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里巴巴回归港股,助市场稳定信心

阿里巴巴于11月26日正式在港交所发行股票,股价为176港元,募股数为5亿股。在南海岸整个城市沦陷于暴力、国际资本对港股信心随时可能崩溃之时,阿里巴巴选择逆流而上、重返港交所上市,携手腾讯等企业共同稳定港股市场情绪。

截至2019年11月25日,阿里在纽交所的股价为182.48美元/每股,市值为4751亿美元。阿里最新季度营收增长40%,Non-GAAP净利润增长40%。剔除掉一次性收入后,阿里过去十二个月Non-GAAP每股净利润为6.71美元,对应的PE(TTM)=27x,下图是阿里和其它科技巨头的估值对比。

阿里不管是营收还有利润增长都比其他科技巨头快,但在PE的估值下却跟其他公司差不多,甚至比一些公司还要低一些。由此看来,市场目前给阿里的估值并不算太高。

阿里在美国发行的是ADR(美国存托凭证),在港交所发行的是普通股,一个ADR等于八个普通股。阿里计划在港交所发行5亿股普通股,外加7500万股超额认股权,拟募资约130亿美元。即使全部在市场流通,也只占阿里目前流通股的2.76%,这个比例是对股份稀释的影响不大。

对比腾讯,腾讯在港交所的是腾讯控股(HK:0070),同时也有在美国发行ADR,代码为(OTCMKTS:TCEHY),不一样的是腾讯的ADR不在纽交所上市,而在OTC场外市场交易,腾讯每个交易日在二个市场的价格波动按汇率算也基本一样。

由此看来,阿里在港交所上市,由于ADR和港股可以互换,两地的市值应该会趋向于一致。由于腾讯大部分股票在港交所交易,所以在港交所的估值占主导地位。而阿里巴巴大部分股份在美国交易,纽交所上的股价可能更有指导意义。

阿里在纽交所上市已有5年,所有财务信息都是公开透明的,当前估值是市场认可的。理论上阿里回归后暴涨或者暴跌的可能性都不大,但阿里巴巴回归能起到稳定港股市场情绪的作用,是对做空恒指势力的一个强有力的回应。

阿里巴巴当前赴港上市“醉翁之意不在酒”,是临危受命的“救火队员”。因为乱G势力在街头上演连天烽火,已经烧到了港股身上。而港股一直是国际金融大鳄眼中的“一块肥肉”,广为人知的1998年金融保卫战,和最近甚嚣尘上的“索罗斯做空”,主战场都是港股。

为何港股会成为国际炒家的必争之地?原因就在于其金融制度的特殊。在别的地区国际资本都是做空货币,但X港的货币政策是“联系货币政策”,港币并不容易被做空,国际做空资本只能选择别的目标——港股。而对港股下手的另一重要原因是:港交所实在太肥!港交所上市企业1800多家,总市值超过三万亿美元,高居全球交易所第六。

对国际做空来说,排名靠前的要么是自己人,要么“砸不动”,综合比较之下,只有针对港交所的胜算最大。当世界“从增量走向存量之争”时,国际资本们财富增长放缓,只有向高度成熟的市场下手,才有机会继续攫取巨额财富。港股,就是国际炒家收割我们的突破口!

21年前,X港在中央的帮助下守住了属于自己的财富。2019年国际空头的阴云又一次集结在香港上空。先是9月16日《大公报》刊文:索罗斯企图做空港股谋取暴利,成为乱G分子背后金主。11月13日《证券日报》报道:恒生指数的看空比例自11月11日起暴增至22%,连日增幅高达180%。紧接着,传言JP摩根在港股疯狂砸盘,想要将恒生指数拉到25000点以下。

在南海岸局势动荡不安的今天,做空港股似乎又一次成为了嗜血的国际资本收割X港的凛凛利刃。和上一次的金融手段相比,这一次国际炒家们采取的策略更加粗暴直接,也更加下流卑劣。他们想不断升级暴恐局面,动摇股民信心抛售股票,他们再持续砸盘,最后从看空期货合约中获利。以股养暴,以暴养股,双向输血,这就是做空集团的战术。

2019年前10个月份中,港币兑美元汇率持续逼近7.85这一临界点,联系汇率制度是保障港元与美元的汇率稳定在7.75—7.85之间。汇率持续逼近7.85,意味着港币的流通量较大且有贬值压力,需要释放外汇储备以吸入港元。但反常的是,在过去的一年中X港的外汇储备不降反升,背后有一个“无形之手”在不断向其输血。

现在X港的短期利率(隔夜拆借利率和周拆借利率)大幅增长,逼近甚至高于年利率。这意味着你向银行借一笔钱,明天还钱要付的利息比一年后还钱还要高。提高短期拆借利率,背后原因就是为了防止炒家短期拆借港元。

X港的经济在这场持续多月的骚乱中蒙受了巨大的损失。6-9月同期赴港游客减少超378万人次;6-9月零售业销售额同比下跌近15%;9月进出口贸易总额为7270亿港元,同比下跌9.5%。第二季度GDP环比下跌0.4%,第三季度GDP环比跌幅达3.2%,全年GDP增长预估为负。暴力笼罩下的X港,各个产业如同“多米诺骨牌”一样接连应声而倒。

更大的“隐忧”在于对其金融环境的冲击,资本是最厌恶风险的,一个危险动荡的市场环境,一定会动摇资本的信心甚至大量出逃。首当其冲受到最大打击的,本应是港股。但是港股的表现,却颇为耐人寻味。

六月初,X港开始出现激进游行,并且态势持续升级,港股本应在此时受到冲击,继续“狂泻”。但6月6日这一天,却“出乎意料”的止住了颓势,开始被拉起。紧接着,X港的局势开始持续恶化,可恒指却在4轮的震荡中保持着相对的稳定,背后一直有一股强大的力量维护市场稳定。

本次阿里回归,也是协助中央与国际空头资本正面交锋。从中央到企业,为了维护香港独特的金融地位,再一次执行了当年朱镕基总理的发言:“不惜一切代价维护X港的繁荣稳定”。

全球吸引外资较多的国家和地区有这几个:第一名是美国,2018年达到2260亿美元,第二是中国大陆,1420亿美元,第三名是英国,第四是中国X港,去年是1120亿美元。

中国大陆和中国X港总计达到2540亿美元,超过美国。所以,如果能搞乱中国X港,就能让中国对外资吸引力下降,这些国际资本大部分就会流往美国,给已经面临系统性风险的美国经济续命,这才是国际资本乱港的真正目的。

阿里巴巴选择在11月恒生指数结算的前夕及时回归,等于向国际空头大鳄脸上狠狠还击了一拳,但多空双方的最终决战尚未到来,我们应该相信中央决策者的智慧,全国齐心共渡本次难关。

截至目前,wind显示市场上与港股相关的公募基金产品有200多只,其中规模较大的被动指数型基金的有20多只。相关基金的成立日、规模和历史业绩表现等数据如下表所示,投资者可以根据自身需要选择配置。

港股腾讯腾讯阿里阿里巴巴阿里市值阿里股价阿里金融

✽本文转载自互联网,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自行核实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