沃森股权转让风波背后:快钱逐利拦路公司长期战略决策?

12月7日,沃森生物火线公告,称暂不将《关于签署上海泽润生物科技有限公司股权转让及增资协议的议案》提交公司2020年第六次临时股东大会审议。同时表示,公司的既定战略不变。

12月8日,公司在回复交易所的问询函时,再度表明公司战略选择并非随意而为。

沃森解释,转让上海泽润股权是公司长期战略发展需要,部分投资者质疑,其管理层贱卖即将产蛋的金鸡目的不纯;一边是资本急需的题材故事,一边是公司经营按部就班的家事。

当资本逐利的炒作逻辑与产业经济的战略逻辑出现冲突时,究竟该由谁主导公司的未来?

风波骤起:一条价值140亿元的公告

12月4日晚间,沃森生物告称公司以11.4亿元转让上海泽润32.6%的股权(估值35亿元),同时放弃增资的优先认缴权,上海泽润将不再是其控股子公司。

消息既出,市场哗然。贱卖优质资产的质疑充斥在沃森生物的股吧里,上海泽润被市场认为是一只即将下蛋的金鸡,而就在市场对其研发的HPV上市充满期待之际,沃森竟然要将其贱卖。

“你们对二级市场股东有没有基本尊重?”“你们这些人不相信因果报应吗?” 12月5日沃森生物股权转让投资人电话会上,机构投资者的愤怒似乎预示了沃森生物的二级市场短期走势不容乐观。

果然,12月7日集合竞价阶段,沃森生物几乎被蜂拥而至的抛盘封死跌停,而在连续竞价阶段,逢低介入的买盘始终无法抗拒强大的抛压,沃森生物这一天以大跌20%收盘,市值蒸发140亿。

这可能是2020年A股市场上最贵的一条公告了。

减法难做:本无可争议的估值

抛开二级市场投资者与公司管理层之间情绪化的对抗,市场对公司质疑的核心直指上海泽润的估值公允性。

上海泽润,究竟价值几何?其实不久前的一宗股权交易,已经回答了这个问题。2020年11月,上海泽润股权发生转让行为,彼时,也就是一个月前的估值正是35亿元人民币。这样的估值水平比2019年底的估值16.1亿元已经增长了1倍有余。

短短一个月后,在上海泽润基本面没有发生重大变化的前提下,同样35亿元的估值为何引发部分机构投资者如此大的不满,令人颇感困惑。怪不得有媒体回怼机构的质疑,“花100亿买泽润,你干吗?”

即便只是直观地看待,围绕同一家公司,相隔不到一个月的两次股权转让行为,上海泽润的贱卖之说就难以立足。

上海泽润,手里的王牌是HPV疫苗。这是该公司持续研发了十余年的产品,十余年来,上海泽润从HPV疫苗研发的第一阵营,逐渐下滑到第二方阵,超越它的正是机构口中津津乐道的万泰生物。

深谙医药投资的德传医疗基金董事长姜广策分析指出,万泰生物的2价HPV是国内第一个上市并且已经产生销售收入的疫苗产品,万泰的业务更丰满,除了HPV之外,它还有其它技术平台。而且万泰已经是二级市场公司,享受的是二级市场的规则,所以与泽润是无法划等号比较的。泽润生物2价HPV疫苗现在还在药品注册审评审批中,9价临床三期还未启动,这样的情况,实际离盈利还有一段时间。

姜广策就此断言,泽润生物的估值可以参考同类型公司的估值水平,新三板有一个康乐卫士公司,也是做HPV疫苗的公司,它现在的市值就是30亿元左右。

财经评论员水皮12月7日晚在中央电视台财经频道《经济信息联播》节目中谈到:“投资者用二级市场的估值来要求沃森公司来完成一级项目,这个显然是不太合理的”。

但他也提出,外部投资者对公司内在实际的判断,一直是非常大的难题,受市场波动情绪比较大,受宏观的背景变化波动比较大。尤其是很多人并不清楚也不理解,疫苗从试验、投产到最后产生效益,这个投入,不管是时间也好,精力也好,中间会充满不确定性,但是投资者不会过多的重视这个不确定性,他们更多的是看到确定性,至于沃森最后能不能满足,能不能如期达到,并非投资者能够理解或者说是过度关注的方面。

水皮对投资者的提醒非常关键,他说:“从投资者的角度讲,也要有长期的思想准备,特别是前期追高的投资者,因为最后股价的支撑最终都会落实到利润,而不仅仅是预期和估值,最关键支撑股价的基石是公司的投入产出能力,是它的盈利能力,这才是投资者真正靠得住的判断依据。

相爱与相杀:空头发威或为低位吸筹?

应该说机构对沃森生物此番资产出售的理解,对了一半。

即,处于对市场变化的考量,沃森生物目前的战略重点,确实已经不在HPV疫苗。

当下,沃森面临着13价肺炎结合疫苗、新冠疫苗、HPV疫苗三线作战的现实。

能同时展开这三大疫苗的研发,这本身就是一个奇迹,要知道, 13价肺炎结合疫苗,被业内称为疫苗之王,对疫苗的制备工艺、生产设备,研发力量都有着超高标准的要求,当13价肺炎结合疫苗横空出世的时候,沃森生物已经悄然晋级为一家世界级的疫苗企业。

沃森事成之前,该疫苗为医药巨头辉瑞所垄断,沃森在打破辉瑞垄断之时,也收获了一头现金奶牛。

简单梳理沃森三大产品线,竞争形势各不相同。

与辉瑞唯二竞争的13价肺炎结合疫苗,沃森某种程度上把握着定价权;国内研发机构普遍看好沃森生物明年的13价肺炎结合疫苗销售会实现大幅增长。但由于辉瑞此前拥有的是独家地位,向其发起挑战,势必需要更多市场投入。

与全球同时起步的新冠疫苗研发,由于抗疫的需要,享有绿色通道,公司与合作方共同合作开发的新型冠状病毒mRNA疫苗于2020年6月份已经收到国家药品监督管理局批准的《药物临床试验批件》,目前正在开展Ⅰ期临床试验。在研产品以及获批产品都需要持续的资金投入。但鉴于新冠病毒的发展情势,市场有爆发性需求。

HPV疫苗,坦率说已经失去了曾经的先发优势,面临着激烈的市场竞争,且如果研发投入不持续、对科研人员的激励不到位(这恰恰是沃森生物公告中透露的痛点),投资者的市场预期很可能落空,保证上海泽润的疫苗研发不掉队,甚至局部实现弯道超车,这也恰恰是沃森为其引进战略合作伙伴的初衷。

对于以上三条产品线,保一、争二、开放合作三。无疑是确保沃森生物核心能力释放的最优选择。

不妨假设,如果沃森生物一味迎合市场的短期炒作,大肆包装HPV上市预期,也许股价在短期内可以有脉冲式的表现,但却要承受13价肺炎结合疫苗市场被辉瑞闷杀以及错失新冠疫苗市场的风险,错失成长为一家世界级疫苗企业的机遇,这对信任沃森生物的长期投资者同样不公平。如果任凭短期资本意志如果绑架公司长期战略,A股的上市公司,又谈何长期投资价值?

令人略感宽慰的是,无论在沃森生物12月7日发出的紧急公告中,还是随后在对交易所问询函的回复里,其都表明了会继续坚持公司的既定战略。二级市场的表现的过度情绪化也逐渐收敛。

12月8日,沃森生物继前一日放出近百亿元成交之后,再度成交近45亿元,股价表现趋于平稳。短线资金集中离场造成的市场震荡趋于平息。

复牌沃森股份二级市场过去几年的表现,不难发现,其上升趋势穿越A股熊市已经延续了两三年,长期资金进驻其中的迹象明显。

2020年下半年,随着公司13价肺炎结合疫苗的问市和新冠疫苗研发项目的进展,沃森生物得到了场内游资的接力追捧,市值一举突破千亿,随后,沃森生物的股价进入到阶段调整,相对95.88元的历史高位前期已至腰斩,近两日,在市场情绪的作用下,股价再度急跌,成交放出天量。

这不禁令人怀疑,是否有机构利用敏感事件借题发挥,以期在低位骗取中小投资者的带血筹码?而面对远低于行权价格的二级市场表现,沃森生物的主要股东和高管,近期会否有增持操作?

估值终会回归价值,市场终会给出答案。

沃森生物股权股权转让

✽本文资讯仅供参考,并不构成投资或采购等决策建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