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北人才流失——大数据揭秘东北“黑土地”为何难留“金种子”?

众所周知,全国房价飞速上涨已经维持了多年,尤其是近两年来小镇房价也开始频频发力,不少四、五线小城的房价已经逼近万元,中国房价走高早已成为了人们的共识。然而前段时间的一张照片却颠覆了这个认知,在这张照片上标明了鹤岗一个小区出现的房价,一套140平方米的住房,只要10万元左右就能买下,甚至还出现了每平方米价格不到三百元的房子。鹤岗,这座位于黑龙江东北边陲的小城也因此成为了新一代”网红城市”。

在许多城市的居民为高房价而发愁的时候,鹤岗出现这种”白菜价”的房价,未免令人觉得不可思议。而在房价背后所折射出的问题则更需要令我们深思。鹤岗是一座典型的资源型城市,作为黑龙江曾经的四大煤都之一,资源枯竭引发了一系列诸如房价下跌等社会问题,其实鹤岗也是整个东北的缩影,目前整个东北地区都在面临着经济转型所带来的阵痛。众所周知,人才是第一资源,东北的振兴离不开人才,尤其是代表了未来发展的年轻”血液”。大学生一站式求职网申平台——梧桐果根据2019届毕业生简历申请量,对东北地区的就业形势进行深入分析,探究东北地区的人才发展现状。

“黑土地”难留”金种子”:东北地区人才吸引力严重不足

注1:人才吸引指数=当地人才净流入量/全国流动人才总量

注2:香港、澳门、台湾、西藏由于样本数量过少,故不在此处展示

上图为梧桐果所统计的2019届毕业生人才吸引指数省份排名,人才吸引指数反映了一个地区对人才的吸引力,指数为正数表示该地人才净流入,指数为负表示该地人才净流失。由表中数据来看,广东以10.78的人才吸引指数位列第一;上海、浙江分别以8.13和7.82的人才吸引指数位列第二、三位。而观察图表我们也能看到东三省的人才吸引指数普遍较低,黑龙江人才吸引之数为-6.19,排在最后一名;辽宁和吉林也分别以-4.17和-2.97分别排在倒数第三、第五位,全部表现为人才流失。

作为中国曾经的工业基地,东北一度是中国经济发达地区,然而随着改革开放的深入,东北地区的经济发展开始迅速落后于东部沿海地区。依靠资源重工业来推动经济发展的模式越来越难以维持,这种局面的直接结果就是对人才尤其是年轻人才的吸引力不断衰弱。虽然东北依旧有着”吉林大学”、”哈尔滨工业大学”等名牌院校,然而不同于其他地区高校毕业生毕业后的”恋校情节”,东北地区的许多毕业生在毕业后却选择了离开,究竟有哪些外部因素导致了这种结果的出现呢?

“狼多肉少”——本地人才供求严重失衡

注:就业难度指数,反映了高校毕业生的供给与企业需求间的关系,就业难度指数为毕业生数量与企业职位发布量的比值。就业难度指数越大,代表毕业生就业压力越大,就业难度指数越小,则表明毕业生就业更为容易。

由上图可见,从全国各区域来看东北地区以1.89的就业难度指数成为全国毕业生最难就业的地区,这意味着东北地区职位数量要远低于毕业生数量,如果毕业生全部留在东北就业,那么几乎近半数毕业生将面临失业的问题。

东北地区作为我国实施计划经济时间最早,退出时间最晚的区域,国有经济规模十分庞大,主导着地区的大部分行业。虽然曾经国有企业发展带给过东北地区巨大的发展动力,不过随着我国经济体制改革步伐加快,这把”双刃剑”也显示出了其弊端,一方面国有企业挤占了民营企业的发展空间,民营企业数量相对较少,实力薄弱,无法容纳较多的毕业生的就业需求;另一方面许多国有企业由于产能过剩或经营不善,发展活力已经明显不足,甚至部分国企出现倒闭关停的状况,因此无法带给毕业生更多更好的就业空间。

薪酬太低,平均薪酬5641元仅高于西北

导致东北地区留不住毕业生除了当地难就业外,薪资待遇低也成为了一个重要原因。上图为梧桐果平台所统计的2019届毕业生岗位平均薪酬区域排名,根据结果来看东北地区的平均岗位薪酬仅高于西北地区排在倒数第二位,毕业生平均岗位薪酬为5641元。

一个地区薪酬水平的高低直接影响到该地区对毕业生吸引力的大小,东北地区经济结构以重工业和国企为主,创新能力较低,且价值链低端,外部资源利用较少,人才外流以及地方政府低水平路径依赖等因素互相强化,使其经济陷入不利循环。在市场经济大环境下,相较于金融、互联网、信息技术等新兴产业,传统重工业的竞争优势明显不足,薪酬待遇等自然也相对较低。

“人才东南飞”——华北、华东虹吸大量人才

上图为梧桐果平台根据2019届毕业生的简历申请量所统计的东北三省毕业生就业意向省份排名。由图可见北京成为东北毕业生最青睐的就业地区;江苏、浙江、山东等省市属于第二梯队,也吸引了一大批东北地区毕业生前来就业;四川、河北、河南属于第三梯队,也受到了一小部分毕业生的青睐。

北京对东北三省的毕业生有着最大的吸引力,一方面得益于北京的区域位置,以北京为中心的京津冀城市群是距离东北地区最近的一个世界级城市群,由于其核心经济辐射作用,表现出对周边地区包括东北地区的人才虹吸现象;另一方面北京作为中国的政治中心、文化中心、国际交流中心和科技创新中心,其中心集聚效应吸引了许多大型国有企业,民营企业及外资企业在北京扎根,为刚毕业的大学生发展提供了”肥沃的土壤”。

此外江苏、浙江、山东等地也吸引了不少东北地区的毕业生,这些地区经济和科技发展水平较高,交通运输和通讯设施基础好,商品经济发达,民营企业规模大、数量多。尤其是随着新产业、新业态、新商业模式的出现和快速发展,为毕业生提供了更为灵活的就业空间,因此也受到了相当一部分东北毕业生的青睐。

形势严峻——未来东北或将面临无人可用

除了年轻人才的外流之外,东北地区的人口自然增长缓慢和老龄化趋势同样不容乐观。在人口自然增长方面,2017年全国自然增长率为5.32‰,然而辽宁和黑龙江却出现负增长,分别为-0.44‰、-0.41‰。吉林情况略好,自然增长率不足1‰,仅0.26‰;在人口老龄化方面,目前国际通常认为一个国家或地区65岁以上老年人口占人口总数的7%,即意味着这个国家或地区的人口处于老龄化社会,而由上图可见东北三省辽宁、吉林、黑龙江的这一数值分别为14.35%、12.38%与12%,远远超过了国际标准。

经济发展所引发的”马太效应”使东北地区面临着内忧外患:一方面外部省市虹吸了大量的东北人才,尤其是年轻的高素质人才;另一方面本地的人口增长愈发缓慢并且老龄化趋势不断加重,长此以往的发展下去东北地区就会陷入到一种经济发展的”恶性循环”中。

目前国家也十分重视这个问题,对东北地区全面落实就业优先政策,大力开展多种形式的”双创”,把就业平台打造得更宽更扎实,努力提升东北地区的人才吸引力,让我们期待在不久的将来东北地区重现昔日荣光。

社会万象经济鹤岗

✽本文转载自互联网,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自行核实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