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透紫光年报公告:冲出迷雾 一马平川

5月11日上午,紫光集团2019年报出炉,同时还发布了紫光集团董监高人员变动情况公告,和紫光展锐增资及出让老股的情况公告。关注紫光集团的吃瓜群众一定会发现:紫光最近可是连出大招!小编作为资深紫粉利用长期跟踪紫光的经验和积累的资源,结合此前紫光股份发布的股权转让以及120亿增发等一系列让人眼花缭乱的组合拳,第一时间来为各位解读此次年报和相关公告的核心信息,以及组合拳后面的劲道。

先看今天发布的年报和公告:

2019年报:紫光集团财务数字拨云见日

1、利润情况。2019年实现归母净利润的14.3亿,有很大改善,合并净利润从2018年的2.6亿增加到2019年的8.2亿,也有很大改善,但合并净利润低于归母净利润,说明长江存储亏损在加大,换句话说就是长江存储的投资在加大。

2、 收入情况。2019年,紫光集团实现主营业务收入766.56 亿元,同比增加 16.87%。其中IT及相关设备及服务板块实现营收537.02亿元,电子元器件及设备制造业务板块实现营收163.00亿元,占主营业务收入的比重分别为70.06%和21.26%。这说明集团的战略重点——芯云业务在稳步增长。

3、资产情况。资产负债率,2019年是73.46%,2018年是73.42%,微弱增加0.04%;集团总资产从2018年的2773亿增加到2019年的2977亿;集团净资产从2018年的737亿增加到2019年的790亿;总负债从2018年的2036亿增加到2019年2187亿。集团净资产、总负债、总资产同步增加,而紫光集团母公司的负债在下降, 也说明长江存储的投资在加大。

小编掌握的情况是,长江存储的投资基本上在2020年会全部完成,长江存储进入达产期。根据 TrendForce的数据,预计到2021年,长江存储将占据全球闪存市场8%的份额。据此前国泰君安产业研究院的研究显示,在2021年,三维闪存的市场总量将达到642.4亿美元,也就是说,长江存储将有可能在2021年收入超过51亿美元!套用一句广告词:不管是一大步还是一小步都是带动世界的脚步。

年报中另一个有意思的数据是,紫光集团归母净资产从124亿减少到74亿,经仔细研读年报,发现是紫光集团偿还了50亿的永续债及利息所致。

小编预计紫光集团2020年的资产负债率将从2019年的73%下降到60%左右,甚至更低,理由如下:展锐增资50亿,增加50亿的净资产,紫光集团出售紫光展锐73亿老股,除去税负,增加60亿的净资产;紫光集团在2020年上半年减持紫光股份股票,二级市场直接和公开征集转让17%,合计减持23%左右,增加净资产将达140亿左右,紫光股份120亿增发年内完成,增加净资产120亿;紫光展锐和紫光股份的操作,合计增加紫光集团净资产300亿,可以降低资产负债率10%左右,加上紫光集团在2020年不断偿还债务,估计紫光集团的资产负债率在2020年有望降到60%以下。据知情人透露,紫光集团的目标是在2021年将资产负债率降到50%以内。

小编仔细研读紫光集团年报,发现紫光集团母公司实际的净资产远远高于74亿,应该在200亿左右,主要原因是紫光集团母公司的股票、股权。由于紫光集团是控股股东,其持有的股票、股权均按原始出资记账,但其市场价格已经大幅上升,从这个情况看,紫光集团的投资还是很成功的。

看透紫光年报公告:冲出迷雾 一马平川

董监高变动公告:组成更加合理,清华色彩浓厚

新的紫光集团董事会继续由7人组成,平均年龄下降约4岁,其中6人都是清华毕业,上届董事会中有4人是清华毕业。特别是刁石京加入董事会,意义重大。刁石京清华毕业,曾任工信部电子信息司司长,是中国集成电路产业的具体政策制定者和操盘手,这将有助于紫光集团在集成电路产业的聚焦和资源整合。

紫光集团新的管理构架进一步强化了赵伟国对紫光集团的主导。新的管理构架下,赵伟国身兼董事长、法人代表、工商注册的经理,从法律意义上完全掌控公司,更加核心。据知情人透露,新的管理构架下,赵伟国任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重点是公司全面工作和芯片产业;刁石京作为董事、联席总裁,协助赵伟国全面管理芯片业务;张亚东继续任总裁,分管财务等后台工作;于英涛作为联席总裁、紫光云与智能事业群总裁、紫光股份董事长、新华三首席执行官,全面分管云网业务。可以看出,紫光集团“从芯到云”的管理构架和后台支撑构架更加清晰。

紫光展锐增资及出让老股公告:加速登陆科创板

紫光展锐是紫光集团进军芯片产业的开山之作,是紫光收购了展讯和锐迪科后整合而成。6年时间,估值已经从160亿人民币增长到550亿人民币。这次国家大基金和上海国资追加投资45亿,表明紫光展锐将加速登陆科创板的工作。

紫光展锐是中国唯一能和华为海思匹敌的芯片设计公司。在美国日趋打压华为的情况下,紫光展锐显得尤为重要。紫光展锐的股东堪称豪华,其中意味深长的是,全球芯片霸主美国Intel公司是紫光展锐的第三大股东,持股比例仅次于紫光和国家大基金,有中美联合为紫光展锐护航的意思。

接下来,再解析紫光近期组合拳:

紫光股份市值向3000亿迈进

紫光股份,在2月25日市值突破1000亿后,4月初宣布转让17%的股权引入战略资源,稍后又宣布定向增发120亿,加码5G和云计算。让小编来说,以紫光股份现有540.99亿的年收入为基础,增发120亿,补足弹药粮草后,瞄准新基建的风口,收入在3年之内达到1000亿,市值超过3000亿,易如反掌。

紫光国微市值向千亿迈进

从紫光国微的近期公告看,紫光国微与紫光集团旗下的全球芯片连接器巨头紫光联盛(即法国LINXENS公司)的重组即将进入收官阶段,小编预计在6月完成,一旦完成。法国LINXENS注入紫光国微后,紫光国微的收入和利润会有大幅提升,紫光国微的市值会突破1000亿。

主业更加聚焦“从芯到云”

上市公司紫光学大5月7日晚间公告,天津安特公司一致行动人通过二级市场增持,持股比例达到23.94%,超过紫光系持股比例,通过举牌成为紫光学大的新任大股东。

这是一件很有意思的事情,敢和清华系争夺紫光大学大股东的天津安特是何许人也?近几个月以来,天津安特一直在增持紫光学大的股权,而紫光系未增持紫光学大股份,说明天津安特增持紫光学大的股份,得到了紫光系的默认。

小编仔细看了紫光学大的公告,发现天津安特的实际控制人是金鑫。金鑫是当年在美国上市的学大教育的创始人。2015年,上市公司紫光学大以私有化的方式收购了学大教育,学大教育成为紫光学大的全资子公司。在收购完成后,金鑫曾短期出任紫光学大的董事、总裁,后辞去紫光学大的董事、总裁,但一直担任紫光学大全资子公司学大教育的董事长兼总经理。

这说明什么?说明紫光集团将从紫光学大做战略性撤退。联想到最近业界流传紫光集团将把旗下的新疆燃气出售给中石油来看,紫光集团从紫光学大撤退意味着将更加聚焦“从芯到云”的主业,通过出售非核心资产,回笼现金,降低资产负债率。

小编长期跟踪高校产业,尤其是清华紫光和北大方正两家最大校企,2019年下半年,清华紫光一直受到方正债务问题的困扰,特别是今年2月方正集团的司法重整,给紫光带来了巨大的压力。

从紫光集团今天的年报、公告和近期的一系列大动作看,紫光集团已经冲出了方正事件的迷雾, 势若骏马奔平川。

净资产紫光

✽本文资讯仅供参考,并不构成投资或采购等决策建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