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诚对话李志林:简一的中国瓷复兴之路|艾问顶级人物

扫码观看《艾问顶级人物·李志林》纪录片完整版

第一篇章

“作为陶瓷人和一个中国人,其实感到很自豪”

艾诚:您开创了大理石瓷砖这个品类,会不会让瓷砖行业或者大理石行业的同行觉得你动了他们的奶酪?

李志林:我觉得只要有客户价值的事情,你就应该去干。在这个过程中,总会有一些人不理解,或者说你会影响到别人固有的市场,社会进步就是在迭代的过程中进步的。

1984年,李志林考入了离家不远的景德镇陶瓷学院(现:景德镇陶瓷大学)学习,然而4年之后,他却放弃了留在本就是陶瓷名镇的景德镇,去了建筑陶瓷刚起步的佛山。

李志林:那个时候是可以留在景德镇的,因为改革开放,年轻,总想到改革开放的前沿去闯荡,那个时候就直接申请来到佛山。

1988年,初入佛山的李志林,带着一腔热血,进入了当时还是国有体制的佛陶集团。从技术员、车间主任、副厂长,再到后来的富民陶瓷厂、日用陶瓷二厂厂长,环球集团公司副董事长、常务副总,李志林的职业发展可以说是一路绿灯,极速晋升。然而就是在这样的情况下,李志林却又做出了一个让当时周围人都匪夷所思的决定——“下海”。

艾诚:你真是很勇敢,现在我们叫双创是很时髦的,但您创业是九十年代,那个年代叫下海,您当时刚创业的时候,如果是从国企跳出来,相当于副处级,那应该很多人反对吧?

李志林:那当然,其实自己也很纠结的,因为毕竟那个发展的还是比较顺,而且收入待遇也还不错。但是总觉得学了这个专业你总是要去干点什么,那个时候也没想清楚要干什么,总觉得要去干点什么,所以我花了七天时间思考,每天都三点钟才睡觉,后面还是想通了,你总想到外面再出去闯一闯,其实出来以后是有狂风暴雨,也有阳光明媚。

艾诚:而且很神奇的是,在中国的佛山,很多像您这样的有志青年都在这里扎根了,开始创业。而且围绕着家这个主题,我发现我们家里的灯、卫浴、墙纸、地板,包括简一也是成为细分品类大理石瓷砖的龙头。这是为什么?这片土地就那么适合做家装的创业吗?

李志林:是的,它有一个产业集群,佛山本身是一个以制造业立足的城市,它的产业链非常完整。以瓷砖为例,它附近的原材料非常丰富,其中我们一个核心材料就叫高岭土,因为佛山这边珠江平原富含这种高岭土,加上这边地处改革开放的前沿,发展非常快,又近市场,就像我们去走国际市场这边也有丰富的条件,再加上当地政府还是给很多的支持,创业的环境也很好。所以你看,佛山发展得这么快,每一个产业都能够形成一个集群,而且在全世界都有名。

艾诚:所以你是被佛山附近珠江的高岭土,做陶瓷很重要的一个原材料吸引来的?

李志林:对,这个其实是一个很重要的因素,因为瓷砖的原材料如果太远的话就不经济,所以佛山为什么瓷砖能够发展得这么快?其中一个很重要的原因是原材料比较丰富,当然不仅仅是原材料的问题。

正如李志林所说,吸引他来到佛山的原因很多。当时,正值改革开放初期, 佛山作为改革开放的前沿城市,可以说具备了“天时”“地利”的优势,大批创业者蜂拥而至,经历了时间的洗礼,建立了中国制造的名片之一-佛山造。而对于陶瓷行业以及从事陶瓷行业的李志林来说,佛山还有一个绝佳的天然优势,那就是超过500年的陶瓷文化。

李志林:南风古灶是佛山陶瓷的一张名片,它500年薪火没有断过。

艾诚:是吗?

李志林:现在每年它还会烧的,每年点窑的时候,我们行业的一些人士都有一个仪式,共同拿着火把来点起这个薪火。这个窑有500年历史都是烧柴火的。

艾诚:那一块瓷砖的诞生,它要经历很多的流程,比如说要选料、配料,要压制、印花,然后烧成和抛光,在窑里头烧这个过程是它技艺中多重要的一个部分?

李志林:那是非常非常重要的一部分,而且也是最难把控的一部分。

艾诚:为什么呢?

李志林:因为这一个一个瓷器烧得好不好,它除了跟温度,还跟这个窑的气温,还有跟这个里面的气压,它三个方面是综合受作用的。所以烧窑的师傅就变得非常非常重要,像以前没有科技手段,主要是靠师傅来把控。

艾诚:一晃来佛山也很多年了。

李志林:30多年,我是从景德镇来到石湾镇,这两个一个是做瓷的,叫瓷都,一个叫陶都,而且这两个镇都是中国古代四大名镇之一,而且只有这两个镇是跟陶瓷有深厚的关系,所以我说我这一生是跟陶瓷结了缘的。

艾诚:这一生不愧作为一个中国人,一直在做china,把china瓷器做好。

李志林:陶瓷人,中国人。

艾诚:China china。

李志林:所以我们作为一个陶瓷人和一个中国人,其实感到很自豪的,内心有那种自豪感和崇高感。因为陶瓷确实是唯一的一个与国齐名的行业,你在这个行业里面,能为中国陶瓷的传承和发扬做点事情,其实是很骄傲的一件事情,中国瓷砖的代表一定是佛山。我们行业有这么一句话,世界陶瓷看中国,中国陶瓷看佛山。

艾诚:挺好,佛山陶瓷再下一句呢?

李志林:希望佛山陶瓷将来要看简一。

第二篇章

少就是多 用科技手段聚焦大理石瓷砖

李志林:之前我刚创业的时候,那个时候纯粹是靠自己的技术去创新一些新的产品,提高一些附加能力。

艾诚:您就是产品经理。

李志林:对,我们也做过五度空间石,也做过地脉岩,也做过羊皮砖,当时我们一开发一个产品,市场好卖了之后大家都来跟了。到2008年的时候,那个时候刚好应该说是企业活下来了。什么是活下来的标准?就是不担心发工资的问题,那个时候就开始思考下一步发展怎么样。其实那一年是挺郁闷的,找不到方向,当时我就把我们行业成功的企业进行了分析,有六个模式,没有一个模式适合简一,后来我们在内部就开始头脑风暴,问瓷砖到底是什么?

艾诚:瓷砖到底是什么?

李志林:本质上它是一个装饰材料,装饰材料有两个基本功能,一个是使用功能,一个是装饰功能。在装饰功能里面那个范围就宽了,比如说天然大理石,它就是一个高档的装饰材料。大理石和瓷砖是性能很接近,功能很接近,使用常识很接近的,我们为什么不可以用科技的手段去还原天然大理石呢?所以我们马上就立了一个项,从此走上了聚焦大理石瓷砖这条路上,就把其他的一些产品逐步淘汰掉了。

艾诚:我非常尊敬,也很好奇简一的一点是,简一一直在做减法,而不是做多元化的加法。家装市场非常大,装饰材料的品类也很多,往往大家会情不自禁地接受市场的诱惑。

李志林:是的,但是往往你做的多的时候就很难做好,甚至你要做到极致,那就更不能做多。我们也经常会有很多的诱惑,但是我们也警醒自己,一定要知道自己该干什么,更要知道自己不该干什么。我们坚持挖井不挖坑的原理,也就是聚焦1米宽,挖深100米。我们一直也是遵循多就是少,少就是多的经营理念。其实你把一个产品真正做到极致,我们现在还有很长的路要走,你真正要做到可能80分、90分不太难,你要做到100分,甚至超过100分,那个难度大,所以这里面需要专注和坚持。

第三篇章

不只是一块瓷砖?简一大理石瓷砖不简单

李志林常说,“说了不算、做了不算、做好才算”,自从2009年确定了大理石瓷砖的方向后,李志林不但没有停止产品研发,反而加速了创新的步伐,与苹果公司每年一次的产品升级一样,简一大理石瓷砖的产品迭代,也变成了一年一次。

李志林:一般的人看的好像是我开创了一个品类,一个全新的产品。

艾诚:没错。

李志林:这是一个大的突破,一个大的创新。实际上一个大的创新背后是有N个小的创新,其中当然最核心的是技术工艺、产品的创新。比如说我举个例子,一般的瓷砖,你看的都是表面有纹理。

艾诚:对。

李志林:但是你看我这个瓷砖,你看到这个表面的纹理和底面的纹理是连起来的。

艾诚:它不是在表面一层?

李志林:对,它里面也有,其实要达到这个效果,这里面最起码有六个发明专利。

艾诚:哪六个呢?

李志林:比如说我们表面印刷,你用各种方式去印刷就可以了,你甚至可以用数据化来控制。但是这个下面布的纹理是靠机械动作来布的,因为你表面喷不下去,这就是你前面要用机械性的动作把这个纹理布下来,再转化成数据,数据再跟后面的数据来一一对应起来,这里就是一个微刻雕技术,你看不见,但是有这个功能,它又不影响效果,也不影响你的使用的性能,它往往是几种功能要叠接起来,但是不能相互影响。

李志林:你看,这是一个斜坡,给您猜一猜我倒着走上去能够走多高。

艾诚:飞檐走壁,我觉得还是注意安全,因为这个大理石瓷砖给我们的印象,就是说有个刻板印象,它就一定要加一个防滑垫。

李志林:我到这里,看看我能不能走上去。

艾诚:慢点,再走就要跟地球引力做斗争了。

李志林:就要垂直了。

艾诚:就要垂直了。

李志林:你看这个方法,如果是一般的很亮的砖,就总是给人家感觉很滑的样子。

艾诚:它的原理是什么呢?

李志林:原理很简单,就是荷叶是疏水功能的,不亲水的,你一倒水那个荷叶不是散开了吗?另外,我用壁虎原理,它就是有很多微小的吸盘在这里面,所以它就起到防滑的作用,所以我们是在砖面上结构性来处理这个事情。

李志林:我们今年会推出一个产品出来,就是能够跟客户对话的楼梯砖。

艾诚:能够跟人对话?这砖也人工智能化了?

李志林:举个例子,比方说你晚上工作很辛苦,回到家,一回家,你打开门,你这个楼梯自然的柔弱的光自己就亮了。如果你的脚步很沉重,可能它会给你讲两句开心的话,因为这个家是一个很温馨的港湾,你在外面打拼回来了,瓷砖能跟你对话。我再跟你讲一个未来开发的产品,现在当然还没有出来,是防细菌的。

艾诚:确实,因为2020年的疫情,让大家对于防菌,对于杀毒的诉求很强烈。

李志林:是的,你看,我们经常出差,你在卫生间经常会闻到一些不好的气味,实际上是霉菌产生作用,因为有水。我们厨房和卫生间也往往是最容易滋生细菌的,但是铺上我们的瓷砖,它就会把那个细菌给杀死掉,大概能超过九十几的细菌可以杀死掉,让家里更健康。

艾诚:我觉得您口中的简一大理石瓷砖已经远远不止是一块砖,它承载着的好像是你对美好生活的所有想象。

李志林:瓷砖实际上是美好生活不可或缺的一部分。从某个角度来讲,它可以变成家庭的一员了。

第四篇章

李志林:从技术研发者到行业创变者

2016年,中国瓷砖行业出口大幅下滑,1月到10月,全国瓷砖出口量减少7.6%、出口金额减少27.4%,加之产能过剩,可谓“内外交困”。而正是在这一年,在国家供给侧改革的大背景下,李志林再次选择逆流而上,开始了大刀阔斧的自我变革,首创明码实价、肖氏服务法等新的行业服务标准,直击消费者痛点,不惜颠覆行业“潜规则“,来倒逼行业变革。此举一出,行业哗然。

李志林:我们是2016年开始推行明码实价的,为什么当初要去推行明码实价?因为瓷砖是一个消费者不太关注的,低关注度的,低频购买的一个产品,所以价格不透明是我们行业里面的一个普遍现象。所以大家可以看到市场上各种名目繁多的促销去吸引消费者购买,实际有一些促销活动消费者并没有实际的受益。

艾诚:在瓷砖行业,价格不透明可能是经商获利的一种方法。但简一明码实价之后,对行业最大的影响是什么?

李志林:实际上让这个商业变得更加规范。

艾诚:规范。

李志林:对,规范,而且消费者不需要花太多的时间去跟商家博弈价格,商家本身可以花更多的时间去给客户做好服务。

艾诚:您做这件事难道不会引发行业的非议吗?你不是动了别人的奶酪吗?

李志林:那倒不是动了别人奶酪,当初推出来的时候,很多人担心我们会无疾而终,因为这个确实是有难度,毕竟价格是竞争的一个主要手段之一,你一迷茫,实际上你就不能用这个去应对行业的竞争。其实我们当初也做了充分的预测,预计当年的销售会下降30%,我们做了最坏的打算,所以我跟我的销售老总说,你半年不要去看销售报表,我一年不看财务报表,因为你看了以后,你会心慌,你会不坚持的,你会半途而废的。

艾诚:我觉得您也是挺有魄力的。

李志林:但是实际上半年以后,因为本身明明白白消费,消费者还是欢迎的,他不是不欢迎明码实价,他是不太相信你是不是借着明码实价来跟他促进交易,到半年以后其实很多客户就回来了,我们的销售就开始回去了,一年下来就基本上能够持平了。这么多年,现在明码实价已经成为简一的一个核心口碑之一。

2018年,陶瓷行业遇到了近几十年来最大的挑战,137家企业退出历史舞台,行业营收下降28.09%。而此时的李志林却再次选择逆流而上,逆势扩张,建立了新的生产基地。这份自信大概正是来自于他的长远布局,自2016年开始聚焦服务之后,2020年,简一再次升级,正式从产品交付转变为成品交付,力图构建“产品+服务”的完整闭环体系,真正做到把用户放在首位。在李志林看来,未来是服务型制造业的时代,只有把用户价值摆在第一位,才能在存量市场的时代占据一席之地。

艾诚:大家买的不是这块砖,买的是一个美好的家。

李志林:其实瓷砖我们正常理解它是叫装饰材料,其实对我们老百姓的家来说,我们可以理解为房子的肌肤,是我们日常家居生活里面不可或缺的一个部分。虽然可能一生不会装修几次房子,但是你是天天在跟它打交道,你天天在使用它,所以如果是一个很好打理,而且又很舒适美观的家,实际上是老百姓对美好生活的追求。

艾诚:家是最小国。

李志林:国是千万家。

2016年,简一成为首个在意大利举行新品发布会的中国瓷砖品牌,在品牌全球化方面,迈出了它的第一步。而如今简一的大理石瓷砖已经远销欧洲、北美洲、南美洲、澳洲、东南亚等地区,简一大理石瓷砖的专卖店也早已遍布加拿大、德国、意大利、马来西亚等70多个国家和地区。

艾诚:意大利有一个展览,叫博洛尼亚陶瓷展,世界每年最新的产品、设计、装备、材料在那里发布,等于是世界陶瓷的一场大秀。

艾诚:奥斯卡。

李志林:对,奥斯卡,

李志林:我们在那里去向全世界宣告,中国的产品是有很高的技术含量,那个是绝对世界领先。

李志林:我说我今天发布这个产品,你们要三年以后才能开发出来,因为我花了四年时间。

第五篇章:普鲁斯特问卷

艾诚:走进您的人生底色,我们想开始一组普鲁斯特问卷,您最大的恐惧是什么?

李志林:简一被迫关门儿了。

艾诚:如果简一被迫关门,你觉得最大的可能是什么?

李志林:那肯定是我们在战略上出了问题,或者说我个人懈怠了,或者说传承没有传承好。

艾诚:您对自己现在的状态满意吗?

李志林:基本满意,如果打个分,80分吧,因为我觉得自己和企业应该能够成长得更快一点,还可以成长得更快一点。

艾诚:简一能坚持到今天,您觉得你自己身上作为创始人哪一个特点发挥了最大的优势?

李志林:专注和坚持。

艾诚:当然,企业也是在试错的过程中创新,你体悟到的,在创始人身上,你觉得最不可以接受的特点是什么?

李志林:不真诚。

艾诚:如果您带着团队继续走下去,预见未来,你会最珍惜什么?

李志林:真诚的友谊,因为简一这个事业需要一群志同道合的人共同奋斗,我们要珍惜这种真诚战友般的友谊。

艾诚:如果有一天你不得不离开这个世界,你希望怎么被记住?

李志林:我曾经给自己立了一个志,我要以一生所学,毕生精力,为中国陶瓷行业尽绵薄之力。我也曾经给自己写了一个墓志铭,那个墓志铭上就写这句话,当然最后加上,没有食言。

陶瓷

✽本文资讯仅供参考,并不构成投资或采购等决策建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