住市场,我们就自己筹建了一批工厂,为合资公司加工产品。所有的一切都是在达能派驻的财务总监眼皮子底下公开的,而且达能指定的会计师事务所每年给达能的审计备忘录里面也明确列出了这些非合资公司,达能也从未提出过异议。

但由于乐百氏业绩不佳,达能为了提高自己的业绩,亚太的管理层就开始动非合资公司的脑筋,要求低价对其进行收购,对此我们当然是拒绝的。随即达能就在全世界对我们提起了仲裁和诉讼,因为没有打过国际官司,一开始我们也是比较紧张的,因此我还努力学习了大量的法律知识。后来理清了最关键的两个问题:第一是谁在搞同业竞争?第二是谁在滥用商标?我认为这两点娃哈哈都没有做错,也因此,瑞典、法国、意大利、美国等地的法官都判我们赢。

经济放权,拉动内需,中国经济前景大好

这两年很多企业的压力都很大,我们国家主要是靠出口拉动经济,现在全世界的经济都不是很好,但娃哈哈这几年其实还好,公司比较稳健地在发展。

我时常想,中国经济发展目前最关键在于什么?我认为主要有两点:

第一是要给企业减轻赋税。现在经常会出现一个现象,一些中小企业虽然经营困难,但他们也不愿意去贷款,因为生意不好做,贷款来也不知道做什么。

现在中国有3亿~4亿的中产阶级,但我们国家每年有1.5亿人次到国外旅游、在境外消费,所以我认为第二是要拉动内需。

拉动内需首先是应该让教育、医疗回归实业,并且更加产业化。药品可以专卖,但很多医药厂的销售费用就占据了50%,这说明药品的价格肯定虚高。现在都说是义务教育,但一些地方读民办小学还要花几十万元,这个书怎么读的起?

还有就是住房问题,现在买房子的人都是刚性需求,所以政府也应该多建一些廉租房、经济房,让年轻人能有个安居乐业的地方。再说农业发展。现在大量的农产品都依靠进口,农民没有活干,也不愿干,因为进口的农产品在国内卖的比自己生产出的还便宜,那么你让农民怎么办?

但我还是认为,中国市场一直都有很好的机会。今年是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70周年,总书记很英明,他说现在是离我们中华民族复兴最近的时刻,我也非常认同,因为西方世界在衰退,这对我们来说机会更大。其实刚开始改革开放的时候就是中央给地方让权,我认为在政治上我们一定要高度集中,但在经济上要放开。

中国目前的GDP是全世界第二,如果政府再稍微放松点管理,经济会发展得更好。加上我们中国人都非常勤劳、聪明。

一生都很有魄力,希望女儿也能继续加油努力

对于保健品业务,娃哈哈还是刚刚起步,我们在扩建厂房、加大对产品的研究,在审批方案出台后,我们就会去抓紧审批,我想这块业务还是大有前途的。但对于现在的娃哈哈而言,重点还是会放在主业。

我现在每天的花销也不多,我也没有购买奢侈品的需求,以前还抽抽烟,现在连烟也戒掉了,我想娃哈哈从创业至今,靠的就是诚信与艰苦奋斗,但我相信在娃哈哈的发展过程中,我始终都是有魄力的,我希望我的女儿也能传承娃哈哈的这些精神。其实我年轻的时候一直忙于工作,女儿初中就去美国读书了,也没有什么时间陪伴她,但我们也没有禁锢她的发展,她一直都是一个很努力的人,我也希望她能继续加油。

我和我女儿的确是两代人,生活观念上有隔阂,我属于“太过土气的”,但按道理来讲,年轻人的文化程度更高、眼界也更开阔,我相信“长江后浪推前浪”,一代胜过一代的。

制作:崔允琰  校对:张格格  审校:杨倩

2019(第十八届)中国企业领袖年会将于12月8日至9日在北京举行,年会以“决胜2020”为主题,将邀请柳传志、董明珠、陈东升、李彦宏、雷军、刘永好、宗庆后、张勇等企业领袖,讲述在决胜全面建设下康社会的关键时刻企业领袖如何行动,决胜2020!年会同时推出“决胜2020·公司力量”主题展,商务合作请联系胡女士:010-59512952。

✽本文转载自互联网,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自行核实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