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东生:中国企业全球化正当时

利用TCL过去十多年全球化经验打下的基础,尽量去抵消中美贸易摩擦对我们美国业务的影响。

整理|《中国企业家》记者 程璐

编辑|李薇

口述|TCL集团董事长李东生

头图摄影|邓攀

我前不久去欧洲参加了德国消费电子展(IFA),并专门去波兰那边看了一下TCL2018年在此建立的TCL人工智能研发中心,以及TCL波兰工厂。

经过过去十多年持续的努力,对TCL来讲,目前已经形成了全球比较完善的产业布局和供应链能力,这也是我们全球化战略最重要的两个支撑点,因此我们得利用过去十多年全球化经验打下的基础,尽量去抵消中美贸易摩擦对TCL美国业务的影响。

以全球化布局应对贸易摩擦

过去十年,整个社会发生了很大的变化,中国的大企业必须在全球产业的角度来谋篇布局,规划自己未来的发展。

中国企业开始国际化的时候,仅仅是开始对外销售产品,这是业务的国际化。2001年,中国加入世界贸易组织(WTO)之后,国门逐步敞开,中国企业的国际化才真正向全球化转型。

所谓全球化,并不是简单地把产品卖到全球市场,而是要在全球的目标市场、国家和地区建立你的产业能力,因为大部分国家对产品输入都有比较高的关税。例如在欧盟地区,彩电的进口关税相对比较低,但这都要14%,从产品成本来看,如果我们交14%的关税,在当地是很难有竞争力的。

2000年后,中国企业开始尝试建立自己在海外市场的品牌业务,也是在那个阶段,我们并购了汤姆逊彩电业务和阿尔卡特手机业务。这两个大型跨国并购让TCL在短期内,从中国企业变成了一家全球化企业。

在2004年TCL对汤姆逊的并购案中,尽管当时付出的代价非常大,困难和挑战非常大,甚至差点没有活过来,但并购建立的能力慢慢积淀,成就了现在全球化的TCL。当时我们获得了这家波兰工厂,由于波兰是欧盟成员国,TCL波兰工厂生产的产品就可以规避当地关税。

其他大部分的发展中国家,彩电进口关税都在20%到25%以上,如果在当地没有工厂的话是很难做的。因此TCL也陆陆续续在主要的业务地区,都建立起了相应的产业链能力,形成了一个相对完善的全球产业布局。

当然,在产业链之外,还要相应地完善供应面,这其中有一部分是在当地培养,另一部分则是把国内供应商带到当地设工厂。

美国原来是全球市场开放度最高的国家之一,像彩电的进口关税只有3.9%,中国又是制造能力最强、竞争力最强的国家,所以过去在美国的产品中,最有竞争力的就是在中国制造、然后交付到美国的产品。

中美贸易摩擦刚开始的时候,虽然没有把彩电纳入关税清单,但我们早就做了这个准备。因为现在中国崛起得很快,西方国家对中国经济的发展比较关注,可能会采取一些只针对中国的措施。

此次中美贸易摩擦之前,我们就估计到这种情况发生的可能性是比较大的,所以TCL在立足国内的同时,也积极拓展海外产能,其中越南工厂和正在建设的印度工厂,规划的产能都是有所富余的,保证除了当地市场供应之外,还能供应到发达国家市场。

中美贸易摩擦后,今年年初,我们把TCL墨西哥工厂的产能扩大了一倍,并在几个月前决定,在墨西哥再新建一个工厂,大概8到9个月以后,TCL墨西哥第二工厂就投产了,因为墨西哥在北美自由贸易区,所以产品进入美国是零关税。因此美国增加对华关税后,墨西哥工厂可以增加对美国市场的供应。另外,墨西哥当地市场及中美洲市场的进口关税高达25%,墨西哥工厂可以有效供应这些市场,所以我们在墨西哥必须要有工厂。最近,我们还决定加大波兰工厂的产能,多出来的产能就从波兰经过欧洲,再运到美国。

此外,我们在越南建立了一个产业基地。越南的成本要比墨西哥低,所以TCL越南工厂除了供应东南亚市场之外,也时刻准备供应其他市场,以规避某些国家对中国产品的壁垒。所以应对贸易摩擦,我们希望能把越南工厂的作用发挥出来。

我们通过越南工厂的放量,以及波兰工厂加大产能,希望能弥补市场缺口。简单来讲,就是利用TCL过去十多年全球化经验打下的基础,尽量去抵消中美贸易摩擦对我们美国业务的影响。

但短期之内,这个影响是没办法消除的,像墨西哥等其他地区的供应成本都比较高,另外,其他地区的供应也没法百分之百满足当地,还有一部分产品要从中国出口,所以短期我们会牺牲一部分利润。

不过,虽然短期内中美贸易摩擦对TCL等企业的利润有影响,但中长期是没有问题的,我们企业是有办法去应对的。我们算了一下,短期利润的降低我们是能够承受的,甚至在目前的情况下,我们依然是盈利的,美国是我们最大的单一国家市场,经营效益也不错,所以我们一定会确保这个市场。

另外,我们2019年在美国的利润可能还会比去年多,为什么?因为今年销量增长、销售额增长更快,因为TCL的产品结构在优化、均价在提高,所以利润率可能会下降,特别是下半年,但是TCL在美国全年盈利总额也许还会有增长。

我对TCL前8个月的美国财务数据非常满意,后4个月肯定利润情况会差一点,但是我相信,今年全年比去年还是会有增长的,等到明年第二季度,新的产能布局完全调到位,这个影响基本上就很小了。

穿越行业低谷期

现在全球整个面板行业无疑处在一个低谷期,对中国企业和全球同行来讲,需要考虑的是如何穿越这个低谷期。

2018年我们就已经估计到行业会进入一个低谷,去年第二季度,TCL就提出了简单两句话:“极致效率成本求生存,变革创新开拓谋发展”。

我们这类产业要在低谷期中生存下来,一定要极致地控制成本,效率达到最高,这样竞争力才是最好的;另外要变革创新,因为即便都是显示产品,高端和低端产品售价差别却很大,边际贡献差别也很大,所以要让自己的中高端产品比例提高,增加边际贡献,那你就能在逆境中做得更好。

2019年上半年,我们看到了行业公布的实际情况,两家韩国企业和两家台湾企业,都是亏损的。三星是因为有8亿多美元苹果补偿的一次性收入,如果不考虑这块,它也是亏损。不过,中国内地的三家企业都是赚钱的。再仔细分析,我们华星光电的利润依然是最高的,而且我们高利润率是建立在折旧率最高的基础上。

靠着我们的管理能力、组织结构的提升带来了效率和效益的提升。今年TCL华星的目标是材料成本降低10%、制造成本降低15%、管理成本降低15%,在去年的基础上实现这个降幅。

首先,要靠自己,提高自身竞争力,是解决所有问题的出路。

其次,TCL还有其他的业务,今年上半年华星的利润下降不到10%,是行业所有厂家中下降最小的,但是整个集团的利润增长了60%多,除了一次性重组收入之外,我们的利润还是增长的,为什么?就是其他业务带来的增长,我用其他的业务来平衡华星在周期波动中的损失。

半导体显示业务虽然在未来几年会经历一个低谷期,但有机会的话,TCL也许还会扩充业务。首先我们不会建新厂,但如果有好的标的,也许我们会并购,因为我对未来有信心。

另外,继续加大投入研发下一代新型显示技术的开发,包括材料的生产,我们都要去做,所以未来TCL会纵深这个产业链。在下一轮竞赛当中,我们一定要成为并跑者,甚至争取成为领跑者。

现在很多人不太相信我们能做到这些,我相信TCL能用一两年的时间,让大家看到我们的实际经营效果,相信公司的价值一定不会是今天这个样子。

tcl全球化关税

✽本文转载自互联网,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自行核实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