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略入股微短剧“等闲”,掌阅科技的初心和“IP”塑造的未来|独家专访

来源:娱乐独角兽

在线阅读市场又迎来一次战略布局。

上个月底,掌阅科技「603533」(掌阅)2021年的首个跨界战略投资对象落定——微短剧制作领域的代表公司之一,西安等闲内容引擎网络科技有限公司(等闲),等闲方面表示该笔投资将用于“公司对优质作品的持续投入和对拍摄场景等基础设施的建设”。对此,掌阅科技副总裁王良接受了娱乐独角兽的独家专访。

战略入股微短剧“等闲”,掌阅科技的初心和“IP”塑造的未来|独家专访

掌阅科技副总裁 王良

王良表示,选择等闲,是看中等闲有很好的制作能力以及基于制作的整套管理循环机制。而等闲所缺少的优质IP内容储备,正是掌阅所具备的。“我们有内容优势,它有项目制作、策划能力,双方结合形成互补。”

王良认为,看中等闲是押注了“微短剧”这个赛道:“长视频(影视剧)、动画和游戏,因为大投入、长周期的属性,对IP的筛选要求更为严苛、谨慎,从而导致可选择的空间变窄,大量的优质IP作品无法进行改编。但如果是微短剧的话,其实可以解决掉这些痛点。”王良对娱乐独角兽表示。

另一方面,这是自字节跳动「bytedance」全资子公司量子跃动成为掌阅第三大股东以来,掌阅战略投资的第二次出手,也是首次“跨界”出手——

在线阅读行业这几年正在迎来一场产业链的变化,代表是以掌阅和阅文为首的巨头逐渐深入内容上游:阅文集团(IP方)+新丽传媒(制作方)+腾讯视频(播放平台),已用《庆余年》证明了这种“前向一体化”在影视剧领域的可操作性。

战略入股微短剧“等闲”,掌阅科技的初心和“IP”塑造的未来|独家专访

而此次掌阅入股等闲,则是为在线阅读入局短视频领域打开了一个明窗。未来如快手、抖音这样的短视频平台对于IP源头内容的需求会越来越大,而掌阅进军短视频领域的思考是什么?我们通过深入采访,试图还原背后的深层逻辑。

Part1“从封闭到开放”,掌阅复制影视产业链的逻辑?

在手握“爆款”IP的内容源头后,在线阅读迎来了“黄金十年”。从中催生了掌阅这样的上市公司巨头,最重要的是诞生了一条以核心IP为源头的影漫游产业链,原创内容当然成为产业链的核心。

由王良担任“掌舵人”的掌阅文学是掌阅科技于2015年成立的网络原创文学平台,作为掌阅自有内容的孵化中心,目前拥有海量的签约网文作品和签约作者。其中包括月关(代表作:《锦衣夜行》、《回到明朝当王爷》、《夜天子》、《大宋北斗司》)、常舒欣(代表作:《余罪》)、唐欣恬(代表作:《裸婚时代》)、纯情犀利哥(代表作:《独步逍遥》)、任怨(代表作:《元龙》)等大批已有成功IP改编作品的知名作家。

战略入股微短剧“等闲”,掌阅科技的初心和“IP”塑造的未来|独家专访

据《2019-2020网络文学IP影视剧改编潜力评估报告》(以下简称《报告》)调查表示,2018年、2019年内309部热播影视剧中,来自网络文学改编的作品达到65个,占比约21%;热度最高的100部影视剧中,网络文学改编作品达到42个,占比高达42%。但是,影视剧的大投入高回报,也相应的带来高风险,“内生闭环”在风险传导上亦无“防火墙”可言。

战略入股微短剧“等闲”,掌阅科技的初心和“IP”塑造的未来|独家专访

而微短剧目前所呈现的优势,或可能降低传统影视剧IP改编的风险系数。“试想一下,用更低的成本去快速试水,让行业看到有数据说话的IP微短剧,从而易于衡量IP价值,继而裂变出更多样更适宜的改编形式,为IP成体系化的开发带来更多的可能性。”王良很看好“微短剧”的未来。

王良向娱乐独角兽表示,掌阅入局微短剧,“首先是基于文学IP作品开发,第二是要去开发符合现在主流的短视频平台的一些作品,第三是希望拉高微短剧的制作门槛,或者说是制作精良度,将其打造成能持续开发的精品。“王良称,与等闲的合作项目双方正在筛选中,至少有几十部以上,同时表示,不排除掌阅在微短剧制作领域持续投资的意向。

而与此前阅文投资新丽不同,掌阅投资上下游产业链最大的心态就是“开放性”:首先作为生产平台,掌阅的心态是开放的。不急于打造自身闭环,更注重作品品质;其次在合作上也并没有拘泥于IP本身,各自发挥擅长和优势。

据介绍,目前等闲在IP短剧制作上有两种尝试,一是由版权方提供已有IP小说作品,等闲进行改编、拍摄、制作、发布;另一类是由公司合作编剧和内容团队共同打造原创IP开发和制作,并进行全渠道推广,积累粉丝并进行商业变现。据王良介绍,掌阅与等闲的合作将不拘泥于固定的形式,未来还会以开放的心态,与行业内外的合作伙伴探讨更多的合作可能。

Part 2 注重IP源头内容储备,“动漫” 成最快增长点?

若将版权内容看作活水之源,源头无虞,IP开发自是水到渠成。2020年掌阅在有声小说(《南宋异闻录》、《娱乐春秋》)、网络剧(《全世界都不如你》2019年底杀青)、网络电影(《绝世战魂》、《极速营救》)、动漫等多个领域均有作品推出。

此外,目前平台上包括《万古第一婿》、《我爹地人设崩了》、《仙帝归来》等多部漫画作品上线,《灵剑尊》全网点击破2亿,还有《武神主宰》、《独步逍遥》等人气破亿的成功漫改作品。与B站联合出品的《元龙》动画版,应属掌阅2020年最成功的动画IP改编作品,该作自2020年7月在B站上线,截止2020年底,播放量已破2.7亿。

战略入股微短剧“等闲”,掌阅科技的初心和“IP”塑造的未来|独家专访

掌阅与bilibili共同出品国产动漫《元龙》

或是源于《元龙》的融洽合作,双方近日在资本层面亦有新动作。在2月10日掌阅科技发布的《非公开发行A股股票发行情况报告书》中,B站的实际运营方上海幻电信息科技有限公司赫然在列——B站以近5000万的价格持有掌阅科技的限售条件流通股,锁定期为6个月。

值得注意的是,B站是掌阅科技本次定增对象中唯一一家内容产业上下游公司,且在报价过程中报了35元的最高价。双方合作模式的升级,或将在内容方面开辟更大的合作空间。

本次入股,一方面代表着B站对于掌阅内容实力和价值的认可,B站亦通过合作正在往内容上游发力布局;另一方面,也预示着掌阅科技正在逐步联通产业上下游,实现内容价值的最大化,B站在次元领域的丰富资源以及其本身作为IP动漫化的渠道出口,将为掌阅IP在动漫与二次元领域的开拓疆土带来助力。

战略入股微短剧“等闲”,掌阅科技的初心和“IP”塑造的未来|独家专访

掌阅科技发布《非公开发行A股股票发行情况报告书》(部分),B站认购

从2019年的年报看来,数字阅读与版权产品作为掌阅的两大主业涵盖掌阅98%以上的营收,而版权收入在其中仅占两成不到的比例。对比阅文集团,在其2019年83.5亿的总收入中,在线业务及版权运营两大块收入同样占其总营收的97%,版权运营收入甚至略高于在线业务。

但此种现象自2020年起,悄然发生改变。虽然掌阅尚未披露2020年年报,但从目前的业绩预期中,掌阅在版权方面收入的显著提升。王良进而表示:“今年(2021年),我们有一大半以上(IP项目)都会参与进去,尤其是在动画领域,我们看好动画市场的未来。”近几年,国产动画爆发式增涨,根据广电总局公布的国产电视动画片制作备案公示,2020年,备案国产电视动画571部,总集数逼近2万集,与2015年相比,备案部数增长近四倍。

王良向娱乐独角兽解释掌阅看好动漫的理由:“我们做的漫画也好,动画也好,其实是对IP内容做商业增值,这需要一个长时间的沉淀积累。当这个作品在动漫领域的用户基础越来越大,它的人设形象,影游等其他一些形式的改编价值也会被放大。”未来掌阅肯定参与其中,对动漫产业上下游做更多的布局。

战略入股微短剧“等闲”,掌阅科技的初心和“IP”塑造的未来|独家专访

掌阅漫画

王良透露,2021年掌阅计划将在动画领域深度参与5-6部作品。在合作伙伴的选择上,掌阅秉持开放的合作态度,王良称“动画产能是分散的,我们肯定是选择合适的题材找合适的公司合作。”

对于掌阅,乃至整个在线阅读行业来说,2020年仍然是不平凡的一年。回顾2020年,网络文学算是一个巨头激战正酣的赛道,字节、百度、腾讯等巨头动作频频。

Part 3 拥抱流量和选择伙伴,掌阅如何“不忘初心”?

在QuestMobile近日发布的《2020中国移动互联网TOP50赛道用户规模No.1 App》的价值榜中,掌阅仍稳坐在线阅读App的头把交椅。在掌阅最近公布的2020年业绩预告中,预计全年实现归母公司净利润2.55-2.74亿元。掌阅方面称,公司的业绩增量主要来自于存量用户和版权资源在新业务模式下的增值。

战略入股微短剧“等闲”,掌阅科技的初心和“IP”塑造的未来|独家专访

QuestMobile《2020中国移动互联网TOP50赛道用户规模No.1 App》

“之前在付费时代的话,可能是5%的用户是付费用户,95%的用户会流失掉。现在在免费模式下,95%的用户有很大一部分能产生其他的商业价值。”王良表示。

做品质阅读的公司,仍是掌阅不变的核心。这点从掌阅的投资理念上可见一斑。王良表示“我们投资公司业务上有一点——都是跟阅读相关联。这点从2020年掌阅除等闲以外的4次投资出手上,也能得到辅证。

战略入股微短剧“等闲”,掌阅科技的初心和“IP”塑造的未来|独家专访

“现在免费模式比较成熟了,在免费模式下的广告价值也越来越大,当流量聚集起来以后,深挖的可能性,也许不是广告,而是其他玩法,所以大家对数字阅读的未来预期会提高。”王良分析到。

2020年是在线阅读产业“合纵连横””的转折点——2020年11月4日,掌阅科技发布公告称,字节跳动全资子公司量子跃动以11亿元的交易总价,成为掌阅的第三大股东。加上本次的B站,掌阅科技成为A股上市公司中,唯一一家先后被字节和B站入股的公司。

战略入股微短剧“等闲”,掌阅科技的初心和“IP”塑造的未来|独家专访

王良表示:“字节跳动是一家战斗力很强,管理上规范,而且有自身优势的公司,它有很完善的管理机制跟管理方法,在商业化能力和算法能力上都很强,对我们来说,不管是在流量上,还是在广告商业化能力变现上,都能很好的互补。”

事实上,掌阅也是这样去运作的,影视IP改编方面,掌阅与爱奇艺、克顿传媒,以及前文提及的等闲等众多影视合作方展开合作。在近期偏重的动漫领域,掌阅与100多家漫画工作室、近30家漫画公司达成合作,其中包括有鹿、云端、漫友、神居动漫等知名漫画工作室及漫画公司。

王良强调“不管是动画,还是影视,它的项目逻辑都是长期的,更看重团队本身。”他解释道,“IP开发我们更看中长线,我们需要把围绕着IP开发这个事情的团队搭建好,而不是力求去主控某几个项目,因为我们要搭建完整的团队,有了这个团队以后,才能把未来的事情做得更长久 ”

无独有偶,阅文在2020年期中报中,曾反思与新丽传媒的整合效用未及预期的原因,“缺乏一个即熟悉网络文学业务,也熟悉影视制作的团队来推动整个过程。”被标注在显著位置。

“未来平台这边是巨头之争,但内容可能会更多元化。”王良谈到。而掌阅接下来要做的,是在保住自身优势的同时,利用巨头入局的机会,寻求多点突破的可能。

结语

2021年开局,无论是字节跳动和B站先后入股掌阅科技,还是最近百度和腾讯同时入股中文在线,在线阅读产业已经迎来了历史上最好的发展机遇,而掌阅投资等闲,更是打响了入局“短视频”的第一枪。未来这个行业还会有更多变局吗?2021值得期待。

科技掌阅科技

✽本文资讯仅供参考,并不构成投资或采购等决策建议。